【影評】異星入侵 Arrival :需要翻譯的,是人心

「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上帝在那裏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聖經-創世紀第十一章》

聖經故事中,上帝為阻止人類建築通天的巴別塔,於是變亂人們的口音,語言所帶來的隔閡與誤會,讓人心不再一致,巴別塔終究崩壞。在電影《異星入侵》中,外星人所駕馭的塔狀太空鑑,也如同一座巴別塔的降臨,為人類與不同物種、人類彼此之間,帶來亟須協調的難題。

《異星入侵》有著科幻電影的基本設定:一個關係全人類命運的巨大難題,一個必須積極解決的計畫,視與聽上無庸置疑的創造了緊魄的氛圍與特效。然而在這樣的設定之中,本片打破了科幻片中,一向先由科學家挺身而出的觀點,它由一名女性語言學家,一肩扛起危機。先不論真實度如何,從語言的角度切入外星人議題,建立起一套完全耳目一新的語言系譜與宇宙觀 (ex.外星人的說與寫是兩套不同的語言系統),如此耳目一新的震撼,就跳脫了一般科幻電影的格局。

▲ 外星人以圖像式的方法表現文字,跟人類的文字系統有著全然的差異。

語言,不僅是故事主角解決衝突的媒介,也是電影的中心命題。除了要成功與外星人打開對話,當人類的生存面臨未知的恐懼,各種世界末日前的光景降臨,更要統合世界各國政府的態度,內外難題的夾攻,要翻譯的不只是語言,更是複雜難測的人心。加拿大籍的導演 Denis Villeneuve 本身就是敘事調度的高手,他在《烈火焚身》讓分離加拿大與中東的失散家庭,透過重重阻礙,化解歷史心結;在《怒火邊界》穿梭黑白兩道,揭露一個怵目驚心的悲慘世界。這場關於人類與外星異種的僵持,在驚慌錯亂之中,故事線仍梳理的縝密分明,尤其是在故事最後,女主角領略外星人所賦予自己的能力後,整部片的前後伏筆,情節與情感,通成一氣,原先不明究裡的母女親情篇幅,變得溫暖動人。

▲ 除了要打開與外星人的對話,更要解決複雜的國際協調問題。

《異星入侵》並沒有給人一個明確的結論,卻也不會給人失望。相對於一個清楚的立場或論調,它比較像是一個啟示,以一場未知的事件曉諭觀眾,提醒這個世界:面對未知的將來,我們必須有更大的同理與包容,來橫跨語言與種族的差異;面對已知的現在,我們要更深的感受,也更不掩飾的去表達。

「如果你能看見你的一生從頭到末了,你會去做改變嗎?」

「我也許會更常說出我的感受。」

“If you could see your whole life from start to finish, would you change things?

Maybe I would say what I felt more often. I don’t know."

 

文/哈v

電影 旅行 生活

更多影評,請至 C’est 哈 Vie! 生活誌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