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女友擺了一道,我的人生就是一團廢渣……

 

「我被自己獻出一切,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女友擺了一道,渴望愛情的我,卻不被女性放在眼裡,當時我的人生就是一團廢渣……,直到我遇見他,就此展開屬於我們史無前例的獵豔人生!」

……

「其實,我當時剛剛和最愛的女友分手,實在太悶了。如果我跟你一樣是個桃花男,應該就不用吃這麼多苦頭了吧。」

「怎樣?原來你想要桃花喔?」

我像個孩子般用力點頭,這才是我特地約永澤先生出來的原因。我不是來和他聊專利或投資的事,我希望他能傳授讓異性緣變好的方法,順利的話,再請他帶我去聯誼,介紹女人給我。

就像傾倒累積已久的垃圾一樣,我把自己有多沒人愛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全告訴他。

永澤先生吃著串燒,從頭到尾聽完之後,開始發問。

「渡邊老弟,你說你想要桃花,但你的桃花指的是什麼?」

「就是……是女生都會喜歡我。」

「喜歡你?怎樣的喜歡?那個女大學生美奈,在某種層面來說也是喜歡你,不是嗎?」

「就、就不是像朋友的那種喜歡,我想要交往的關係。」

「交往?那是要做些什麼?」

「一起吃飯、一起出去玩,當然也、也想上床,但那不代表一切。」

永澤先生摘下眼鏡,放入眼鏡盒,收進包包裡。他的氣質完全不同了,此刻在我眼前的是悠遊於六本木酒吧的永澤先生。

「我說你啊,其實是想做愛想得不得了,對吧?」

當然,性愛是戀愛的其中一環,但並不是全部。我正想反駁時,永澤先生用一種同情的語氣說:「你就是典型的精蟲衝腦工具人。」

儘管心中有千言萬語,但這畢竟是事實,我也只能閉嘴點頭。

「你和其他一堆慾求不滿的男人一樣,只會執行工具人程式和好朋友戰略而已。」永澤先生說了幾個我沒聽過的語詞。

「工具人程式?」

「所謂的工具人程式,就是只要女人稍微表示親切,像你一樣慾求不滿的男人就會輕易地喜歡上對方,覺得非她不可,滿腦子都是她的事,然後為了討她歡心,想方設法地拉近距離。」

「可是,這不就是代表我真的很愛那個女人嗎?」

「或許吧,但結果都是一樣。女人只會覺得這樣的男人很噁心,不然就是利用或壓榨對方,只有這兩種結果。」

的確,當我走投無路、看了麻衣子的手機之後,她就覺得我很噁心,所以閃人了。但我依然持續執行工具人程式,所以麻衣子又開始跟我聯絡,收下昂貴禮物之後拍拍屁股走人。美奈也是從頭到尾都在利用我,而我什麼都沒得到。

「那好朋友戰略又是什麼呢?」

「就是像你這樣的喪男,在執行工具人程式接近女人時,唯一會使用的戰略。一開始完全不表明自己其實就是想上床,只是單純對她們好,想從朋友做起,然後越走越近,最後成為男女朋友,進而發生關係的戰略。」

「我的確是這樣走過來的,但這不是很普通嗎?難道這樣不行?」

「完全不行。女人剛認識一個男人時,馬上就會判斷對方,說不定可以上床、甚至當男朋友的,就放入男人資料夾;只能當普通朋友的就放入朋友資料夾。一旦放入朋友資料夾,想再移到男人資料夾,簡直比登天還難

像我這樣人畜無害的類型,有點機會能和她們當朋友,但就算越來越熟,一旦我表現出性趣,女方就會開始疏遠我。而且就算是朋友,也會像美奈一樣,完全是男方單方面的付出,並非對等的人際關係。

「既然這樣,我到底應該怎麼做呢?」

「你把戀愛這件事想得太沉重了。不對,就某方面來說,你其實完全沒在思考。」

「想得太沉重,卻沒在思考?」

「你認為戀愛或是喜歡的女生是很神聖、很特別的。」

「沒錯,確實如此。」

「對於讀書或工作,你會考慮使用方法論,讓自己盡快達成目的吧?那麼對於愛情,你也會用相同的方式思考、行動嗎?」

「不,戀愛還是比較特別的。」

「沒那回事。戀愛和讀書、工作都是一樣的,必須考慮效率以最少的付出獲得最大的成果,最重要的是生產結果。戀愛說穿了不過是機率遊戲,所以也有正確的方法。

說完,永澤先生用筆在餐巾紙上寫出一道算式。

 

桃花=命中率X執行次數

 

「聽好了,男人的戀愛就跟這道算式一樣。」他把算式給我看,接著說:「首先要先認識女生,問出聯絡方式之後再約她去喝酒,居酒屋或法國菜都好;當然,白天約在咖啡廳也可以。也是有人在夜店或酒吧認識,可能也沒交換聯絡方式就直接帶出場。總之,要先想辦法製造兩人獨處聊天的機會,才有可能牽手、接吻、帶回家或開房間,最後奔回本壘。」

「這樣就算執行一次,是嗎?」

「沒錯。接下來就是執行成功率,也就是女人心甘情願張開腿的機率,所謂的命中率。」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

「像你這樣慾求不滿的平凡男人,對於執行次數的意義可能不一樣,多少會影響結果,不過有百分之十就算不錯了。一年之內可以嘗試執行的女人頂多三個,這麼算來,你一年可以得到的期望值是10%×3人=0.3人。你以前念男校,今年二十七歲對吧?」

「對啊。」

「所以上大學之後才總算踏入情場,今年是第九年了吧?0.3×9=2.7,所以大概是兩、三個人。你從出生到現在睡過的女人應該是兩個或三個吧?」

「兩個啊!啊,酒店小姐應該不算吧?」

「當然不算。」永澤先生說完,把食物放入嘴裡,計算正確而一臉滿足。接著他拿出手機說:「給你看個有趣的東西。」

 

「現在幾點?」

「正好八點半。」

「公司應酬的場子或是聯誼、約會等等,晚餐大概是七點到七點半之間開始,像我們今天這樣。」

「然後呢?」

「也就是說,如果是聯誼,像你這樣的男人,在這個時間就會拚命想著要去續攤;如果是應酬,那就是差不多要上甜點了;如果是在約會,你這種精蟲衝腦的男人,這時就開始祈禱,希望今天晚上可以吃到全餐,內心和胯下都因為期待而鼓脹。但是對女人而言,從現在開始就是只想跟喜歡的男人一起度過的私人時間。」

永澤先生說完,點開了手機裡的LINE,可愛女生的頭像一字排開。他選了其中一個,點開之後傳了[妳在幹嘛?]。

「她有男朋友,但前幾天還是跟我睡了。」

「有男朋友耶?這樣不是很過分嗎?」

永澤先生沒理會我的話,只是把那張寫了公式的餐巾紙又拿給我。

為了讓命中率和執行次數最大化,才會開發了各式各樣的戀愛工學。

「戀、戀愛工學?」

「是啊,就是以演化生物學和心理學的研究結果為基礎,再套入金融工程學的架構,將追愛理論提升到科學的領域

永澤先生又把串燒送入口中,我則是灌著啤酒。過了一會兒,剛才傳訊息的女人回覆了。

[晚上聚餐,快結束了。圭一哥你在幹嘛?]

永澤先生讓我看了訊息後立刻回覆。[我也快吃完晚餐了,今晚要見面嗎?]

「聽好了,渡邊老弟,所謂的戀愛就是運氣加上技巧的遊戲,一定要動點腦筋擬定戰略。」永澤先生說完,剛才的女人又回了訊息。

[要!那我去哪裡找你?]

我有點不高興地說:「永澤先生,你把戀愛看成遊戲,會不會有點過分?」就因為這個女生很喜歡永澤先生,才會這麼快想見他,把心意當成是遊戲實在有點……

「唉呀,渡邊老弟,這話說得太重了。」永澤先生把這間店的店名LINE給對方。

「可是,追女生還是要先當朋友、產生感情,溫柔地相處,最後在一起,這才叫戀愛不是嗎?雖然你瞧不起這種做法,說是工具人程式或是好朋友戰略,不過像《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那樣的愛情故事,就是從友情發展成愛情,然後男主角一直深愛著對方,直到死後也持續愛著不是嗎?還有哆啦A夢的靜香,最後也選了沒有任何優點卻很專情的大雄啊。所以,不管是工具人程序還是什麼都好,只要持續愛著一個人,就會有所回報的,不是嗎?」

「既然這樣,那些女人是怎麼回報渡邊老弟?現實有像故事那樣順利嗎?」

這句話讓我閉上了嘴。

永澤先生說的沒錯,我喜歡的女人只對我做出極其過分的事,女人全部都被永澤先生這種壞男人搶走了。

「這個名花有主的女人待會兒就要來找我了,而且可能是和男友約會到一半就閃人。」

我想起麻衣子和我吃完晚餐,好幾次都說有急事、突然離開。

「永澤先生,請你教我戀愛工學!」

「為什麼想要我教你?」

「畢竟,要讓女孩子幸福,我得先讓自己變成桃花男才行。所以我必須增強自己的實力……」

「嗯?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永澤先生,我、我想和你一樣,讓女人追著我跑,我想做愛啊!」

「好吧。」永澤先生靜靜地點頭,接著用銳利的眼神直視我。「不過,我有幾個條件。」

「什麼我都答應你。」

「我接下來要說的兩個原則,你一定要遵守,仔細聽好了。」

 

原則#1 絕對不能對其他人提起戀愛工學的事

原則#2 絕對不能問我為什麼會懂戀愛工學

 

「戀愛工學的內容靠專利是守不住的,越多男人懂得利用戀愛工學,越會失去優勢,所以接下來我要教你的東西是我們之間的祕密。再說如果被人知道我們下班後在做這種事情,可是一點好處也沒有,你懂吧?」

「那當然。」

「很好,」永澤先生用強而有力的語氣說:「你的狀況,就是實戰經驗過少,所以必須大量增加才行。」

「那也是我一直在想的事情。永澤先生願意帶我去聯誼嗎?」

「我才不會直接給你魚,我要教你的是釣魚的方法。總之,先來個五十人吧。」

「咦?原本一年才三個,現在一下子就要挑戰一年五十個?」

「不,是一天五十個。」

更多請見《戀愛工學:結合生物學+心理學+經濟效益,達陣率100%的40招追愛絕技!》作者/藤澤數希

 

 

sunnyBoy
这本书哪里有电子稿啊?
sunnyBoy
恋爱工程学的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