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輸

談戀愛就像是一場又一場的戰爭,沒有停下來的一天。戰爭裡有贏就也會有輸,但這個輸贏難以用一種客觀標準來認定。以我自己的認知,我好像總是輸的那一方。但只要是對的人,我也甘願輸得一敗塗地。

我又輸了,真是的。

走在回家路上,好久不見的寂寞感突然又再度出現,在安靜的巷子裡把我吞噬。我記得馬路上明明有好幾盞路燈的,可是我的眼前瞬間變得好黑,只看得見泛黃的白布鞋鞋頭。

這就是為什麼我討厭晚上一個人回家,尤其是在星期六夜晚。這個一週當中最毫無牽掛的時間,本該是要在夜店徹夜狂歡,喝個五輪shot再拖著有些暈眩的身體與朋友一起吃早餐的。可是我卻是十點半走出捷運站,然後忍著不讓想吃滷味的飢餓感太放肆,緊捏住錢包快速的走回家。

這是分手後的第 172 天,我依然是單身。更糟的是,我好像又再度陷入了不該陷入的泥淖裡。

唉,我又超出界線了。誤入地雷區,下場果然只有粉身碎骨的。我真是不敢相信我又打了場敗仗。

手機突然震動,是你。對話大頭貼跳了出來。吃晚餐了嗎,你問。這是你每天都一定會問我的一句話。

吃了。被突如其來的拉回現實世界,便利商店的燈光刺眼的讓我勉強只打得出這幾個字。

好,那你要早點睡喔。你說。

但我看到對話框顯示你正在打字,不停的輸入中又停止,輸入中又停止。隔了大概一分多鐘。

那你明天要做什麼呢?

沒事呀,可能在家耍廢吧。

那你要不要跟一起去騎腳踏車。然後是一張可愛的小恐龍貼圖。

這個意想之外的邀約,讓我有些訝異。不過,運動一下感覺也挺不賴的,說不定心情也會比較好。好啊,於是我這樣回。

我們就是這樣開始每個禮拜兩次的單車約會的。本地人的你熟知街道位置和河堤公園,總是帶我一起探索新的、我從來不知道的地方。騎著 ubike 在台北穿梭,從車水馬龍的市中心騎到寬廣平坦的美麗華草原。踩著踏板踩到大腿好緊好痠,笑著停下來倚著欄杆吹風休息。夜晚的台北真的好漂亮呀。

對面的高樓大廈依舊燈火通明,映照在有點悶臭的基隆河上,變成一顆一顆的小光點在水面上跳舞。你的眼睛裡也有好多小光點,我看見了,他們也在跳著舞。

「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不像他們,我會對你負責的。」

什麼?

等一下,怎麼突然變成這樣子的呢。我以為我們只是好朋友的。很好的那種。

不,我是真的很喜歡妳。我從你的聲音裡聽見你在顫抖,但也聽見你的堅決。

我突然無法思考。夜晚的風怎麼突然變得好涼,涼到我覺得有些冷。

再給我一些時間吧,我還沒準備好。我說完轉身去牽腳踏車。

我究竟要準備好什麼?要多久的時間來做準備?我不知道。

是因為還沒理好回憶的混亂?還是我其實真的只是把你當好朋友?還是其實我也是喜歡你的,只是我怕我又再度失望受傷?

之後我們兩個星期沒什麼聯絡。因為是害羞吧,從那天之後你就很少傳訊息給我;也因為是自私吧,我也沒傳什麼訊息給你。手機突然變得好安靜,唯一不變的是你一每天會確認我吃晚餐了沒,然後叫我早點睡。

你是很好的人,你真的很好。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無法完全下定決心,我就是無法再次走入一段關係裡。我想我是害怕了。

真是有點好笑,我竟然會害怕這一件小小的事。我可是萬獸之王的獅子座耶。

二十天過去了,我突然收到共同好友的電話,說你要表演,叫我來看看。

我其實不太願意去的,我不想要你尷尬而在台上失誤。但毫不知情的好友在電話另一頭不停的熱情邀約,說這次表演會很精彩,大家都會去。拗不過他,於是我在那個星期五晚上隻身到那個小酒吧。

酒吧裡擠滿了人,我只能從人頭的縫隙中找尋你的身影。然後我看見了,你和你的樂團朋友們走上台。

你好像有點緊張,我看見你不停的深呼吸。

大家好。台下一小片歡呼。

我們現在要表演一首歌。這首歌是我寫的,雖然不太完美,但希望你們喜歡。這次歡呼聲比較大了。

「這首歌我要獻給我喜歡的一個女生,雖然我不知道她在不在現場。」然後你用很輕很輕的聲音說,希望你喜歡。

音樂開始了,是一首慢歌。你再次深呼吸,然後開始唱。

音響設備其實不太好,我很難聽清楚你唱的每一個字。但我真的聽見了,你藏在每個音符和節拍中間的細節,那是屬於我們的暗號。我想起了那些一起聊天到清晨、窗外透出的微光,還有你騎著腳踏車、令我感到莫名安心的背影。

我看見你的真心,也看見我一直逃避的、找尋的真心。

起床啦,我肚子好餓。我側身,搔癢著你的耳朵。你忍不住咯咯發笑,輕輕撥開我的手,轉身給我一個很用力地擁抱,親一下額頭說,走我們去吃飯。

騎上腳踏車,我從後面看著你。我想我真的輸了,輸給溫暖風趣的話語,輸給細心安排的出遊計畫,輸給寬廣厚實的肩膀。但這一次,我輸得心服口服。

shutterstock_125890565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