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盧廣仲:誠實面對自己,散發溫和能量  

%e6%a1%83%e5%9c%92%e9%90%b5%e7%8e%ab%e7%91%b0%e6%8e%a1%e8%a8%aa%e5%81%b4%e6%8b%8d_9505

從淡江吉他社到「我愛吉他社」 

一想到盧廣仲,大家最不陌生的應該就是他的香菇頭、大眼鏡,短褲和長襪,以及一把響孔附近被 Pick 磨損得嚴重的旅行吉他,那是從大學開始陪伴搭至今的 Baby Taylor。吉他社,對盧廣仲而言,是開啟創作之路的敲門磚。「我大一就加入吉他社,記得一開學就加入了,然後繳了社費,五百塊的樣子,但開學一個月後,我的腳就斷掉了。」他笑著說起這段被命運捉弄的回憶。當他第二次回到社課教室,雖然腳已插上鋼釘、手裡拄著枴杖,卻從此開始好好坐下來,認真彈吉他。「那時候,無聊的時候會跟朋友 Jam,認識了一些自己有在寫歌的朋友。葛洛力在那個階段算是我的貴人,她鼓勵我創作。」當年,打入海洋音樂祭決賽的創作歌手葛洛力,還曾邀請盧廣仲一起登上福隆的大舞台。「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因為年輕的時候就是無所畏懼,反正一上台,我的印象就是一片空白。我記得那年台下的觀眾特別多,七、八萬人吧!所以那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回憶。」

吉他社對盧廣仲的創作啟蒙,促成了從零六年開始,不曾間斷、持續至今的「我愛吉他社」巡演,為他往後的現場演出奠定基礎。「其實我是一個很怕生的人,我的性格其實滿難跟陌生人交談,甚至是聊我自己的事情,通常都在團體裡,我都是聽的那個人。」平時話不多、個性內向的盧廣仲,經過無數次 Live 演出的洗禮後,漸漸能在舞台上用音樂與人溝通。「第一次的『我愛吉他社』對所有人來講,我是一個很陌生的人,我要怎麼在唱完五、六首歌,講完一些話之後,可以和觀眾彼此有多一點點認識,那時候是一個練習。」

還是誠實天然的最好

從最早的「我愛吉他社」到女巫店、TICC、小巨蛋,再一路唱進香港紅館,盧廣仲對現場演出有這樣的體悟:「不管我在哪裡唱,我只要閉上眼睛,手握著吉他,好像到哪裡都是一樣的。」此外,他也強調「誠實的演出」才能真正將歌曲的情緒傳達到觀眾心裡。「早期,我的表演比較沒有彈性,可能表演前我會在家把歌單都想好,但有時候一到現場,你的心理狀態不是那樣,所以到後來,我的歌單是會臨時改變的,符合比較誠實的表演。」而「誠實」這項關鍵因素,在盧廣仲 2015 年冬天從台北走回台南老家的路上,也慢慢鋪展為創作時心裡重要的風景。「我記得我在走路前發行了《天然的最好》單曲,但其實《天然的最好》是有點勉強的,是我很難過但還要表現得快樂所寫出來的作品。走路完之後做了第五張專輯《What a Folk !!!!!!》,因為有前面《天然的最好》這樣的例子,我要避免勉強的情緒,所以這張專輯聽起來是比較平靜、比較冷一點點的,可是那也是我當下心境的反應。」

「我相信分享彼此的心得,可以讓大家更快往下一個地方去。」

誠實面對演出、誠實面對創作,最重要的是誠實面對自己,盧廣仲提到身為公眾人物,以前的他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模範生,但漸漸發覺,其實以平凡人的心情過生活,才是最「天然」的,比起成為楷模,「分享」才是他認為自己必須盡的責任。「我覺得分享不只是公眾人物的責任,其實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分享,因為人類是共同生活的,我相信分享彼此的心得,可以讓大家更快往下一個地方去。」他提到,自己會好奇大學時期的同學現在都在做什麼、如何面對困難與抉擇,反過來說,如果他能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別人,一定也能為他人解決疑惑。除了經驗、精神層面的分享,實質的資源分享,是盧廣仲一直默默投入的善行,不時捐贈白米、沙拉油等物資到基金會或幫助老人的單位。「我的生活的需求、物慾啊都還好,可是我好像有一些能力可以去幫助這些人,只要有空我就會去做,每次做完心情會覺得滿好的。」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即使盧廣仲的創作風格改變了、變得成熟穩重了,但我發現他的陽光笑容並沒有消失,而是收進心裡化作對人生的體悟與智慧,散發出一種溫和、令人感到安心的能量。


2016桃園鐵玫瑰音樂展

《顛覆的時代─新創作音樂展》
➡️展覽日期 : 09 月 13 日至 10 月 09 日 (每週一休館) 09:00-17:00
➡️展覽地點 : 桃園展演中心(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1188號1樓)
➡️收費標準 : 免費入場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nterview 訪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