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鐵飯碗,選擇自己所愛,讓他登上國際舞台!

畢業季剛過,身邊的大學畢業生在求職的時候,不免都會有些徬徨,究竟是要找一份可以養得活自己的工作,還是找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
入圍義大利的波隆那插畫獎 (Bologna Illustrators Exhibition)高達四次的鄒駿昇(Page Tsou),擁有國際殊榮圍繞的他其實歷經了多次的人生選擇題,每一個人生的第二次的選擇,都讓鄒駿昇更加珍惜能夠發揮自己熱忱的事物,並且走出每一步屬於他的插畫人生。

dancing_feathers_on_the_sky_700x500

dancing-building-night-700x500

 

FLiPER(以下以 F 稱):從小就喜歡畫畫的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喜歡創作這件事?

Page Tsou(以下以 P 稱):有記憶以來我一直都是喜歡畫畫的,但要說最精準意識到自己喜歡畫畫,我想是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的學科成績一直沒有好過,直到美術老師將我的創作拿去參賽得了全校第二名,那種被肯定及被鼓勵認同的感覺讓我喜歡用筆創作,從一個學科功課不好的隱形人到被老師注意的第二名,自己的存在感提升後,我了解畫畫創作帶給自己的意義是什麼,它帶給了我快樂並且建立了我信心的媒介。

 

F:對多數人來說相當重要的大學背景,有沒有什麼是影響到你之後的創作的?

P:為了不讓父母擔憂,同時能夠繪畫創作,各層面考量下我選擇就讀能平衡需求兩端的嘉義師範大學美教系,因為所學的不是自己心中的第一志願,所以我一直有「得不到最好的」心態。

在台灣很多事情的價值觀,其實都不是先有思想,比如說,在美術的領域只要套一個技巧的公式,按部就班的做,最後的結果畫得很像,就是滿分的創作。在師範的這段時間讓我得到了非常扎實的技術訓練,但出了台灣後,英國的老師曾告訴我,他不知道我的作品是要表達什麼,這就是台灣與國外學生最大的差距,對他們來說一切都是先有想法,然後技巧再跟上,技巧若運用得好在創作上會是很大的加分,反之若是被技巧所綁住,就如同使用過於鋒利的刀子反而很難看見自己的不足,因此停滯了學習。

創作思想與技巧之間的平衡,技巧使用的妥當是利器,若被困住則很難看見自己的不足。

pagetsou_05

F:你擔任教職的時候據說曾試著以美學的觀念切入教育,這與台灣傳統的教育理念很不相同,你在這份工作經驗上是否有遇到挑戰?

P:這個社會對於國小教師的定位就只是一個教導學生的角色,而我也是如此。當時因為具有美術相關背景,再加上菜鳥的關係,常常被當時的長官指派做一些與美術相關的活動,像是:繪製校園壁畫、創立美術班等等,雖然因此在職場上的存在感變重,但卻找不到懂我的伯樂,只是不斷的被環境擠壓出自己的美術能力,大家並不是因爲欣賞我的創作能力而找我做這些事情。

我是個不喜歡妥協的人,在教學的時候我關注的是孩子快不快樂以及他們的行為養成,但每個孩子在學校下了課還要加班,對,他們需要加班,加安親班(苦笑),來學校上課對他們來說沒什麼實質意義,因為安親班總是超前了學校進度,於是在與學生家長溝通我的教學理念,只要當我提起無關成績進步、未來升學的部分都不會被認同。

我下定決心要離開這個環境,看著這些孩子的還擁有尚未被定型的未來,反觀如果我是一位國小導師那一、二十年可預期的人生就在眼前,只要想到還沒有機會學到的專業繪畫領域就覺得很不甘心。我提了辭呈開始服兵役,每當到了站哨的三個小時,便開始反覆思考自己人生的下一步,為了不要成為那種下了班只會跟朋友抱怨自己人生的人,我準備出國念書選擇自己熱愛的領域。

pagetsou_06

F:申請到英國金士頓的平面設計所及皇家藝術學院視覺藝術所,在與台灣完全不同的教學風格及學習環境下,是否有因此影響到你之後的創作風格?

P:剛到英國的時候我是念平面設計的,因為在當時大多數人的觀念都還停在學設計出來,社會上有設計師這個職業存在,但插畫念出來沒人能保證你是否能有一份工作。因此我又再一次對我父親妥協,選擇了金士頓大學(Kingston University )的平面設計所。當我在唸設計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種沒能讓自己發揮到極限的感覺,畢竟我是從小拿畫筆長大的,那種對繪畫長久累積的熱忱及技藝一直沒能發揮。於是我就硬著頭皮又再申請了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簡稱:RCA)給自己第二次的碩士機會選擇了自己真正喜歡的視覺藝術。

在英國念書的那段時間對我來說就是花錢買環境,買一個身邊同儕都自動自發學習的求學環境,當你旁觀周遭的人都很認真、創作都很有內容,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太混,身上背負的遠赴英國求學的期許及龐大的金錢壓力,加上得來不易的第二次機會,我上課總是坐在最前排,再也不是從前那個恣意翹課、流星雨比考試重要的美教系大學生,我發現自己並不是個不愛唸書的小孩,只是在台灣求學的過程中,我沒有得到真正感興趣想學的內容。在英國的那段時間,我的創作漸漸轉變成,都是有故事有原因才有創作動機,每一樣可以稱上是作品的創作都多了道思維的門檻,加上有著平面設計的美感建構創作,也就是在當時我開始投稿到波隆納插畫大賽。

我不是不愛唸書,只是在過去的學習歷程中,我沒有接觸到真正熱愛的領域。

img_7827

F:參加波隆納插畫大賽入選高達四次的鄒駿昇,是不是有一些專屬自己的創作歷程以及參賽前準備呢?

P:我其實從來沒有為了這個比賽而做什麼特別的準備,只是拿了當時手邊已經做好的作業投稿。藉著這個機會想告訴大家一個比較正確的心態,「不要為了比賽而比賽」,我從來不是為了比賽而創作,是投稿早已有了完整的思維創作下的作品,最原本真實的自我創作。得知入選的同時我也收到 RCA 的入學通知,所以第一次入選波隆納的那種欣喜相對削弱了不少,爾後也是抱著這種態度在投稿參賽,做好每一份自己的作品,而非做好每一份要投稿的作品。

不應該是為了比賽而創作,而是每份作品的構思到執行都是對自己負責任的過程。

 

F:在歷經這些曲折的求學歷程以及多次的波隆納參賽並入圍,對你來說「插畫」的意義是否有所不同?

P: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走到插畫,確實就像你說的我看待插畫的內心太已經不太一樣了,對我來說藝術跟設計是有個交界的,那個重疊之處我個人會定義為視覺藝術,你很少看到我的創作大量授權製作周邊商品,我希望自己的創作是有雋永性的讓人在觀賞的時候會有經典之感並願意收藏保存的,為了讓自己成為那樣的人,我就不再把插畫創作設限為插畫,讓自己多方接觸學習不同的藝術領域,期許能將插畫走得更寬更深。

 

採訪結束後,鄒駿昇與我分享除了插畫領域外,近期他正在規劃「Visual Taipei」的策展,落實所謂接觸各個不同領域的學習。第一次看見他的創作,是多年前在高雄駁二的一個集合型畫展上,那時候他是台灣首位波隆納首獎的得主,他的作品在畫面上帶有平面設計的和諧,以及細緻的繪畫筆觸,很難想像當時的鄒駿昇,同時也是個在準備就讀第二個視覺藝術碩士的學生。

約莫四年過後的現在他已經是波隆納的常勝軍,但對插畫領域卻還是一樣保有謙虛好學的態度,強調自己只是認真做好每份創作,不是為了獲獎而畫。試想,如果他沒有放棄國小美術老師的職業,插畫領域中沒有他的創作會是多麽的可惜,每當遇見在藝文領域默默努力耕耘的創作者,總會忍不住替他大聲廣播讓更多人認他,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喜歡鄒駿昇的創作,不妨前往他的官網及粉絲專頁給予關注及按讚支持!

位於松菸的 國際設計大展 臺北風格1館「Visual Taipei」是由鄒駿昇進行策展的,喜歡他的朋友別忘了前往現場欣賞屬於台北的各種設計!

國際設計大展 臺北風格1館「Visual Taipei」
時間|2016.10.13 – 10.30 10:00 – 18:00 免費開放參觀
地點|臺北市松山文創園區2號倉庫 (臺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133號)

更多關於:
Page Tsou website
Page Tsou facebook

蔡宜軒
蔡宜軒
謝謝您分享心路歷程,喜歡你的畫作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