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自然動物

我是一位住在台北的比利時建築師、攝影師和插畫家。我不能畫的,我就用照的,而我不能照的我用畫的。
我都放在 FB:Germain Canon – 甘捷曼

Word record

 

印度墨水有兩個特色:一個是豐厚又深的黑、精準地描繪每一條線。另一個則是當墨遇到水時,這時你的手就像自己流動般,隨著所到之處改變墨的濃淡,像一個新生的小動物。 我試著將這個新生的小動物放在線與線中間來給他們所需要的自然感,但這是我無法控制的。

Emily is pregnant

Emily is pregnant:有時候我也受委託替人畫畫。我的朋友 Emily 很矮很瘦,一開始我把她畫得很小,但加上肚子裡的寶寶來說太小了。所以我給了他長腿和長手臂,一個大肚子和她的男朋友在背後。這樣看起來比較真實。

 

 

Rise and shine! 有時候我們不曉得為什麼我們要醒過來,因為我們沒有任何有趣的事情要做。但人的生命有限,因此我們每天還是依然起床。

Night Market. 煙、光、慢慢移動的人群,在台北的夜市裡。

Touch me don’t touch me  我在台北看了 Pina Bausch 的「Palermo Palermo」。有一個女人和男人在舞台上,她會呼喊他,他便會來擁抱她,但為的只是被立即推開。她會再一次地呼喊他,而再一次地,他還是來了,但她又將他再推開。他們到底想要什麼?所以我做了這幅畫。

 

Walking the dog 在比利時的冬天,我溜著狗。在森林裡,到處都是雪,呼出的氣圍繞著我們。那時我們就像兩隻野生動物一樣。

Drinking something red 在台北的某個酒吧裡,她點了一杯雞尾酒-紅、甜、喜悅。但她只用他的指尖觸碰著酒杯,好像她的心思在很遠的地方。

 

Sailing against cancer 我也會用顏色,像這個海報。我的主要工具是 Photoshop,墨水只是初步的材料讓我渲染到朦朧的感覺。

文/圖 Germain Canon – 甘捷曼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