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寶:魔弦傳說》:偶動畫的全新境界

男孩酷寶背著一把三弦樂器,運用音樂魔法為色紙帶來生命,白天他替村民說故事,晚上回到洞窟中守護法力強大的母親,母親再三告誡他,千萬不要在夜晚離開洞窟,否則邪惡的惡靈會找到他。

《酷寶:魔弦傳說》是萊卡工作室的第四部長片作品,從《第十四道門》、《派拉諾曼》、《怪怪箱》到《酷寶:魔弦傳說》,萊卡工作室堅持的手作逐格動畫,不斷挑戰技術極限,創造一個又一個富有生命力的角色,視覺上的奇觀更讓人無法置信這是模型人偶製作出來的成品。《酷寶:魔弦傳說》的導演 Travis Knight 是萊卡工作室的執行長,更是前三部作品的首席動畫師,這次首度執導作品,成效驚人,絕美的動畫故事帶有情感豐沛的基底,萊卡工作室前三部作品都不曾讓人失望 (三部都獲奧斯卡提名),《酷寶:魔弦傳說》更是驚為天人,一家年紀輕輕的動畫公司就展現如此精湛的實力,頗有當年皮克斯的大將之風。

12698661_898770750241488_4182810328558440618_o1

《酷寶:魔弦傳說》改編自日本神話,場景設定在日本古典村莊,街景市民的生活、節慶,在電影開頭活靈活現,迅速建立起電影的美術格調,東洋味道的布景、服裝、視覺、配樂。尤其是配樂,主角酷寶是一個想像力豐富的男孩,他背著三弦樂器當個神秘說書人,每當他彈奏樂器,色紙便會自由變化,摺出武士、妖怪、武器等形體,隨著他的音樂、口白演出一齣復仇故事,視覺與聽覺的相形搭配,交織出《酷寶:魔弦傳說》最精彩的銀幕奇觀。

酷寶只有一隻眼睛,另一隻被祖父月亮武士奪走,母親為了保護他,警告他千萬不能在夜晚外出,否則會被祖父抓走,奪去另一隻眼睛 (巧的是《第十四道門》同樣是爭奪眼睛的故事),然而酷寶在無意間破壞的這規定,使得自己與村莊深陷危機,不得已展開冒險。《酷寶:魔弦傳說》在東洋外殼下,包裝著一個典型的英雄旅程,緊密遵循著三幕劇,三幕八場的起承轉合,故事近乎完美在幽默與嚴肅之間達到平衡,相輔相成,偶而搞笑、偶爾驚悚、偶而幾個出乎意料的轉折。電影的故事比一般兒童取向的動畫片更為黑暗 (萊卡的作品大多如此異色),帶有那麼點歌德式的奇幻調性,巫術潛伏、父母死亡,孩子糾結於失去摯愛的悲痛,迫使孩子必須勇敢堅強,才能在這世道生存下去。

maxresdefault2

在英雄的旅途,酷寶結交由護身符變身的猴子、巨大的甲蟲武士,這三個非典型英雄,在一遍未知中探索著前方危困,他們與巨型骷髏交戰、水中巨眼的誘惑、還有法術高強的巫女阿姨,逐漸體會記憶的真諦。酷寶不斷詢問關於父親的過去、母親的記憶斷層、甲蟲武士的失憶、村民對於過世親人的緬懷,《酷寶:魔弦傳說》中的角色都被囚禁在記憶的牢籠中,對於失去之物的掙扎與執著,甚至電影大反派都是失憶者。

人們對於失去總有難以想像的堅持,那種強迫症似的心理狀態與根深蒂固,總想著要是能重頭再來,或許結果會不一樣,於是懊悔成了心魔,左右人性的最根本價值視野。電影中酷寶也曾迷失在這個牢籠之中,他渴望與父親亡靈交談因而造成危機,或是被水中巨眼喚起記憶的傷痕,受誘惑墜入深淵,直到最後面對邪惡的祖父,他解開母親的髮絲手環、父親的弓弦,還加上自己的頭髮,一家三口天人永隔,但是靈魂尚在、回憶永存,猴子曾說:「記憶是最強大的勇氣」,接納過去傷痛,讓疤痕成為繼續前進的墊腳石。

《酷寶:魔弦傳說》對於回憶的描繪,與酷寶身為說書人的設定遙相呼應,「過去只不過是我們告訴自己的故事」莎曼珊在《雲端情人》這麼說著,人們的選擇式記憶 (失憶),造就一則又一則故事,故事傳唱,述說著一段又一段渲染後的加工真實,一段回憶中又有多少是真實、多少是虛構?說著故事同時,多少反映自己內心的情感溫度,酷寶口沫橫飛的刺激冒險故事,帶著對父親的回憶,真實與虛構的邊界更加模糊,他擅長鋪陳情節,卻總是無法為故事收尾,他的故事深受村民喜愛,但除此之外,他永遠是孤單一人,一個人生活、一個人用餐,多麼矛盾,使得他與猴子、甲蟲武士的患難情誼更加動人。

12672199_898770793574817_3114986071368336936_o

酷寶:「如果你要眨眼,最好趁現在。」

《酷寶:魔弦傳說》以這句台詞開場,就像是對著觀眾喊話,要觀眾仔細看著銀幕的每一禎影像,結構完整的故事,後面有著一票說服力十足的配音陣容,酷寶多個說書的片段抓著觀眾的注意力、張力極強,從影集《冰與火之歌》脫穎而出的 Art Parkinson,預告一個明日之星的誕生;猴子氣勢十足,莎莉賽隆聲音情感豐沛、活靈活現;甲蟲武士幽默、瀟灑、少根經,馬修麥康納的聲線實在迷人;女巫分身帶有神秘感、強大威脅,魯妮瑪拉光是聲音就展現她的不凡演技;月亮武士戲份少,但最後的現身緊緊逼人,雷夫范恩斯操著英國腔,從邪惡反派到失憶老人的迷茫,情緒多變。

更值得玩味的是視覺奇觀,《酷寶:魔弦傳說》是近年來記憶中視覺與電影工藝掌握最完整的電影之一,人偶逐格動畫的層次超乎想像,景深、布景,動作戲的鏡位設計執行程度讓人看傻了眼,電影取材日本神話,視覺設計上也多從日本獨特電影美學取材,從黑澤明的經典黑白影像,到宮崎駿讓人回味再三的手繪禎影。電影中與巨型骷髏、月亮巨獸的交戰,則讓人想起美國逐格動畫大師 Ray Harryhausen 的手工傳奇,致敬意味不言而喻。人偶的製作極為精緻,動作設計美輪美奐,光是酷寶頭髮在風吹下的飄逸,就讓人為萊卡的技藝大感震驚,還有一段酷寶失去摯愛的畫面,眼淚從眼眶滑下,滑過臉頰表面,隨著臉頰弧度變化方向,接著來到下巴,看著淚水宛如真實物理現象停滯幾秒,水滴拉長最後滴落的鏡頭,難以想像動畫師要為了水滴的這種滯留性,背後要花多少心力設計與執行。

sau80sn

《酷寶:魔弦傳說》還有多個鏡頭設計,讓人看到萊卡工作室的深厚技術基礎,女巫第一次現身的段落,水上燈籠一路從左至右熄滅,鏡頭一個橫搖,暗示危機的蟄伏,魯妮瑪拉宛如幽靈般的聲音拉長呼喚著酷寶,月光照耀下,隔岸煙霧隨著徐風一層層散開,女巫剪影逐漸浮現,隨後撕裂,一分為二,鏡頭推進,聚焦於女巫們毫無表情的面具 (跟《第十四道門》的邪惡母親造型有那麼點相似,也跟《鬼店》的雙胞胎冤魂有異曲同工之妙)。還有一段猴子敘說著酷寶父母相遇的故事,殘花、楓葉、小石子逐一變換形體,幻化成極有質感的故事棋子,流動線條的運鏡,宛如舞蹈的物體互動,成為電影的魔幻時刻,帶出著個淒美的愛情故事。

《酷寶:魔弦傳說》是萊卡工作室再一次交出的大師級作品,這是今年至今原創性最高的電影之一,與今年推出的其他動畫片《動物方城市》、《憤怒鳥玩電影》、《寵物當家》、甚至是皮克斯的《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相較起來,《酷寶:魔弦傳說》的成就更為突出。再一次,萊卡工作室將逐格動畫的極限推向高標,向來堅持的手作逐格形式讓人敬佩,看著片尾展示的一段幕後花絮,光是巨型骷髏的一個簡單動作,就需要數位工作人員不斷來回調整動作才能完成,實在無法想像將近兩小時的電影,背後需要多少工作人員的血汗堆疊。

近年來,宮崎駿的退休使得一代巨人吉卜力財務危機更加嚴重,倒閉謠言滿天飛,同樣狀況也出現在萊卡工作室身上,這種堅持手作的細膩風格,顯然時間、勞力的付出與實質票房收入根本無法成正比。但無論是吉卜力或是萊卡工作室,都是堅持創立原則,盡全力打造優質作品的良心公司,動畫片的平均成本向來比其他類型電影更高,萊卡工作室幾部前作的實質收入說穿了不太好,因此更加需要觀眾的支持!

附上幕後製作花絮,讓大家為萊卡工作室的心力讚嘆一番!

葛雷金
葛雷金
蠻想看這部的


Acin Bac
最後一段講到票房的事情……建議作者去看怪怪箱導演在google的演講,wiki也有它每部電影的票房與預算數字:每部資金都比皮克斯夢工廠等公司少很多,6000萬美金,但票房都是破億的。
另外萊卡其實還有一個工作室是專門做廣告案的哦,雖然不清楚是否和臺灣很多公司一樣是靠廣告來替原創回血就是。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