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哪吒》觀後感-90年代青少年的煩惱

145426.25312980

《青少年哪吒》

  • 1992年第29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獎
  • 1993年日本東京影展銅櫻花獎
  • 1993年法國南特影展最佳處女作影片獎
  • 1993年義大利都靈影展最佳影片獎
  • 1994年新加坡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意有所盡的咀嚼

此片為蔡明亮導演第一部之劇情長片,所以往後觀者難免拿《青》片來跟其後期作品比較。而反覆咀嚼的結果是,蔡導的敘事能力和象徵性的手法顯然已跳脫那種「你無法用一部電影就能了解我」的感覺,讓人越是想從蔡明亮的電影中理出頭緒,就越容易深陷思緒混亂的輪迴模式,同時也無法直觀的體會藝術創作的價值。更有趣的是,隨著蔡明亮的走紅,《青》片更是成為其少數容易理解的其中一部作品。

 

《青少年哪吒》一片描述聯考考生小康,街頭混混阿澤,和阿澤女友阿桂此般花樣年華的年輕人,對於早期社會的反動,間接批判出當年猶如八股的社會風氣,在反抗社會體制的同時,不免遭遇挫折,及難以擁抱家庭 、朋友、戀人的歸屬感。小康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爸爸(苗天)對於小康內隱示的關心,卻使小康始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一次無意的行車糾紛中,小康認識了阿澤,因此對阿澤這種無拘無束的行為充滿好奇。在好奇心驅使下,他跟蹤阿澤,近乎模仿的意味,而阿澤的生活其實不過浮光掠影,猶如劇中那苟延在積水上的蟑螂般,最終還是抵擋不過現實的無情;阿澤白天騎著重機在外風光,晚上卻做著見不得光的事以維持生活,劇情隨著在彼此面臨挫折及困頓的情況下,蔡導只把電影鏡頭指向了台北灰暗的天空,極其無奈。

tumblr_nqqqueyi7L1u1abiuo1_500

小康坐在阿澤隔壁打電玩

青春殘酷物語

《青少年哪吒》相較於《愛情萬歲》的人物描寫和劇情鋪陳更為著墨,好似類型電影的走向,把觀眾帶入基層社會挖掘,了解年輕力勝卻只走歧途的阿澤、放棄聯考的小康、還有對未來毫無目標的阿桂。當你以為劇情發展將否極泰來,古典浪漫性的結束時,浮出水面的是極其諷刺的虛無,近似大島渚的《青春殘酷物語》,然蔡明亮對他們的未來隻字未提,寫實到令人鬱鬱寡歡。

1370115766-601284637

小康在西門町萬年大樓地下室,偷偷觀察阿澤一群人

以水借代

從後期的電影來看,蔡明亮相當喜歡用水當借喻:下雨的鏡頭——阿澤與阿桂在旅館做愛的畫面;屆時小康在騎樓底下近似起乩的瘋狂。房間逐漸的積水——阿澤逐步懷疑自己生存的意義,當面對死亡的威脅,也只能拋下以往以意氣高歌的手足,而這種無力感湧上心頭,就像沒來由的積水,將阿澤聳立於孤島般的床上。而雨停了、積水消去,阿澤和小康也好似午夜夢迴般,回到以往的生活。在《青少年哪吒》裡可以發現,蔡明亮把水這個象徵運用的恰如其分,間接、直接詮釋主角們的心情、情緒、還有處境;而特別的是,主角們並不會刻意去抵抗水帶來的影響,反而能順其自然的接受水的漣漪。這也許是蔡明亮對觀眾所要表達的:水——即是我們自己潛意識的投射。

f_11407486_1

 小康在《河流》一片扮演臨時演員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