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

DSC_8999

我覺得我勢必是要推薦一點什麼。

像是,最近買的 H.DUE.O 雨衣,可愛黃色小花被雨淋濕的那種嬌弱美感,只花費新台幣六百五十元。搭配我年久失修的 Hunter 和 Billingham,成就了今年夏天不敗的潦倒雨天 Look.

追求是一種奢侈的美德,而艾德加那位蟄伏在古堡裡的貴族夢中情人,在掛滿 Greco 畫作的舞廳裡對我嘲笑。

這個颱風日子,未必為我捲走錯置的傷感氣味,但切切實實地瀉下霉溼的記憶之淚。

很多事我記不得、想不起,卻還是有「不願意去回顧」的曖昧鐵鍊吊頸,在動情時鎖緊咽喉,口沫橫飛地試圖窒息。

在這個人生數位化的時代裡,無論正義、邪惡、善良、冷漠或是超脫,一舉一動都被語言 / 程式語言檢視,是高僧、是斂財,也可能是修行、或是狎褻;從前船堅砲利,如今牙尖嘴利,用來開拓殖地的方式並沒有太多不同。

如果有個字叫做「同溫層」,而我真懂得的話-有些人的同溫層很大,通常是中產或知識份子,而同溫層上熱下冷。有些人沒有同溫層,這輩子沒搭過飛機,在最接近地面的低處日夜與天候的善變搏鬥。

我們現在總是用別人的眼睛來幫助自己觀察世界,也用別人的眼睛觀察自己。好壞取決同儕、善惡輿論判定,在情緒與理性的流動中選擇將未來交予公評。

這的確是一種網絡的刺青,只是更多時候沒意識到自己在良心上刺滿曾經不屬於你的八面玲瓏。

我也是留下安娜貝爾和尼康的冷色,作為踏入摩登都會的成人印記。

王太尉問眉子:「汝叔名士,何以不相推重?」眉子曰:「何有名士終日妄語?」 – 《世說新語》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