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有《塵埃》落定後的命

紅塵、噪音、成見、人性,
來回交錯之間不停用愛與恨共譜社會。
誰到底疲倦時繾綣文字,二十一文明世紀中仍然想用墨水跟時間溝通?
生活的步調可以慢下來,
卸下一點科技世代扭曲出的性格,
坦誠地說著,沒有了脾氣,剩下了真情:「我們都沒有想像中的完美。」

眼前徘徊過的狗兒、街上的喧鬧、那擦身而過白色洋裝女人的眼神,
手裏捧著玉蘭花的老婦、散亂在電線桿之間的舊報紙,
這輩子我們會挽著彼此的雙手,成就疲倦與沉重帶來的苦,
滋潤生命中瑣碎點滴累積的幸福──
時代變了,秒針轉著,
真摯喊不出奢望,單純地想回到某一年的稚嫩,
在那個時候笑容泛著傻勁,
在那個時候凝視著對方的雙眼勝過於言語,

來不及的我寫下一首──

眼睛是雙向的

連魚類也不似
遲緩地於空中舞著
節拍器
沉重石子的樓

搖晃這慢

我們在無力中連結
在開闊中涅槃著
生命無常
恰似微生物般渺小
也成星際塵屑的銳不可擋

能否
我們在雙向的盡頭遇見
且停止了選擇邊站與征戰

能否
我們休下紛擾
且修上知惜與感激

能否
我們都在落地以後
從頭來過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