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留學 FLow ( 二 ) 看見現實的面目,魔鬼的醜陋,卻感到天使前所未有的近

有一句話說:「黑暗在光明之中,光明在黑暗之中。」

現在想想,這是那段時間很好的註解。

在舊金山瑰麗的群山蔚海間,我走在金門公園莊嚴而溫柔的蒼樹草坪中,不可思議的光線變化,在每日每分間,在每個角落照出倏變的立體油畫、實體化的詩篇、戲劇的一音。

不畏懼人類、特別圓的雀類鳥兒,那身形比台灣的麻雀、白頭翁要壯碩肥圓,眼神也有一絲異國的呆萌。

「一年無四季,一天如四季」是舊金山氣候的寫照。

日間有太陽的地方,搭配涼風,是如此宜人 ; 晚間西落,沒有太陽之地,則如冬日,室內沒有暖氣,是不行的。

因為這樣的氣候,市場蔬果攤位上的各色水果梅果是如此鮮艷出色。

然而如此天堂美景,對那段時間的筆者而言,卻時常如悲愴外裹糖衣,想沒有包袱地痛快品嘗,卻很難辦到。

這是因為,每當差點沈浸在舊金山的美,種族歧視的路過白人卻時常拋來一句刺人的話語,把你從美好的情緒、感念拉離,丟入一種近乎憤世嫉俗的負能量中。

MOUMU SF

美洲大陸幅員廣大,金門公園處處是另一洞天

那段日子就像與來自世界、來自自身的黑暗搏鬥。

即使對於這美好土地上的部分邪惡人士感到不解與憤怒,筆者依然試圖突圍,不讓自己在這塊土地的難得時光就這樣浪費。

於是筆者在舊金山的第一學期,幾乎每日早睡早起,在最早的時間內將課業完成,其餘時間背起牛皮小背包,

將地圖、手機、鑰匙、錢包、水壺、防曬乳、muni 卡往裡面一放,

就坐上公車、muni,或靠自己的一條腿,照著 Google map 的指示,闖蕩舊金山。

唐吉柯得,這時看起來真是偶像。

MOUMU SF

閑暇時好廚藝,得意之作「起司嫩雞排 」

不過,總會有爆發的時候。

即使我可以勉強忽略白人不可思議的無禮叫囂,但同學的莫名輕蔑,還是讓我一度承受不住。

「我不知道我哪裡做錯了,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這是最傷人的地方,好似那白人同學沒有理由,就是要傷害我。

午餐時間,同桌的白人和我眼神對上,於是我邀請他分享我的橘子,然而他的回應是:「Stupid Chinese.」

S.t.u.p.i.d.C.h.n.e.s.e.。那一瞬間,在異國土地的身體不適、所有曾經的人身危險、不明所以的路人叫囂、自身來自家鄉的煩惱、對自身的猜疑、不安全感、壓力一股腦爆發,那時候筆者只知道自己的陽光好似被暴風吹走,那瞬間筆者敗給自己的黑暗面,之後的學期,筆者即使依然到處活動,課業也維持在一個水準,內心的黑暗,卻再也控制不住。

那時,筆者與異國的蜜月期宣告結束 ( 相信所有在外闖蕩過的同學都能理解這句話 ),我從高空來到平地,正試真實地看著這塊土地上人類創造的黑暗,不再自欺欺人,也正式地正視美國的真實生活是什麼。

MOUMU SF work

那學期某堂課筆者 ( MOUMU 矛木 )的期末作品

這幅期末作品得到老師對於筆者掌握模特兒內心能力的贊許,也讓那位白人同學來向我道歉。

但是當時筆者已經呈現一種憤世忌俗的陰鬱狀態,

最終,筆者沒有接受那位白人同學的道歉握手。

現在想想,那或許是必然吧。

MOUMU SF work

某堂課使用炭筆作品

筆者後來的作品都有一股藍色的氣氛,

現在回頭看,那卻是將過去一切的陰鬱吐出,重組對世界黑白的看法,

也就是佛家所謂涅磐的一個過程開頭吧。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這裡向那些如筆者一般,帶著來自家庭或成長經歷的遺憾,來到異國,想重新開始的同學們,

我想說:

「辛苦了,相信我,黑暗終究會過去,你們必定會變得更好。」

並且,畢竟我們有這個機會看到世界,就算你曾經在家鄉感到抑鬱,來到異國受到沖擊,也要不顧一切把握這個機會。

說不定,這就是你人生重生的契機,再痛苦,也要找樂子讓自己快樂,並衝破它。

MOUMU SITE

Let us look at this world with different view

IMG_0093-e1466704622997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merica 美洲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