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的食物攝影

在一個普通不過的下午,我心中浮現小說《英倫情人》中的這段文字 :「打開房間所有窗戶,這樣他就可以聽到夜晚的喧囂。他脫下衣服,手掌輕揉脖子,在沒鋪好的床上躺了一會兒。樹沙沙作響,月光碎成銀魚,在屋外紫苑花葉上彈跳。月在他身上像層肌膚,一束粼粼水光。」於是,我任陽光布局,讓桌上的柳葉魚、檸檬、器具合演一場戲。

這是我喜愛的自然光食物攝影風格,屬於說故事和聽故事人的。

拍食物之初,我僅是作完一道料理,以分享為由按下快門。然而,漸漸地,我企圖深入食物攝影這門專業,快門不再只是快門,我開始構思,期望把氛圍和感情放入,拍出它的故事性。在如此的創作過程,我經常將從閱讀和慢生活取得的靈感,用在造型和拍攝。

於我,攝影的靈感和對事物的感受,在於凝視和觀察的時候,在閱讀和聽別人說故事的時候。當沉浸在其中,腦海會有一幅幅景象隨著思維滑過,一些拍攝的點子便隨之而來。就像是聽到歡喜的音樂,見到心儀的畫作,會冷不防地起雞皮疙瘩,那是被解釋為「美學顫慄」的感應,一種只有自己才懂的親密。

一道好食材製作出來的美味料理有賴拍攝和造型,留下令人回味無窮的印象。因以自然光拍攝,光的布局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它能立體化影像的主配角,增添戲劇效果。在拍攝時,我思考自然光如何與食材和道具結合,光和顏色這般抽象的事物怎麼創造出氛圍,想像又要何以傳達。比如一鍋剛煮好的水餃,我可藉從鍋勺裊裊升起的熱氣營造溫暖和流動,由舀勺人的手和周圍小物件帶出生活感,限光突顯光影對比與靜謐的意境。一幅家常景象,簡單不過的水餃,視覺看來更豐富,也有了故事。

dumplings-with-steam-fm

多看和多拍不同主題的作品,則有助美學能力的長成。有段期間,我會覺得拍出來的照片無法突破,但因平時多看多拍,我已逐步培養出鑒賞的能力,我的頓悟亦可來得更快,繼而,在時間的流轉間,發展出個人美學和風格。然而,所謂的「美」是與拍的影像是黑白或彩色,用的是底片或數位相機,主題對象是靜態或動態,攝影類型是建築或食物無關,這些都只是傳遞想法的媒介。每個人心中都有他的「無與倫比的美」, 有傳統美或非傳統美,有完美或殘缺美。怎麼讓人有感覺,就看你怎麼將心放進去。好好用心看待你的周遭,好好用心訓練眼睛敏銳度,好好用心過日子。所有的美都在細節裡。

毛姆在《刀鋒》寫:「男男女女都不單是他們自身而已;他們同時是自己出生的鄉土,學走路的城市公寓或農場,兒時玩的遊戲,聽來的荒謬故事,吃的食物,上的學校,關心的運動,閱讀的詩章,和信仰的上帝。這些種種造就他們現在的模樣……。」同樣地,這些種種造就你的作品。

若說書是飛機,是火車,是道路,帶你走上一段旅程,到一個未知的地方。我相信,食物攝影亦然。一個喜歡吃或烹飪的人,或單純地對食物有熱情的人,本身就是個有故事或愛說故事的人。這般故事性的攝影,我當是生活感的呈現。惟有有了故事,影像才能有靈魂,有重量。

pantry fm

donuts Collage

mandarin fm

biscuits f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FLiPER 精選30篇攝影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