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柯文哲的書,讓我的編輯病徹底爆發

1447312292-2445235140_n

我想,對於編輯而言,每一本書的誕生都不輕鬆。

從企劃的發想定位、作者溝通、包裝形式呈現,

到封面設計的來來回回,當中有太多人要溝通,太多細節要注意,
才能成為一個無愧於心的樣貌,進入每個讀者的眼簾。

這過程,過分耗蝕心力所形成的痛楚,
蔓延於每個工作瞬間、展現在睡眠焦慮中,
但過程中的痛楚,在書籍印出來捧在手心的剎時,
又被快樂高密度地覆蓋,讓痛楚極限萎縮,
每一回,編輯傻子都是痛並快樂著。一遍再一遍。

而做柯文哲的書,痛楚加倍,
更多的細瑣眉角,更多的考量思慮,
更無法操之在己的時間進度,燒灼著自己。

痛楚倒不是在柯文哲本人,
老實說,他比所有我遇過的作者都要好溝通,
他不干涉、超配合,全權放手,因為他相信專業,
但因為如此,編好的壓力更壓迫著自己,讓痛楚更沉更深。
但相對地,書籍一蹦出來的瞬間,那快樂卻也更加倍劇烈。

做了柯文哲兩本書,才發現他的座右銘,竟已內化在自己心中。
面對工作上每個有理無理的要求、質疑或責難,每段委屈眼淚,
好像都比較能以「心存善念,盡力而為」的心態去跨越;
天生和平主義的典型天秤如我,竟然也開始不再那麼害怕面對衝突,
因為「允許衝突,才能建立解決衝突的機制」、「面對問題才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而我對 SOP 的刻版印象,竟也在本書中被柯文哲打破得徹底,

過往認知中的 SOP,是僵化的、制式的、是容易被束之高閣的,

對於瞬息萬變的書市狀況、個性大不同的各類作者及書種,

怎麼可能有 SOP 能概括所有的狀況?

 

但信仰 SOP 的柯文哲,不這麼認為,

他認為 SOP 是隨時變動的,其核心精神是「」,是允許犯錯後修正的,

而「當考慮的不是個人利益,而是公眾利益的人,才會信仰 SOP。

「以醫療產業為例,如果當初我把葉克膜的技術與專利,都把持在自己手上,

不開放別人學習,就只有我會,那麼就不需要 SOP。

民眾若有裝葉克膜的需求,就必須來找我,

我可以因此得到很高的名聲,以及收取高額費用。

但反之,若我希望推廣葉克膜的技術,

讓更多醫生可以學會、能應用在更多病人身上時,

我就必須制定好裝設葉克膜的 SOP,讓想學習技術的新進醫生能以最快的速度學會。」

 

柯文哲在書中寫道,

若有 SOP,就可以用最快的方式擴散,讓團隊成員無論何時進來,都能立即上手、一起全速前進。

這些他在書中寫到的 SOP 樣貌,大大地顛覆了我對 SOP 的看法,

於是乎,我將這些概念實際運用在工作裡,

為第一次進棚拍照的同事,寫了簡單的攝影 SOP,

經驗可以藉著 SOP 傳遞,比只有口述流程還要更具體,

也許,下一次我能和同事一起將這 SOP 修訂地更完善……
忽地才想起,柯文哲在書籍最後一章說「我不是領導者,是傳道者」,
在做事態度上,我似乎已信仰著柯文哲。(是邪教嗎這?)

這本書不只是 2014 年那場不可思議選戰的全紀錄,

更是一本寫下公民力量大反轉的書,多少原本對政治冷感的年輕人,

在去年那場選舉中被啟發,懂得了「政治,只是找回良心而已」。

而從職場、從管理的角度來讀本書,將有另一種收穫,

能以全新視角來審視自己對於工作的熱情,以及有著概念性的啟迪。

 

雖然,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像柯文哲一樣,對工作有著無比狂熱,

但是對自己正在進行的工作能多一點喜歡,

 

多一點投入,多一點成就感,將萌生出更多熱情與快樂。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