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燦蓮花的達達狂言師 ─ Jaap Blonk

image001

文 / 聲音藝術界的樂評 謝仲其

九成九的人會知道 Jaap Blonk 這個人,是從看到他的演出照片開始:一個人張大了嘴、表情誇張,面容扭曲,有點滑稽,但也有點嚇人。即使熟悉爵士器樂即興的聽眾可能也忍不住困惑:這個人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表情?為什麼要發出那樣的聲音?他所謂的「人聲藝術」,與「即興音樂」究竟有什麼關聯?

關聯可大了。縱然人聲藝術與戲劇、文學、聲響有著錯綜複雜的跨界關聯,Jaap Blonk 本人的創作脈絡倒是與爵士即興一脈相傳。在尚未跨入人聲藝術領域前,他其實正是位薩克斯風演奏者,崇敬著 John Coltrane、Albert Ayler、Archie Shepp 等經典爵士樂手。大學五年研讀物理數學的期間,他以薩克斯風手的身份參加一個結合朗誦詩作與爵士即興的團體,並且嘗試自己作曲。但是當他偶然聽到一些達達主義詩作,特別是 Kurt Schwitters 的《原始奏鳴曲》,感覺到格外興味盎然。出於興趣,Jaap Blonk 花了兩年半的時間將這首詩背誦下來,原本並沒有認真想要以此發展。但是當他反思自己的薩克斯風演出,發現許多即興手法其實是試圖利用薩克斯風去模仿人聲的特色。既然如此,為何不直接把自己的喉舌當作即興樂器?


Jaap Blonk 集結的三件式爵士樂團「Braaxtaal」

不是音樂科班出身,也不是從文學出發,Jaap Blonk 順從自身美學的探索,不意踏入了一個稀有的領域。Jaap Blonk 的創作多方嘗試:文學上,他擅於朗誦許多前人的經典詩作,演繹其中的聲響魅力;即興上,他與世界各地樂手持續交手交流,並且組成自己的爵士樂團「Braaxtaal」,把自己的口技融入器樂即興當中。作曲上,Jaap Blonk 更是結合了詩、文字的破格變化來探索人聲與詞句的各種可能性,例如將一句新聞標題字母抽離肢解、或者在德文與荷蘭文之間高速切換…甚至還應用了他的數學學識,引進演算法來創造出世間不存在的空想文字。

image005

Jaap Blonk 的作品樂譜之一。以邏輯閘電路圖的概念串接各種發聲元素的變化。

Jaap Blonk 演出的豐富戲劇性也成為他的一大特色。即使是沒有字義的聲音詩,在他的演繹之下也充滿了戲劇張力與豐富的情緒表達。喜、怒、哀、樂,從細語到狂吼,Jaap Blonk 可以精準而高速變幻,彷彿一個人演出一場荒謬劇。但他也表示,這些表情與動作並不是為戲劇效果而誇張,而是順應著人聲演繹的表現自然流露。幽默感也是 Jaap Blonk 表演的重要元素。即使不懂得他朗誦的語言,許多表演可能會讓我們聯想到日常的談話體驗:有些人說話扭捏結巴,有些人說話義憤填膺,有些人故作正經,有些人詞不達意東拉西扯進而臉紅脖子粗…這些透過語言觸發卻超越語言的表達趣點,是 Jaap Blonk 比起許多人聲藝術更具有親和力之處。把他當作一齣非語言非邏輯的廣播舞台劇來欣賞,你會發噱,進而稱奇。

Ivar Pel (2008)

Jaap Blonk 精湛的口技,讓人容易忽略他科技藝術家的一面。十一月初 Bob Ostertag 來台表演,其使用遊戲搖桿當樂器實際上並非專利。Jaap Blonk 早在十年前就使用遊戲搖桿於現場控制,同樣早早應用各類(許多是荷蘭電子音樂工作室 STEIM 開發的)程式做即時採樣與調變,並且將數學演算法應用在作曲上面。許多重視身體演出的即興音樂家對於電子技術會有相當程度的隔閡不適,但修習物理數學出身的 Jaap Blonk,自然地將電子技術當作其聲響創作的手法與人聲可能性探索的擴充工具,與口技並行不悖。

人聲,這個人類最古老的樂器,同時在音樂、文學、戲劇當中具有重要的地位。或許因為如此,將它從各種領域抽離出來,獨立成一門藝術時,反而讓新接觸者有無所適從之困惑。Jaap Blonk 的可貴之處,就在於他將這些領域融會貫通,以三十多年經驗編織出層次豐富的演作風格與魅力。無論你是從爵士、即興、作曲、劇場、文學、詩詞、電子音樂…各種角度前來聆聽,相信都能找到自己獨特的脈絡與趣味。

fb

即興音樂工作坊:人聲無極限

日期:2015.12.2(三)
時間:19:30 開始
師資:Jaap Blonk
地點:南海藝廊(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二段 19 巷 3 號)

亞普‧布隆克與台灣音樂家專場音樂會/Ursonate -Jaap Blonk Taipei Premiere Concert
日期:2015.12.3(四)
時間:19:30 開演
地點: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南海劇場(台北市南海路 47 號)
演出陣容:Jaap Blonk、董昭民、張又升、李世揚、謝明諺、Mark Van Tongeren、劉芳一、林慧寬、林小楓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