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對於寫實具象相對容易詮釋的紋絡 鄭君殿「細節」個展

文|高子衿

 

自去年「另外一天」個展時,鄭君殿便已著手嘗試,就同一個海岸、礪石與雲彩變化的風景主題,除了使用其擅長的色線畫手法表現,同時對照以寫實的具象畫法,並取畫面中的天空色彩,破除畫面景框的限制,成為理性色線擴延至展示牆面上的延伸。原為畫面底色的黃色,是繪畫工具中的色彩、畫作主題中對於景物的如實再現,也是色線繪畫的語言規則,提示了物象是如何消散於網格、隱沒於抽象的演化過程。

今年的「細節」個展,則像是自去年那一個觀念性主軸輻射出來的完整網絡。「細節」在此,絕非一句話可簡單涵括,除了可適用於主題、不同畫種,以及處理手法之間的最小組成單位,它同時也是一種線索,讓我們得以探究鄭君殿在每個環節中的向前推進痕跡,例如色線畫的自我進化狀態、藝術家試圖突破色線表現的困難點,去挑戰對於寫實具象相對容易詮釋的紋絡(如葉脈或窗簾的紋飾)等,細節因而成為能夠提綱契領鄭君殿畫作的一個重點。

SNC10-1
鄭君殿窗簾III  油彩、畫布 200x200cm 2012-2015  誠品畫廊提供

靜物、旅行風景與家庭肖像的畫作主題,有藝術家個人喜好以及與生命經歷、生活偶遇相關的投射與隨興,然而真正提領出鄭君殿創作的特質,反倒是他的繪畫文法結構,情節則極度淡化,退隱在語言的帷幕後面。例如在畫作的群組關係中,可能出現一件足以涵括所有發展要素的大尺寸作品,其他相同主題的作品,則從這一件大作的畫面上,挑選不同的局部而後格放出來,極似同一作家對於長篇小說、短篇或是散文的不同表現方式,但其中卻有其系譜關聯。長篇的平衡感極好、情節架構出色,而短篇的語言、意象精練,還有作者刻意不充分說明的留白;長篇的敘述者全知全能、無所不在,短篇則展示某個(些)人物的所思所想、所見所聞。

1990 年代鄭君殿的畫面曾出現過二元結構,一邊為平塗色塊,另一邊則為有機的線條;使用色線繪畫的手法之後,不同角度、長短的重複線條交織出物象,以抽象理性進行對感性經驗更精細的確認、留存。藝術家一路持續地透過繪畫創作來提煉、精萃他的語法結構,這些組構作品畫面的觀點,並不附著於情節之上成爲達到某種藝術效果的手段,而是同時具有其重要的獨立存在意義。從中我們也得以瞭解,人類的思維活動是分隔不開、切斬不斷的,意識並非片斷的連接而是極其複雜,當中有明確完整的意識、來自言語層的意識;也有朦朧片段的意識,或是尚未形成語言的、即言語前階層的意識等。這些意識混雜在一起,交替出現,據此,我們便能更為理解在鄭君殿作品中,既能出現鮮明的對比差異,像是永不交會的平行線;又有互依互存,甚至線索複雜、情節完整,以一個總結構的方式去牽繫各個片段的可能。

SNC10-2
鄭君殿葉子II 油彩、畫布  200x300cm  2014-2015  誠品畫廊提供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