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雨

這陣子重新回顧自己過往三年的隨筆,赫然發現一些因為生活轉換,而被擱置在旁的珍貴回憶。突然有種不分享對不起自己的感覺阿!那之後就要請各位多多包含我的撈叨了!

約莫近四年前,初到充滿新鮮感,卻也充滿挑戰的異國學習。由於經濟並不是特別寬裕,除了乖乖去上課外,也先後經由幾位朋友的介紹,默默開始了兼職中文保姆的工作。因為工作關係,一共認識了五個性格節然不同的孩子,他們的父母,以及一些與顧主一家住在一起的保姆們。每位踏上遠途來英國工作的她們,身後都有段故事。

記得其中一位最常碰面的保姆名叫愛維琳,是個性格開朗,笑起來眼睛會咪成一道彎月,渾身散發活力的阿姨,幾次聊天後得知她來自菲律賓。非常有一套帶孩子方法的她,時而放手讓孩子玩,時而嚴厲約束,為得是保護他們不受傷,我從她身上學到了許多和孩子相處的小撇步。

有一天下午,我一如往常到孩子們的家陪伴他們,一面哼著一些中文童謠,試著讓孩子們聽習慣中文的韻律的同時,愛維琳就坐在一邊,看著我們的互動,淺淺的笑著。突然間她問我,在台灣各地區是否有方言和口音的不同呢?我回答她:是的,每個地區都有些微的發音及用字的差距。

這時她緩緩的告訴我,她的孩子們由於她長期在國外工作的關係,必須要搬到孩子她爸的老家居住,而那個地區講的方言與她的家鄉話非常不同。當她有次得以放長假回國探親時,發現小兒子居然聽不懂她到底在說些什麼。直到過了好一陣子母子間才找到相處的默契。

語畢,她便用一貫的燦爛微笑做結尾。

當人生歷練經過歲月逐漸累積的同時,愛維琳臉上那抹燦爛的微笑仍是我看過最孤獨的微笑之一,直到現在都還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每個人所經歷過的事情,及情緒或大或小的感受,有時候是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很多時候身為旁觀者的我們,能做的只有聆聽陪伴及少論斷了。即或如此,對當事人來說或許也會像場及時雨般得到緩解也說不定?!

glass hous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