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良捍衛優雅 拿東裝對抗西裝

設計師陳俊良今年 5 月首度推出個人設計服裝品牌「東裝」。新衣以「幾何」命題,運用大量幾何線條引出東方男性氣度質感。才曝光就令人躍躍欲穿,文化部長洪孟啓、設計師聶永貞參加今年金曲獎,穿的就是東裝;歌手張信哲上央視節目受訪,也指定穿東裝。隨著曝光率增加,愈來愈多人注意東裝。陳俊良很霸氣,「東裝不只是品牌,是概念,我就是要拿東裝對抗西裝。」

20150819121242_16690
陳俊良身穿東裝,霸氣說要拿東裝對抗西裝。(自由落體提供)

陳俊良強調,「東裝就是要讓東方男人穿出美感」。他不以外表分性別,而是以「能否承擔事情、有無肩膀扛起責任,看這個人配不配叫男人。」他認為承擔、俐落、果斷、剛毅、簡單、不囉嗦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態度,也是東裝的精神。他也很在乎優雅,「優雅是我最後的防線,不優雅毋寧死。」反映到服裝就是,東裝具有剛毅的優雅、承擔的優雅、俐落的優雅、簡單的優雅、不囉嗦的優雅。

去掉肩線 調整東方比例

「談美感一定要談比例原則,否則免談。不管是面積、大小、空間感、色彩都一樣。」陳俊良說,看歐洲男性普遍人高馬大,唯南歐義大利男性身型與我們較接近,然而再接近,他們還是臉小、上半身短、腿長;亞洲人頭大、上半身長、腿短。看嬰兒更清楚。西方嬰兒,肚臍比較高;東方嬰兒,肚臍比較低,「我們的身型比例就是跟西方人不同」。

深知東西方身型不同,陳俊良從「點線面」下手改造。首先調整適合東方人穿的線條比例。「東裝上衣做短版,下半身要窄、合身。」經過革新,穿上東裝後整個身型立刻高出 5 公分。

20150819121326_11541
東裝上衣做短版,適合東方人身型比例。(自由落體提供)

第 2 個改變是布料。陳俊良首選絲綢緞布當介面,他會把這些布拿起來披在身上,若垂墜感太超過,太軟太花俏,超過優雅介面變「美麗」,他也不要。第 3 個改變是回歸漢族傳統服飾精神,拿掉肩線改垂肩,捨西裝領改東方直豎領。造型簡單俐落,沒有太多鈕扣,就算有鈕扣也都包藏在衣服內。

20150819121351_93154
東裝拿掉肩線回到東方精神。(自由落體提供)

東方時尚改造 走得出去

有人說男士服裝市場太小,陳俊良不以為然。他問,若中國大陸有 13 億人口,中國人又重男輕女,應該有一半以上是男生?「若 8 億是男生,市場就有那麼大。何況我的衣服不只做給中國人穿,西方人也可穿。男人也要喝喜酒也會去宴會阿,還有皮夾、手拿包、扇子很多配件可以開發。」

東裝放到花都巴黎,在灰濛濛的街頭,外套可變大紅色;放到義大利,可用緹花布呼應地中海熱情;放到東南亞,改用透氣亞麻布,改短袖……,只要顏色改變、款式改變、材料改變,東裝在哪個國家都行得通。

陳俊良認為,只要設計有靈魂,掌握東方時尚就可以改造,比一帶一路再遠的地方都走得到。「給我 3 年時間,我一定要讓東裝變台灣人驕傲、變國際品牌。」畢竟,「東裝」是他 25 年前的夢想。

20150819121256_10898
張信哲在重要場合指定穿東裝。(自由落體提供)

冬裝落墨 明年改造 T 恤 

25 年前,陳俊良跟每個年輕人一樣,夢想留學,夢想有朝一日事業有成踏上國際舞台。他當時志願是去米蘭讀服裝設計,但是放不下老父母,「我大學畢業時爸爸快 70 歲,很怕出去後再也見不到父母。」當然,在那個年代,一個少年男出國讀服裝也被視為另類,很難見容於社會,「別說我父母,可能連兄姐都不想理我吧。」幾經考量下,陳俊良留在台灣。

25 年過去,陳俊良從平面設計師到全方位策展王,很難得,他尚未忘掉年少夢想,還有勇氣付之實踐。今年 11 月,陳俊良訂在新竹發表冬裝新款。他透露將以「落墨」命題,其中有他取自馬褂概念設計的長及腳踝大衣,還安排最後一個走秀的男模穿上大紅鞋出場,「就像書畫落款」。明年,他要改造 T 恤及 polo 衫,還有世界設計之都也要在台北登場,春夏款東裝與薄與紗與疊有關……。陳俊良勾勒東裝種種,喚醒我們大家對自己服裝特色的期待與支持,讓人忍不住眼角嘴角一直往上彎。

20150819121312_17557
台灣文博會登場的東裝時代首秀。(自由落體提供)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