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風景,窗內的故事

Negative0-15-12A(1)

那是一種穿透感,經過窗戶、玻璃或是一個空間的開口,你可以凝視它很久,想著當下的狀態與這個空間的關係。對我來說每個階段的狀態都是用照片與音樂去記憶的,大概就是看到一張照片或是聽到某首歌我就可以知道我那時候人在哪在幹些什麼事,就像電影畫面的片段,你的故事一直持續在播放而你把它凝結在這一刻,只有你自己懂它對你的意義,可以是永恆也可以是瞬間。

Negative0-20-17A(1)-1Negative0-28-25A(1)Negative0-22-20A(1)

常常會有一種熟悉感,你知道當下發生的畫面你曾經走過,不管是夢裡或是幻想中的憧憬亦或是前世的你,但你就是知道這一切似曾相似,可能會起雞皮疙瘩,這就是 “ Déjà vu ”。

冰島地平線依然是平的,但馬路是往旁邊斜的,因為大部份主要馬路下面埋有熱水管線,冬天時才不會積雪,融雪水才會往旁邊流走。車上 ikea 小馬玩偶是從路邊雪裡解救出來的,只有冰島 ikea 才有的小馬,它全程跟我們一起公路旅行,是回憶中的一份子,也跟著我們一起回到台灣。每個人心底都有幾個認定一輩子的朋友,你們一起經歷過太多人生階段,就算天塌下來你也知道對方會在那裡幫你撐著不會離開,而坐在車上身邊的朋友是一輩子的。車上傳出的音樂是 the album leaf 的 “ window ” ,一切都好平靜。

這就是這張照片的故事,只有你自己知道它對你的意義,說出來別人不一定能懂能明白,但是那些都不重要了,這就是我其中之一的 “ Déjà vu ”。

Negative0-28-26A(1)IMG_2707-2

facebook 跳出三年前的今日,想到那時去找 L 在費城度過美好的十個日子。照片是當時 L 的男友家,在費城市中心的十四樓,這位可愛的老男人是 L 男友的爸爸 Mike,由於我那時沈迷於影集 breaking bad 而 Mike 也是忠實觀眾完全志同道合,每天都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視討論劇情,Mike 是個好爸爸把我跟 L 都當女兒對待,出去總會帶東西回來給我們。還記得他帶我們一起搭火車去費城市郊的工作室,在沿路邊吃薯條邊看鄉村風景開車回市區。

Mike 在兩年前去世了,那時候我人也剛好再次去美國,原本還計畫要去陪陪他老人家看看新家在森林裡的風景,接到 L 的電話我哭了一個晚上。雖然只是相處短短的十天,但那是如此真實的作伴,爸爸還會惦記著我並且詢問 L 我什麼時候要再去玩,希望我聖誕節能夠過去一起過年度大節。

三年後的今天想起這些回憶都會笑,心底暖暖的,爸爸去世後我依然傳了簡訊給他,告訴他我的想念,告訴他我到現在還留著他送我的打火機。

80670002

這陣子台北潮濕與漂泊的日子,讓我很想念花蓮的 B 家。並不是真的想念這個地方,而是想念這個地方的氛圍,那是一種找到自己的歸屬感。B 是個很努力的人,默默又執著的建立著自己的家,她與她男友在花蓮擁有一個自己的小空間 “ Hygge ”,每天認真的做出美好餐點與香濃咖啡,從每天凌晨起床去採買食材、回到店裡製作準備、下午做麵包跟甜點,認真做出每一道手作早午餐,一步一步慢慢蓋出自己的家。

認識 B 也好幾個年頭了,也是心底一輩子的人,看著彼此成長互相扶持,兩人依然朝著想要的方向一直走著,雖然許久才見一次面但是我們都知道對方永遠在心上,還擁有一樣的刺青連結著彼此,隨著年紀越長,越體會人生中有幾個這樣的朋友真的就夠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