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W-YORKER-570
Dec.11.2014

藍綠之間真的可以對話嗎?分析 Twitter 的資料後有驚人的發現!

無黨籍參選人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後,他說的超越藍綠、藍綠大和解就成為最近最夯的用語,只是藍綠真的能夠和解嗎?或者說,對於政治議題的認識、討論和評價這兩種截然不同觀點的人們,有可能互相理性的對話和達到「有效的」意見交流嗎?例如說,阿扁到底是有罪還是無罪?要不要保外就醫?感覺上網路上都在各說各話。

這篇文章就是在談,有統計學家分析 Twitter 這樣社群媒體上的資料發現,我們其實很難跟自己相反意見的人達成共識,那原因是為什麼?這樣的問題,又可能怎麼樣解決呢?

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郡所爆發的佛格森市(Ferguson)抗議事件,是源於當地檢察總長 Robert McCulloch 宣布不起訴射殺黑人少年 Michael Brown 的白人警察 Darren Wilson,進而引起全美各地的街頭示威。《The New Yorker》日前公布 12 月 8 日出刊的雜誌封面,由插畫家 Bob Staake 創作,以聖路易當地代表建築物 Gateway Arch 做為封面,這個代表密蘇里州,與紀念先人向西開發的堅毅精神,經過這次激烈的衝突後,成為一個分成黑白兩邊不再連結的破碎拱門。

  • 「黑」與「白」之間似乎無法理解對方,美國種族和平假象破滅了嗎?

本次事件不僅在以黑人為主要族群的聖路易激起抗議,更擴散到全美各地成為大規模示威遊行,也撕破美國種族之間和平相處的表象,將政治、經濟、文化上的不平等議題再度推上風頭浪尖。由於此事件所牽涉的議題十分廣闊,各家媒體所做的調查也顯示美國內白人與其他種族所持有的意見幾乎呈現兩極。《Huggington Post》與 YouGov 所做的聯合調查中,對於 Brown 被槍殺是屬於單一事件的贊同民眾有 35%;認為這是牽涉到警察對於不同種族(黑人)有差別待遇的則有 39%。其中 76% 的黑人受訪者認為這是一起不同種族的差別待遇,只有 40% 的白人受訪者認為這不只是單一事件。

  • 統計學家用 Twitter 做分析,發現正反意見根本很難達成共識

統計學家 Emma Pierson 為了分析本次佛格森事件,利用社群媒體 Twitter 作為研究的主體,原因自然是因為現代社交媒體在推動議題討論、社會運動上具有相當大的力度與代表性。為此,Peirson 蒐集了 Twitter 上有關佛格森事件的 20 萬條推文,透過數據分析來檢視不同意見的呈現。同時她也發現,對於持正反意見的兩端民眾來說,要達成共識似乎是一件難事。

tweeters_colorcorrected

在上途中,每一個點代表一則有關佛格森事件的 Twitter 貼文,兩點之間的連線代表貼文之間的互相引用。在如此設計上,就可顯示出來 Twitter 上的網路使用者互相在跟誰對話,而此圖很明顯的呈現兩個巨型的對話族群。

那麼這些網路使用者,以及他們所屬的族群又是誰?根據 Pierson 的研究歸納顯示,每個網路族群都跟這些人現實生活中的政治傾向有關係。在個人檔案中有以「保守」或是相似字眼描述自己的使用者,比較容易被歸類到上圖紅色族群內;以「開放」或是相似字眼描述自己的使用者,比較容易被歸類到藍色族群。族群的分類方式也與現實生活中所屬的種族、膚色有關。在個人檔案中將自己描述為非裔美籍,或是其他相似字眼的使用者,大多聚集在藍色族群中。

在本次的 Twitter 調查中,紅藍兩邊族群有著非常不同的政治與種族背景,基本上就是在各說各話。如此情勢很容易造成更多衝突,因為代表兩邊著重的重點根本不同,因此無法找到共同對話的契機。以下為兩組最常被轉發的貼文,可以從內容中看出歧異。

  • 紅色組別
  1. 比起遇到 #MichaelBrown 或是一半現在在外面抗議的民眾,我如果在 #Ferguson 遇到 #DarrenWilson 會覺得安全一點。
  2. 對我發聲了。#Ferguson 我不接受暴民正義或是媒體謊言。#justsaying
  3. 驗屍報告:Brown 當時根本沒有高舉雙手,而且他當時打算要掏槍。
  4. #Ferguson 如果你們有任何疑問,警察也是公民,享有全面的憲法權力。權力不是只套用在罪犯身上的!
  5.  實在很難責怪密蘇里州長 Jay Nixon 宣布全州進入緊急狀態,畢竟總統都在 #Ferguson 事件上火上加油了。
  • 藍色組別
  1. 州政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國民警衛隊也進駐。FBI 發出警示、3K 黨發布威脅。今年到底是什麼鬼年? #Ferguson 在 #Ferguson 宣布緊急狀態也不能違反基本人權,包含和平示威抗議的權利。@GovJayNixon 進入緊急狀態提醒我們那個 #Ferguson 警察在被判有罪之前都是無辜的。另外一件值得提起的事情,例如一個毫無武裝的人被槍擊 6 次。
  2. 請注意這名 #Ferguson 警察 5 天之前才因強暴指控被逮捕,不過聖路易媒體 Post Dispatch 什麼都沒有說。
  3. 美國:這裡就是一個因為害怕黑人憤怒,就可以宣布緊急狀態的國家。然後你還在想為什麼警察當初這麼快就開槍。 #Ferguson

根據以上 Twitter 貼文來看,紅色族群說他們寧願在街上遇到警察 Darren Wilson 而不願遇到 Michael Brown,指控 Brown 再被槍擊的當下,其實也是備有武裝的。藍色族群則諷刺的對比 Darren Wilson 與 Brown 的處境。紅色族群說這群抗議民眾是暴民,藍色族群則反擊說這些行為根本就侵害人權、破壞體制。兩邊各說各話,從不同角度看這起槍擊案,以及所衍生的人權、平等議題。

  • 兩個族群都是在取暖,根本沒有辦法理解對方

這樣的情形顯示,兩個族群間的網路使用者其實都只跟自己意見相近的人對話,這對於促進共識有何幫助嗎?恐怕沒有。從圖來看,紅藍兩邊交談的機會並不是那麼多。從紅色陣營最常提起藍色陣營的DeRay McKesson的態度就可以略見一二。這位 McKesson 是一位學校職員,並在這起抗爭行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紅色陣營的人以各種可能的方式詆毀 McKesson,以膚色、政治信仰大開玩笑,或是指控他嗑藥,並無要從理性角度去了解對方陣營訴求的意思。

  • 兩方的交流程度其實沒想像中多,都是取暖拉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兩方人馬交流程度不高、出身背景不同、注重層面也不同,還常常在真正了解對方訴求之前就先開砲。先前針對 Twitter 上發言情況的研究也呈現這種狀況,講直接一點就是看法類似的人會習慣聚在一起取暖。例如以巴衝突期間的 Twitter 發言就呈現如此情況。

對於 Twitter 上的意見分歧是否只是反映社會現象,或是反倒回來催化衝突還不得而知。作者認為依照目前情況 Mckesson 如果在酒吧與紅色陣營的人相遇,大概也很難一起坐下來喝酒言歡,不過當然也不可以完全否定對話和解的機會。

(資料來源:The Atlantic, Quartz, Huffington Post;圖片來源:Quartz, Huffington Post )

BuzzOrange 報橘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