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皮卡丘製作標本的藝術家

藝術家莊培鑫用對皮卡丘解剖、泡福馬林,這些我們對真實肉體會做的行為,施加在牠身上,讓皮卡丘在這個瞬間就像獲得了生命一樣!

長長的黃耳朵,閃電的尾巴,和臉上圓圓的腮紅。隨便上述一項特徵,都能喚起每個人的對皮卡丘的鮮明形象吧?不過,即使在我們腦海裡牠多麼鮮明,牠卻只存在於卡通、漫畫、遊戲裡,是個可愛的虛擬角色。

s2_o

藝術家用「死亡」去譬喻皮卡丘意義上的生命。不管是手法或呈現都很有趣。

▼這些素描是虛假的紀錄,藝術家想像皮卡丘的骨骼、血肉、和器官的樣貌,素描下來讓皮卡丘的假歷史更完整,好像真的在對「這個生物」做研究一樣。

s3_os4_os5_os6_os8_os9_o

 

 

▼看到掀開皮下的肉了嗎?藝術家透過解剖的行為,讓我們看到皮卡丘也擁有血肉之軀,並用影像記錄製作皮卡丘標本的過程。

--1_o

 

▼接下來就是替皮卡丘泡福馬林了,既然皮卡丘在這裡真的是生物,那當然需要替牠作防腐。

-2_o -3_o

 

[vimeo]http://vimeo.com/78139799[/vimeo]

 

 

▼整個展覽的呈現樣貌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整件作品叫做「新物種研究計畫」是莊培鑫2013年的作品。

像這樣以「展演形式」為作品本身的創作,大概幾年前廣泛在各個展覽或美術館出現,如果有人常跑展覽的話應該多少有發現吧?

想對看不太懂的人說:類似這樣展演,是把現場整個佈置的像博物館、或是某種考古現場。就像我們平常去逛博物館那樣,但展示的東西不一定是真的,而是藉由像展覽的這個方式,讓看的人覺得「這一切好像真的」。那麼藝術家就成功達到他們的目的了!所以整個展覽就是一件「作品」。

有點饒舌,我盡量淺白講啦

 

 

 

 

以下是藝術家自己的論述喔!▼▼▼▼▼▼

作品論述:新物種研究計畫/2013

當手術刀劃過皮卡丘的皮膚,剖開之後是血肉之軀,皮卡丘在意義上就成為了剛逝去生命的生物

這件作品我操作了皮卡丘這個符號,並使用幾種方式讓皮卡丘在邏輯與意義上成為了真實血肉之軀的生物,並篡改它的自生身物件的意義,讓這個符號自成為一種歷史,取代真實,比真實還要真實。

影像- 解剖製作成標本,這個行為對我來說就像一種將皮卡丘從二次元拉到真實的一種儀式。當手術刀劃過皮卡丘的皮膚,打開之後是血肉之軀,皮卡丘在邏輯上就成為了剛逝去的生物。在標本製作過程中把內臟掏出,塞入棉花(Taxidermy 希臘文-皮膚一種標本的製作方法),象徵著生物的生命從死亡進入到永生,成為了標本的意義。

相片-使用閃燈快拍的攝影方式,拍攝了兩張類似連續動作捕捉的畫面,產生一種入侵式的瞬間目擊,為皮卡丘曾在於野外留下了證據。

福馬林箱-將赫斯特(DamienHirst)作品符號與皮卡丘結合,在邏輯上合理了存在於現場的皮卡丘是曾經擁有過生命的物體。

素描-我使用古典素描圖示記錄方式,記錄觀察對象的骨骼、肌肉、生態、和功能等等,虛擬皮卡丘一些不存在的歷史片刻。延伸皮卡丘的想像,作為一種荒謬卻又合乎邏輯的偽紀錄。

最後,這些物件以一種博物館展示的方式呈現,模糊了虛擬與真實之間的關係,讓虛擬之物有了自己的生命,自成為一種歷史。

 

▼▼▼▼▼▼更多藝術家作品請往▼▼▼▼▼▼

莊培鑫個人網站

▲▲▲▲▲▲更多藝術家作品請往▲▲▲▲▲▲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