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7502943_6b797c14cf_z
Jul.15.2014

英國性工作者:沒人懂我們,我們需要的是資源與協助而非「被拯救」

食色性也。性慾是人的最基本需求,而性工作者的出現滿足了飲食男女的需求。你情我願的性關係,對許多人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假如一段性關係中,加入了「錢」這回事之後,性工作者就被貼上下流、不道德的標籤,成了眾矢之的。性工作者被歧視的現象普遍,以下是來自為英國性工作者提供服務的志工,其個人的告白。

不是所有應召女郎都有高收入、她們不一定吸毒、也不一定來自東歐。為了讓街頭性工作有更完善的相關政策,第一步就是要解開迷思。

某個尋常的周一晚上,我和同事開著廂型車經過倫敦 Brixton Hill。我們見識過各式各樣的街頭性工作者,有黑人女性在生下孩子一周後隨即上工、有偶爾才上街工作的、也有從 13 歲就把這行當終身職業的人。我們的服務對象是倫敦南部的街頭性工作者,服務項目包括減少傷害以及提供各種支持。

  • 他人對性工作者的迷思

廂型車裡有充足的保險套、乾淨的針頭、飲食。我們的工作時間從晚上 10 點到凌晨 1 點半。我參與的這項計畫名為「街頭連結 (Streetlink)」,負責執行計畫的 Spires 組織最近因為這個計畫,在援助流浪者的項目中獲頒創新獎。

我的正職其實是在倫敦中部從事影響力投資 (impact investing)。我只在禮拜一晚上和一位 Spires 員工一起當班做志工。這位夥伴幾乎叫得出所有性工作者的名字,或許也認識她們的小孩。她會知道誰失蹤了、誰被客人用刀刺傷了、誰在崩潰邊緣徘迴。冬天時,她知道誰會需要她買的外套、圍巾、手套,有些性工作者甚至為了這些物資在大雪中爬過山丘前來。

做這項工作常會面臨暴力威脅,甚至成為暴力受害者。所以我們不會把車鑰匙拔下、也不能讓引擎熄火,以便在遇到危險狀況時可以立刻跳上車離開。這些事我已經習以為常,有幾點反倒讓我比較吃驚。首先是這樣的公益組織最大的困境是籌募資金;另外,有人對我們做的工作感到憤怒 (認為我們讓賣淫得以在街頭存在);甚至在我們談論援助工作時,總會聽到他人不帶理解與缺乏同理心的回應。

  • 「街頭連結」關注性產業中風險最高的女性

很多人對性工作都有自己的見解,但是大多數人從沒有和性工作者對談過。制定政策以及規劃地方建設、房屋供給、資金分配的相關人士,對性工作、特別是街頭性工作缺乏具體概念、完全陌生。由此判斷,目前街頭性工作者的處境應該不會有大幅轉變,「街頭連結」這類計畫也無法功成身退。同樣地,如果捐贈、投資並支持公益團體和援助工作的人,不了解性工作者面臨的挑戰,那麼 Spires 這類需要流動資金去主動接觸服務對象的組織,便有斷炊的危機。

性工作非常多元,其中的男男女女用不同方式經營,有人單打獨鬥、有女性自組合作社、也有人兼做伴遊。我們關注的是街頭性工作,這在性產業中風險最高。這些女性 (我們這一區都是女性性工作者) 多半無家可歸,也孤立無援。

為了更了解街頭性工作,我們需要安全的平台讓性工作者可以對此發表意見。下面列出的迷思不僅持續加深大眾對街頭性工作的誤解,更讓持不同意見的兩方人士缺乏辯論的機會。

迷思一、應召女郎收入很高

這大概是一般人在談到性工作不久後會脫口而出的觀點。他們只聽說有人因為當了應召女郎付清學貸;或看過影集《應召女郎的祕密日記》,便藉由某個被美化的面向,推測所有性工作者都和影集女主角一樣。有些人甚至語帶同情地說:「要說服她們離開收入這麼高的行業去另謀他職,一定很困難吧。」

這樣的想像與實際的街頭性工作簡直是南轅北轍。

街頭性工作的所得不是一般人想像的介於 500 英鎊到 1000 英鎊之間,實際上是從 10 英鎊 (帶保險套進行性交易的行情價。如果同意不帶套可以再多賺 10 英鎊) 到 40 英鎊 (遇到出手大方的客人)。它不僅不光鮮亮麗、也不是賺大錢的工作、更毫無安全可言。除非相關政策以及整個社會從根本改變對待性工作者和無家可歸者的態度,否則街頭性工作者不可能獲得保障。

這個迷思導致大眾不理解為什麼性工作者需要支持或幫助,也讓援助工作的資金募集面臨困境。所以當性工作者要求相關人士改善現狀時,沒有人願意聆聽她們的訴求,而 Spires 這類的組織也不易籌募資金。

迷思二、應召女郎都吸毒

另一個常見的迷思是一般人會區分誰「值得」或「不值得」幫助 (前者指不花錢買毒品的性工作者,後者指會花錢買毒品的性工作者)。的確有許多女性街頭性工作者有毒癮或酒癮,導致她們落入如此孤立的處境;也可能因為她們處境艱困,所以染上毒癮和酒癮,兩者互為因果。一般人在知道我們的服務對象很少注射或吸食海洛英後都很訝異。但這不重要,如果我們因為街頭性工作者吸毒而覺得這些人不值得援助,這種觀點無異是過度簡化了難解又複雜的議題。

迷思三、她們來自哪裡?

當我說我們的服務對象大部分是英國人時,人們感到驚訝並且壓低聲音說:「是喔,但是她們來自哪裡?」他們假設這些性工作者一定是東歐、亞洲或非洲移民。正因為這個假設,他們覺得這些性工作者「和我們不一樣」,這些人一定來自別的國家。這麼想可以減輕罪惡感:如果有遭遇坎坷的女性在危險的環境工作,一定因為她們是非法移民、一定因為她們被剝削或經由人口販運來到英國;絕對不是因為英國警察讓性工作者身陷困境、讓她們在危險的環境工作,也絕對不是因為英國政府的福利刪減讓她們流浪街頭。事實上我們的服務對象只有一部份是移民,許多都是英國人。

迷思四、皮條客和幫派在幕後操縱

的確,我們有些服務對象被某個特定人士或幫派剝削。但有許多人面臨的幕後黑手是日常生活的不平等,例如有人被親密伴侶虐待、有人無力負擔住屋、有人因為缺乏支持而無法維持一份固定工作;也有人有嚴重的心理問題卻無法得到幫助,導致生活別無選擇。只要不平等存在,這些女性便會持續在街頭討生活、暴露在危險中。

一味將她們的處境歸罪給幫派、皮條客或保鑣不僅模糊這些女性處境的複雜性,也讓人誤以為她們消極被動,沒有經過思考便成為性工作者。而這個迷思也讓街頭性工作成為了犯罪問題,反而不會讓人進一步思考性工作者所遭受的不平等,以及與性工作相關的政策或勞動權利。

迷思五、她們需要(自我)拯救

道德問題通常讓人無視性工作者的實際需求。大眾希望幫助她們選擇更好的生活、讓她們知道出賣身體賺錢是錯的。

然而我們的工作不是要「拯救」任何人,只是減少傷害以及讓街頭性工作者知道如何獲得當地的可用資源。我們滿足這些女性的基本需求、提供避孕用具,甚至也有交通服務,以便在她們遇到客人使用暴力時,可以載她們到親朋好友家棲身。我們讓她們知道如何獲得醫療、福利金、戒毒戒酒、住屋申請的相關服務,但絕對不包括拯救她們脫離性工作。

我們很高興看到服務對象離開街頭,有些人選擇重新接受教育或技能訓練,有些人雖然仍從事性工作,卻是以自己的方式在更為安全、支援更多的環境下自力更生。如果「街頭連結」這樣的服務工作要得到認同者的持續支持,認同者絕對要明白這樣的服務不可能有立即成效。「拯救性工作者」是個簡單的口號,它讓人看不到問題的真實面貌,甚至讓執行計畫的工作人員陷入險境。

我們的服務對象不需要聽大道理、也不需要別人告訴她們應該做甚麼工作。相反地,她們需要有人適時提供乾淨的針頭和戒毒、戒酒的資訊、她們需要在和孩子接觸時是處在安全的環境、她們需要有人輔導住屋申請和健康檢查、她們需要真正發揮效用的社會安全體系。

迷思六、監獄讓她們有機會重整並思考自己的人生

我們的服務對象也需要在毫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向警方舉報遭客人暴力對待的情況。性工作者進出監獄是家常便飯,因而無法建立長期而有力的人際關係,讓她們尋求幫助或處理施暴客人。每當她們好不容易開發了一個客人,卻因為在牢裡蹲了三個月一切又要重新開始,這對她們來說無比挫折。

常有人說監獄會幫助這些女性,讓她們有喘息的空間、有思考和戒毒的時間。

戒毒、戒酒服務的確可以讓人釐清混亂的人生、讓上癮者認真面對自己對毒品或酒精的依賴。但是機會、實用的技能訓練和有補助的住屋才能斷了這些人的藥癮和酒癮。一再因為拉客而逮捕性工作者不僅無濟於事,反而破壞了公益團體或心理健康人員在她們身上的努力。如此更讓警方、公益團體、性工作者彼此產生嫌隙,但諷刺地是這三方原本應該緊密合作,共同打擊性工作者所遭受的暴力問題、以及性產業的剝削和人口販運。

  • 幫助性工作者要從福利下手

雖然有人希望將北歐模式帶進英國,但相關單位不應該只關注削減性產業規模或減少嫖客數量,反而應該以性工作者的福利為主要考量。

引起各方激辯的北歐模式只罰嫖不罰娼。許多人認為罰嫖是減少需求、減少人口販運的關鍵;然而有人從社會福利的角度出發,認為如此只會讓性工作更地下化、讓性工作者更沒有安全保障。對很多女性性工作者而言,客人越少代表風險越大,而且罰嫖不罰娼只治標不治本,因為相關單位只專注於減少對性交易的需求,卻不思解決讓女性不得已成為街頭性工作者的原因

目前拉客在英國是違法的,一旦引進北歐模式就能為性工作者除罪,這是它值得肯定的地方。性工作者除罪化可以讓體制更理解她們的需求並且做出回應。女性性工作者在遭受嫖客暴力對待時,不必擔心被捕入獄,而 Spires 這類組織也得以持續提供性工作者需要的服務,讓她們在街頭安全無虞地生活。我多希望有一天這些組織沒有存在的必要。

 

BuzzOrange 報橘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