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909_4005635877581_653300230_n

講設計,我們都強調美學,但其實應該是「避免醜」– 專訪自由設計人王吉米

讓客戶買單的設計是成功的生意,但不一定是成功的設計。業主與設計兩方都要謹慎思考,一個設計案的完成,留下的是什麼樣的定位(好或壞),而這甚至可能會影響十年的整體水平。
設計師有自己的社會責任,希望業主們、設計師們以更多溝通來了解彼此;設計師不要有藝術家臭脾氣,業主不要以為付錢的是老大。身為老闆、業主要小心謹慎看待從自己手邊發出去的東西,或許你影響的,是下一個十年台灣設計的進步動力。
相信設計師的專業,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 〈你有沒有想過,相信設計師的專業也是一種社會責任 ?〉

上段摘自設計師王吉米在 2013 年 8 月撰寫的文章,過了幾年再看,這個社會對設計產業的理解,以及對「美醜」的價值判斷好像沒什麼長進 - 想想路上可怕的公車車廂競選海報吧。大概也是由於這個原因,這篇文章引起非常大的迴響:

台灣對於美術真的是很不注重啊。家長帶小朋友來學美術,大部分會覺得只是讓他們學個興趣,是可有可無的學習項目;很少家長會真正去聽老師講美術對於孩子的影響與重要性。設計公司面對客戶也是設計老半天,業主只會說「就照我說的改就對了!」 然後改得亂七八糟。

台灣室內設計師快變成人人可當了。台灣的生態半路出家的太多了,導致最終比的不是設計內涵,而是價錢 …… 而這種現象搞壞了設計行業真正價值的行情 ……

讀者回應內容不脫「台灣根本不尊重設計」這個結論。為什麼台灣的「美學思維」與「專業尊重度」這麼低落?專訪原文作者王吉米(本名王政揚),從他的求學與工作歷程中理解「設計」這件事在台灣到底出了什麼紕漏。
王吉米大學唸的是明道大學的數位設計學系,他在大學之前與設計搭不上邊,但出於興趣就填進去唸了。那年頭,大學科系中與「多媒體」、「數位內容」相關的不多,王吉米「設計」出興趣後,畢業後又緊接著到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研讀多媒體動畫藝術研究所。畢業以後呢?

設計科系每年超過一萬名畢業生,但只有 5% 找得到相關工作。

本來以後畢業以後,可以天天坐在咖啡店,帶著自己的 Mac 筆電,愜意地接案子工作 - 後來發現這根本不可能!光是帶著自己的 Mac 筆電就是做夢,螢幕這麼小根本看不到啊!

王吉米說,畢業後他自己開工作室接案子,剛開始遇過很多「塞摳」(Psycho:精神病患,這裡指不可理喻的客戶),甚至聽到人家叫自己「美工」就會抓狂。但是在我聽來,他的「新鮮人」際遇已經比同班同學好上許多。
王吉米的大學班上大概 50 個人,可是繼續待在設計產業的,卻不到 5% - 一個設計系畢業班不到 3 個人踏入設計產業,這是怎麼回事?

這得從台灣的教育制度來說。

台灣廣設大學,技職學校內的設計科系一起升級,排入大學志願表單中

2006 年,台灣在廣設高中大學的教改口號下,「成功地」讓大學從 50 所激增至 147 所,當年大學生人數 116 萬多人,該年度大學指考錄取率超過九成。

王吉米說,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大量技職學校升級,校內原本存在的商業設計科、廣告設計科、工業設計科等等,讓設計相關科系在大學系所名單上激增;「我唸的學校在傳統上不是很好的,很多同學都是因為填志願落點到了,就進來唸了。」非自願性「掉到」設計科系,就學時沒有興趣,畢業後當然也不會進入設計產業。

設計科系教材老舊,不僅無法預知業界趨勢,甚至還落後

「而且,學校應該是領先業界,不管是研究什麼的都要是新的,學校該做的是提前預估下一個熱潮,比如『未來十年會是什麼』,然後拿到市場去實踐。但,學校裡面現在的東西是舊的。」

另一個教育的錯是「教材」。為什麼教材設計的問題這麼大?這和上面所說「增設大學」脫不了關係。王吉米說,因為政府下令廣設大學,導致許多中後段學校面臨「招不到學生」的問題,於是多數學校就選擇增設設計相關科系好吸引學生,「因為『設計系』聽起來很厲害。」

但課程設計的內容與水準卻沒有因為設計系增加而等比提昇。王吉米表示,學生做設計作業時,許多老師會指導他們「這樣做才符合美學」,像按表操課一樣地教學生;而學生吸收到的就是「我只要這樣這樣做就可以過關」,時間久了創意和獨立思考是什麼,也忘了。

這樣教育出來的學生,要想進入競爭激烈的就業市場,就像沒帶武器就上戰場的士兵,未戰先輸;也因此,出現了「每年一萬個設計科系學生畢業,但只有 5% 真的進入設計產業」的狀況。

教育就歪了,導致整個社會對「設計」觀念全錯

「設計」從學校教育開始就走歪,整個台灣社會的「設計」思維,難怪會完全走鐘。
前面提到,面臨招生問題的中後段大學,往往以增設「設計」相關科系為解藥,王吉米說是因為「設計系聽起來很厲害」,這麼講起來好像台灣很看重設計似的。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商業設計領域中,常會聽到客戶不尊重設計專業的例子,比如:

「啊都你們設計師再講,講的設計好像很重要,創意最高,難道業主們花錢都不能插嘴嗎?」

在生活設計領域裡,你會在街頭看到很奇怪的政府文宣和建築設計,王吉米笑稱:「台灣人對醜的容忍度很高,我們可以接受很漂亮的建築古蹟旁邊有奇怪的鐵皮屋。」

王吉米認為,台灣人只要談到「設計」,言必稱「美學」,但其實設計不是美學創造,而是在感知「醜」,「我們都強調美學,但其實我們應該『避免醜』。」王吉米舉例,就像男生不用多帥,打扮好就對了,基本滿足到位了、避免醜了,再來談「美」。

而這些都是學校忘了教的事情,「學校不應該教授美學,美本來就在生活裡。」

學生應該學什麼?應該充實什麼?

教材改革、教育改革是短時間內無法改變的層次,如果從自救開始,設計相關科系學生應該做什麼?

「多聽音樂、看電影、接觸文學、嚐美食、看展覽,才做得出有創意的東西。」王吉米坦言,設計系即使大四畢業也只到「軟體操作」的程度,創意跟潛能還沒被激發;就算幸運地找到工作,以一個設計菜鳥來說,上頭有老鳥、組長、總監、客戶等,在其中頂多快速學到處理事情的眉角,但是想法跟 Idea 沒有同步累積,而這些只能靠自己多看,但絕對不是看「設計書籍」就夠了。

很多人說自己沒有想法、創意,「但創意不是無中生有,多看 A、多聽 B,讓這些東西在腦子裡形成一個混合的印象變成 C,那就是創意。資料庫愈多,點子就會跑出來。」

BuzzOrange 報橘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