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資本巨獸:維多利亞女王身上的洋裝,是裁縫女工刺到眼瞎完成的作品

作者 Tansy E Hoskins 是《Stitched Up: The Anti-Capitalist Book of Fashion》一書的作者,書中以另類角度看時尚。作為一個主導全球潮流的產業,時尚涵蓋設計、生產、銷售、消費等面向,每個人或多或少的都牽涉其內,而作者希望大眾能夠看透巨星、模特所堆架出來的美麗外表,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時尚的現實面。

也就是在華服、高跟鞋背後支撐的資本主義是如何運作,其中又牽涉到什麼樣的階級壓迫、強國對於勞動輸出國的剝削,又如何主導大眾對於美的思維。另外也帶領讀者思考,是否永續時尚的概念能夠真的實現,身為一個消費者,是否能掀起一股撼動時尚界的革命?本文為作者刊登在《The Guardian》上的短評,對於時尚界與消費主義至上的社會,提供一記辛辣的反思。

馬克思(Karl Marx)與時尚界的老佛爺Karl Legerfeld有什麼關連?除了兩位名字都是 Karl,還有都是德國人之外,兩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凸顯出資本主義是如何影響當今社會的。馬克思身為近代共產主義運動、無產階級的精神領袖,等於是站在資本主義的對立面;而老佛爺所領導的國際時裝品牌 Chanel、Fendi,所推出的產品則是價格高昂到只供特定階級才負擔得起,即使 Chanel 2014 秋冬女裝系列以超級市場概念反諷資本主義,不過品牌還是難逃大眾質疑,畢竟時尚與資本主義就是相互相生的共同體。

  • 19 世紀的紡織廠常發生意外

1844 年,《共產黨宣言》的共同作者,同時也是工廠主的兒子,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形容當時在曼徹斯特紡織廠最常發生的工安意外:「手指關節被截斷。」工人的整支手指、手掌、手臂被捲入機器中,即使獲救也長伴隨著感染,然後引起併發症死亡。當時的工人,有大部分都是童工,就得在這樣危險的環境底下工作,此外還有紡織廠內的粉塵,以及一系列因為長期重複動作所引起的各種身體疾病。最可怕的是整個人被捲進輸送帶,在這種情況下,受害者屍體通常是殘缺不堪的。

  • 工人處境與被剝削今日仍未改善

當初靠棉花的曼徹斯特紡織工業,開啟機械化製造大量的織品,以及相關的時尚產業。在 170 年後是否上述情況仍有些耳熟?唯一不同的是,現在時尚產業全球化,而當初以黑奴為主的紡織業,現在外移到東南亞等地,然而工人處境與被剝削的狀況並沒有多大改善,甚至還因為現代諸多法令制度的確立,讓資本主義成為名副其實的巨獸。

  • 中國勞工抗議

珠江三角洲是中國有名的加工出口區,創造了由地方政府主導的快速工業化經濟發展模式,也就是融入資本主義作法,中國政府口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巨象化。前一陣子爆發的東莞裕元鞋廠大罷工是近代中國少有的大規模罷工潮,3 萬名工人拒絕上工,抗議供應 Nike、Adidas 鞋款最大宗的裕元鞋廠給薪不公,虧欠工資等問題。同時這裡也是惡名昭彰的剝削大本營,光是一年中,珠江三角洲就有 4 萬起工人意外,想像一下 4 萬根指頭或是手掌,就葬送在永不停機的機械輸送帶上,與恩格斯在 19 世紀所描述的情形並無太大不同。

  • 東南亞再現 19 世紀的勞工情況

恩格斯也寫道:「吐血、呼吸有雜音、胸痛、咳嗽、失眠等糟糕的狀況。」同樣出現在廣東省的大大小小工廠工人身上,廣東負責出產全世界盡半數的牛仔褲,而每條牛仔褲都要經過噴砂處理,這些灰塵就大量累積在每日工時 15 小時的工人體內,造成致命的矽肺病。

在柬埔寨,紡織工廠的工人每個月薪資是 61 美元,若是罷工抗議很可能會被警察掃射,或是被捕入獄。孟加拉的平均薪資稍微高一些,來到法定保障的 68 美元,不過根據統計,當地最低的生活平均水準則是 75 美元,這些勞工的生活權益誰來顧?

去年的 Rana Plaza 紡織工業大樓倒塌,造成 1138 名工人死亡,以及數千傷者,工廠的源頭就是 Gap、Primark 等快速成衣廠商,若說品牌對於下游工廠的運作情況一無所知,想藉此推卸責任似乎也說不過去。此事件才滿一週年不久,如今當地工安是否有大改善?一份孟加拉火災及大樓安全協定(the Accord on Fire and Building Safety in Bangladesh)是否足以保障工人從此以後能有穩定工作環境?先別說改善了,受害者家屬到現在都還在等待賠償判決呢。

  • 光鮮亮麗的外表,不為人知的故事

成衣與時尚產業架構出來的世界總是很美,少女可以穿著當季流行服裝,預測夏季流行趨勢,還要比價各個網站的折扣誰便宜。身為小資族群,當然是一分錢一分打算,不過在考慮價格與品質是否成正比之餘,卻很少有消費者會連帶思考一件成衣背後的不平等與壓迫。

維多利亞女王一件身上的洋裝,是裁縫女工就著燭光刺到眼瞎才完成的作品,而街上潮男潮女所穿的服裝,背後的代價也是羅馬尼亞工人以一小時不到 50 塊的時薪換來的。

社會現況如此有很大原因是體制不公所造成,而時尚產業就是其中一環。每年年終財報出爐,這些大集團營收都是以幾十億美元的金額在跳,在地球另一端的下游廠商工人卻要在貧窮線邊緣掙扎,還要注意工作時可能會出現的各種意外。大廠最常抱持的論點是,在此投資設廠是增進當地工作機會,不說破的是看重當地人力資源價格低廉,法規充滿可鑽漏洞因此得以圖利,以人道關懷的角度來看完全說不過去。

甚至可以將時尚與剝削直接畫上等號,讓所有的不平等行為都有個美化的包裝。消費者購買 H&M 或是 GAP 商品也被認為共犯結構的一環,但身為消費者的我們是否會覺得很衰躺著也中槍?難道集團制度不用先檢討,反倒直接轉移道德壓力到每個消費者身上?

時尚背後的現實面太廣闊,環境污染、勞工壓迫、性別歧視、種族歧視等等因素在暗處掙扎,也形成一種單向的文化主流意識,讓人追求特定美感,多元觀點的呈現機會有限。

也因為如此,時尚得以用許多華麗技巧包裝底下的剝削本質,每季伸展台呈現創意之餘,還有更赤裸的利益橫躺在前。看來馬克思與恩格斯百年前的作品,直至今日仍有其警世作用。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