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惡之地:Objects for the guilty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 設計系
凃靜林
隨著自由價值的演進,個人權利的增長,一個極致除罪化的社會,勢必會演化出新型態的社會平衡。「非惡之地」即是不再以集體人的共識,而以個人的主觀感受作為懲處依據的地方。在這個世界中,人被教導感到罪惡時必須懲罰自己。

「刑法制度的歷史是永不停歇的社會侵佔個人的歷史。」

一直以來社會的秩序便是藉由剝奪金錢、自由、甚至是生命來維護。對所有人、所有罪行均一同質的刑罰強化了社會的凝聚力。

然而,隨著自由價值的演進,個人權利的增長,一個高度民主的社會,極致的除罪化是必然的走向,當我們解放社會性、政治性的權利機構,不再以集體共識去懲罰個體,那人類獨有的道德文化會發生什麼變化?

「愧疚作為圭臬,罪惡即是懲罰。」

「非惡之地」演化出新型態的社會平衡,一個以個人約束個人的道德模式,也就是在這個社會裡,人們被教育當你感受到罪惡時,必須懲罰自己。

在這樣的前提下,我以通姦除罪作為我這次的作品主軸,設計了兩個裝置。
手伸向後頸啟動裝置,鎖骨間的皮膚被緊緊吸住,留下烙印。「種草莓」這個原屬於戀人間親密煽情的舉動,被重新建構成自我懲處的痕跡。
將裝置套進指頭裡,轉動裝置,葉片緊縮夾著指頭。這個裝置除了沿用了原本象徵的婚身狀態,也具象地呈現婚姻裡約束的樣貌,同時達到自我懲罰的效果。
這些裝置,不只為生理帶來痛楚,更重要的,它提供了一個不同於現行刑法制度的處罰:即是用羞辱來自我懲罰。人之所以會感到罪惡很大部分是源自於愧疚以及羞恥,外顯並放大這些羞恥,形塑一個別於生理刑罰的心理處罰。

而這些物件所刻下不自然的、刻意的人為痕跡,是作為羞恥的符碼。在這個社會裡,罪惡變成一種標誌。

Designer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 設計系
凃靜林
FLiPERRHINOSHIELD 犀牛盾techorangevidaorange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松山文創園區財團法人新光三越文教基金會富邦藝術基金會臺北藝術表演中心兒童福利聯盟 FLiPERRHINOSHIELD 犀牛盾techorangevidaorange財團法人新光三越文教基金會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松山文創園區富邦藝術基金會臺北藝術表演中心兒童福利聯盟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