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藝術面前,誰都無法說謊。」在陰謀欺詐之外,對藝術的再次思辨:《謊畫情人》

以藝術領域為背景的電影我並非頭一次觀看,《寂寞拍賣師》就是我心中很喜歡的電影之一。這次看了《謊畫情人》,同樣以在藝術裡展開一段糾葛、暗潮洶湧的故事情節後,深深覺得果然人在藝術面前,真的無法說謊。

電影《謊畫情人》(The Burnt Orange Heresy)是改編自查爾斯威爾佛德的同名小說,故事講述一位迷人又風趣的藝術評論家詹姆士,在一次的演講上相遇到義大利旅遊的貝倫妮絲。相識即刻陷入熱戀的他們,決定一同赴約知名藝術收藏家的餐會。

而詹姆士在接獲該收藏家一個神祕任務之後,內心對事業、權力的貪婪與野心逐漸將他吞噬,迫使他用盡任何手段取得成功,但隨著他對成功的慾望越來越強大,卻也逐漸的將所有事情推向瀕臨失控的局面。

在電影裡,不太像《寂寞拍賣師》裡那樣有著壓迫的情緒或氛圍,比較多的是在台詞上的互相牽制、諷刺,話中有話的那般風起雲湧。故事無論是切題或是走向,都是十分引人入勝,而本來就喜歡爾虞我詐、遊戲於虛假真實之間的我,一步步就掉入了精彩絕倫的情節裡。

當然,刺激的犯罪、驚悚情節這邊我就不多著墨,還待各位前往電影院一探究竟。這裡我想分享的是,在陰謀欺詐、不道德的行為之外,電影裡對藝術領域的思辨。

藝術已然成為現在苦悶社會裡的良藥,藝術鑑賞也為許多人的提升自我、拉高品味的一種方式。接觸藝文領域不長時間的我,很常需要仔細賞析多創作者的作品後寫出一篇介紹文章;藉由欣賞作品後的體悟與感觸,化作文字與讀者們分享,這樣的過程,其實我認為有某一部份跟電影裡的詹姆士重疊。

在電影中的畫家杰羅姆・德尼(Jerome Debney),是被所有世人譽為傳奇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在一次火災裡,成為絕世珍品,男主角詹姆士更視他為今生必須訪問的對象。不料,事實上那場讓杰羅姆・德尼聲名大噪的火災是他自己製造,享譽一生後只覺得所有人、詹姆士,對於藝術的執著與熱切,在他眼裏看來只覺可笑。

藝術本該是創作者由內而生的盛開的花。那朵花會是根據不同人的背景、生活經驗、個人性格等等而盛開,因此每一朵花都是誠實的,因為是繪者將自己的心揉皺、搗碎後再次拼湊起來的赤裸。所以,每一個觀者也都該拿真心以對。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我們的靈魂之所以能被某幅圖、某個筆觸所觸發,便是因為你拿真心以待眼前的藝術。在《謊畫情人》裡,詹姆士沒有真心,所以看見的畫便是照映自己貪婪的白色畫布,而女主角看了卻對著畫家杰羅姆・德尼說:「這好像不是你說的藍。」

電影裡的藝評家詹姆士,是用藝術家的背景故事去鑑賞其作品。然而我們在聽聞創作者繪聲繪影的人生際遇之中,是否原本作品的平凡無奇一瞬間變成別具意義?而這讓我也重新思索藝術鑑賞的價值所在,究竟在哪?

我想,無論是詹姆士或是世人給畫家杰羅姆・德尼過度的寄望與壓力,都使得他認為他自己是小丑,而他的畫是小丑手中把玩的球而已;《謊畫情人》除了懸疑周旋的明爭暗鬥之外,更深深描繪了每個人對於藝術的渴求與過度腦補,卻讓藝術再也不是純粹的內心映照,更多的是迎合外界的依樣畫葫蘆罷了。

圖片來源:IMDb

不可轉載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