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安放遺憾的位置,該是一處有風吹拂的地方

「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這是陳奕迅〈我們〉裡,充滿苦味的歌詞。為電影《後來的我們》所唱的主題曲,講的是錯過、說的是無奈,還有怎麼也挽不回的相伴。

很多人會陷入回憶,是因為不管過去裡有怎麼樣也忘不掉的遺憾。像《後來的我們》裡說的:「後來的我們什麼都有了,卻沒有了我們。」多年後的林見清與方小曉,應該會在某個吃泡麵的普通時刻,想起彼此窮得很快樂的那時。

遺憾該放哪呢?是隨時能拿起觀賞、把玩的左前方口袋,還是心底的某塊深處,以防碰觸?我想若是我,會是一處有風的角落。而從法國攝影師 Stefano Marchionini 拍下的「遺憾」裡,我彷彿能在照片裡找到自己的片片遺恨。

“The narrative is never imposed, it lives in an evocative space.”(敘述不會被強加,該是存在於令人回味之處),Stefano Marchionini 這麼解釋他的作品。遺憾大概就是這麼弔詭,它不存在當下,只在未來,然後才在遠方默默地拾起、回顧、流淚、痛惜。

遺憾跟誰有關或無關都無妨,因為回憶會腐蝕、會變朦朧、將被遺忘,但遺憾卻會逐漸清晰,你想忘卻大概也很難。

為了讓「遺憾」與「我」更能好好自處,而不是在某個不特定的深夜又來叨擾,所以我想,若能像照片裡的遺憾,將它放在有風的窗邊與角落,讓化成風的時間吹過、讓世界包容我的後悔。然後,有一天它會跟我家裡一隅的仙人掌或小熊玩偶,成為我的一部分。

如幾米說的:「所有的悲傷,總會留下一絲歡樂的線索。 所有的遺憾,總會留下一處完美的角落。」因此有風之處,是我的遺憾能完美安置的地方。

圖片來源:Stefano Marchionini
更多 Stefano Marchionini:websiteFacebookInstagram

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辛蒂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