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味歌曲正當道,獨立音樂背後的本土意識尋根

Editor's Note
近年來獨立音樂盛行,大量使用台語創作的歌也捲起一陣浪潮。過去「台」味的負面意涵,因為這世代台語歌曲的復興,轉化為大眾文化,「台」的標籤也重新被擁抱。「台」的流行並非偶然,而是台灣本土意識的復興,台語的流行只是重建台灣本土性的第一步,而我們都將成為台灣文化絢爛綻放的時代見證者,同時也是修復文化根源的耕種者。

近年來台灣獨立音樂盛行,從草東沒有派對「爆冷門」的在 2017 年金曲獎上打敗五月天獲得最佳樂團獎後,許多人這才關注。到了今年,獨立音樂更是席捲金曲獎,落日飛車、YELLOW、Leo 王都紛紛獲獎,更遑論入圍榜單中有多少獨立音樂的身影,此時也不再有人說這樣的榜單是「爆冷門」了。

Leo 王得獎感言:「我想說,能生在台灣是一件非常幸運跟幸福的事,身為一個創作者,我一直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獨立音樂的盛行並不意味著流行音樂的衰亡。因現在發佈音樂的門檻愈來愈低,多元嶄新的音樂也得以曝光,音樂人得以大聲說出自己想說的話,也能以各類語言唱出自己的聲音。反過來說,音樂不再被唱片公司主導,歌曲擁有高傳唱度不再是因為廣告、行銷,而是透過網路口耳相傳,逐漸累積名氣。

百花齊放的台味歌曲世代

其中得注意的是,有一類型的音樂正逐漸竄起,那便是台語音樂。過去,對於年輕人而言,台語歌通常伴隨著俗氣與過時的標籤,現今卻逐漸反轉這樣的刻板印象。「台」味音樂正當道,太陽花運動唱出對於台灣關懷的滅火器可以說是領頭羊,現在說到代表台灣的歌曲,我們依然時常會舉其〈島嶼天光〉做為代表。歌曲中那一句「天色漸漸光,遮有一陣人,為著守護咱的夢,成做更加勇敢的人。」幾乎是現代青年人人琅琅上口的歌詞,待太陽花運動過後,即使當時的激動的心情已散去,台語歌曲卻悄悄的走進年輕世代的生命中。

接著,到了近期紅遍大街小巷的茄子蛋。以一曲〈浪流連〉,開拓台味情歌新視野,漂泊且渾厚的情感唱出「咱攏是為著愛情來浪流連」,歌曲至今點閱率甚至超過五千萬。試想,台灣近幾年來有多少流行樂壇的歌曲,能超越茄子蛋的點擊率?

再來,談到許多人心中霸氣代表的美秀集團。雖然〈捲菸〉以中文演唱,但當前奏一下,彷彿上個年代的吉他旋律竄進耳裡,搭配唱腔神似伍佰的主唱,唱出愛情裡的無奈:「對不起我騙了妳/捲菸的菸草不來自後山/戒不掉菸戒不掉妳/該怎麼辦」歌曲中台氣十足的旋律、直白的歌詞,沒有過多炫技的唱歌技巧,只有單純的情感,讓〈浪流連〉、〈捲菸〉儼然成為我們世代的情歌。

除了情歌,拍謝少年則唱出了年輕一代想活出精彩的心情。在專輯《兄弟沒夢不應該》中用歌聲演繹這個世代為現實生活打拚的人:即使常常被視為爛草莓的我們,被認為經不起考驗、又只想活在舒適的環境中,但拍謝少年卻用鏗鏘有力的樂聲,讓世界看見我們是即使腐爛,依舊努力求生的世代。

台式文化復興,臺灣本土性的探索與定義

台語歌唱、台味元素的流行並非偶然,台味歌曲的流行象徵著「本土意識」的興起。從太陽花運動過後,滅火器高速的傳唱度是因為我們面對中國的威脅奮力一搏的聲音,透過高唱〈島嶼天光〉凝聚台灣本土意識。美秀集團曾在〈一隻雞〉中痛譙「我台灣人袂曉講台灣話!」,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並非對自己的文化毫不在乎,從音樂中,可以看見台式文化的復興,大量用台語寫成的音樂正流行就可知一二。

美秀集團〈一隻雞〉MV 截圖

語言其實是文化運行的刻痕,愈來愈多年輕人不太會說台語的情況下,許多長輩常會嘆息地說:「你們這輩都不會說台語了!」嘆息背後反映的是對文化失根的焦慮,當台語歌曲重新流行席捲大眾的耳朵時,其實也是我們正在重新探索何謂我們的文化、本土性的定義問題。

過去我們將「台」視為負面形容詞,但現在我們以台味驕傲,當「台」重新成為大眾文化時,便能重新拾回語言中的文化遺物,將之轉化為這個世代的文化標的,提倡台語的同時並非要排擠客家語、原住民語,而是台語的流行只是重建台灣本土性的第一步,我們都將成為台灣文化絢爛綻放的時代見證者,同時也是修復文化根源的耕種者。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