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你身體的負面形象,缺憾造就你的與眾不同

Editor's Note
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攝影師 Waleed Shah 的攝影計畫「Rock Your Ugly」,藉此及自己的故事啟發每一個還沒愛上自己身體的靈魂,擁抱缺憾成就可以與眾不同的你。

想像一下在你身前有一面大到超過你身體的鏡子,退去身上衣裝及飾品配件再卸去臉上塗抹的彩妝,回到最乾淨純粹的原生狀態,看看眼前的這個自己,你會不會喜歡這個同樣看著你的面容及身體呢?

來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攝影師 Waleed Shah,因為不喜歡自己肥胖下垂的腹部決定開始減肥,在減肥的過程中他不斷地探索自己內心與身體的掙扎,他發現每個人都有對自己身體的不安全感,甚至是延伸出來的自卑及心理健康問題。身為攝影師的他注意到這個現象,開始了「Rock Your Ugly」的系列創作,透過拍攝肖像作品搭配採訪內容,藉此探索每個人對自己身體的感受。

「我 11 個月大的時候,從床上掉下來,左手臂被暖氣灼燒了一晚上」—— Lotus Habbab

「我小時候都在夏天穿著長袖來隱藏疤痕,我很在意人們看到我的手臂會有想法,因為曾經有其他小朋友看到它的時候被嚇壞了。 12 歲的那年夏天我依舊穿著牛仔外套遮掩,但我的妹妹告訴我,如果我想跟她和她的朋友一起玩,就必須把外套留在家裡。那一刻我感到非常害怕,但她讓我知道她會一直在我身旁讓我非常有安全感。從那刻起我開始建立信心,並接受擁有這個疤痕很好。幾乎遇到我的每個人,都覺向我詢問手臂的疤痕很尷尬,但實際情況是,這是我人生中最不重要也最不困擾我的事情。」

「我的背後有世界地圖」—— Yasmin Mebar

「我 14 歲的時候,發現患有皮膚真菌感染,皮膚的斑塊變色。夏令營的時候,我跟著其他女孩一起去游泳時,當其中一個女孩注意到我的背,她用非常反感的語氣說:『天哪,你背上有什麼東西?』醫生說這種真菌會在任何人的皮膚上生長,但只有某些皮膚類型會顯示,它無法根治這一生都會和我在一起。這影響了我許多事情,比如我注意到它會眩暈,學生時期我會拒絕去海邊,也不想讓男生看到我。

現在我 28 歲,我開始注意到自己的心理狀態。理性地說,我不喜歡它看起來的樣子,但我也不喜歡它讓我感覺到的樣子,好像自己被讓它控制一樣。要是有人問起,我會說『是的,這是一種皮膚狀況。』他們真的有興趣了解情況,我會稍微解釋一下,並盡可能地與我的背部達成心理平衡相互共存」

「我不想出去,因為人們可能會覺得我患有疾病」—— Hamdan Al Abri

「青春期時,我開始長出體毛和痘痘,我看到電視上的人們都有著光滑無暇的皮膚和身體,接著 2005 那年我被診斷出患有脂溢性皮炎,皮膚會有鱗屑跟斑點,尤其是頭皮上,而且無法治愈,接著我開始掉髮,現在我的頭禿了,皮膚的狀況就更加明顯,剛開始我會戴帽子來隱藏這種狀況,經過一段時間的掙扎,我不想出去,因為人們會看到這些瑕疵,認為我有什麼樣的疾病?我現在正在試著接受它,這是一個過程,我想控制它試圖過上健康的生活方式,盡量不要過分注意,也不要過多地關注他人的想法。」

接受自己就是缺陷,才能愛自己的全部

看到這個計畫及這麼多人的故事,又開始回想那一面不存在的鏡子,小的時候我非常討厭照鏡子,我出生的時候因為體型過大發生了肩難產,情急之下的醫師為了救即將窒息的母女硬是將我接生。我的右手就不同於一般人,歷經四五次的整形外科手術,它佈滿疤痕且瘦小、無法伸直呈現 「ㄑ」字形狀,如同第一個女孩的故事,學生時我也總以大外套覆蓋自己,害怕自己的不同而無法交到朋友,看著身旁陸續出現兩小無猜的同學情侶,我不斷地告訴自己,這世上不會有人愛一個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女孩。

之所以開始接受自己的缺陷,正是因為面臨了醫師告訴我他再也無法透過重建神經及肌肉重建讓右手變得「更正常」,知道右手再也無法「正常」後開始理解自己的所能及不能,活在有設限的人生中試著找到無限的視野,不能騎機車但是可以學開車呀、不能彈奏樂器但可以唱歌嘛(好不好聽又是另一回事)、穿無袖會露出傷疤但總是比較容易有座位坐,也因此發現在找另一半時容易彆扭但卻更容易判斷人心。

「有時生活所需不過就是:在一個路燈壞掉的黯巷裡,驚見滿天的星光。」——隱匿

認同缺陷就是不同於正常人也不完美,接納了這個與眾不同的自己,會得到許多人的友善及慷慨,甚至會有人告訴你自己的故事影響到他們的人生,覺得自己可以更努力及更好,現在的我會感謝這樣的與眾不同,也鼓勵每一個不那麼喜歡自己身體的你試著跟自己和解,給自己的身體一個被你的靈魂所愛的機會。

FLiPER 總編輯 Chris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