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七月與安生》: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特映會結束從西門町電影街走出來,晚上九點多飄著毛毛雨,我和朋友坐在路邊,她看起來有些悵然若失,交談的過程中,流下了一些眼淚,我看著她想,去年第一次看完《七月與安生》也貢獻過些許的淚水,而第二次結束,我依然有想哭的衝動,但還是忍下來了。

「一輩子太長了,活到 27 歲就夠了。」安生老是這樣叨念著,沒想到替她完成心願的不是別人正是七月。

七月的乖巧,安生的奔放,彼此像是迥然不同的個體,又如雙生火焰般密不可分,她們分享了所有的愛給對方,先是家的溫暖,接著是自由的氣息,最後連男人的懷抱也都分享了。

看似逐漸走向崩壞的情誼,其實不過就是兩人早已埋在心底不願透露的恨意,青春的美好如謊言,當甜膩的糖衣被舔食完畢,僅剩下的只有苦澀。安生的必須離開與七月的沒有辦法挽留,所有的不得已,成就了兩人互相追逐的一生,恨過卻無法持續,愛了卻無法百分之百的原諒包容。

她蠻不在乎的態度和總是笑到瞇成一條線的眼睛,她是安生卻注定成為漂泊的季節;她思慮繁多的性格和總是一眼望盡全是包容的樣貌,她是七月卻注定成為留守等待的家鄉。她們聽說,只要踩著一個人的影子,對方就永遠離不開你。而這一踩,就是一生。

心裡所有的痛惡,可能都是愛的轉身;嘴上所有的再見,可能都是再也不見。
你讓七月離開沒關係,我這個安生願意代替她的靈魂,活完下半輩子。

不可轉載
局外人
1993年生。天蠍座。主修心理學,輔修哲學。助人工作者兼劇場打雜。 相信很多事,比如快樂,比如悲傷,比如執著,比如放手。本人很鬧,沒有像寫出來的文字那麼憂鬱。非常誠摯的歡迎各位來認識我。
1993年生。天蠍座。主修心理學,輔修哲學。助人工作者兼劇場打雜。 相信很多事,比如快樂,比如悲傷,比如執著,比如放手。本人很鬧,沒有像寫出來的文字那麼憂鬱。非常誠摯的歡迎各位來認識我。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