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妳一直想要離開

我無從去證實這是不是一場預謀,
現在更無法去追溯事實,
只能靠拼湊的線索去找尋正解,
但其實最正確的答案就是,
妳走了。

原來是這種感覺,
曾經要好的人離世,
原來是這種感覺。

當下想哭卻流不出淚。

過去的我們都曾因在社會邊緣相惜著,
並非愛情的那種珍惜,
可也足夠稱得上珍貴,
雖不是透徹的一眼就能洞悉對方,
但站在面前卻也能輕易的感覺情緒,
在我們曾因專題而連結接著很靠近的那時候。

只是後來,
我們有關影像有關故事有關藝術的夢想一直沒有實現,
也沒有誰再成為誰的學妹,誰幫誰一起完成作品集,
妳說妳就是自私又自傲的只想因為自己快樂,
所以妳選擇出國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妳的地方,
做一個看似很多人都在做,但對妳卻是最快樂的事。

一去就是三年,
在我知道妳終於回來的時候,
妳又走了,
但這次妳沒說一句話,也沒有道別。

妳把一生的快樂在三年內花完了,
其實也沒什麼好替妳惋惜的,
妳就是自私與自傲,
與妳無關的事妳一點都不想知道,
現在妳大可以都不知道了,
最好我也極端的從頭都不要知道。

我不想知道妳離開的時候是不是帶著寂寞,
從妳這三年裡的動態裡我只知道妳的笑容比以往多,
所以我開始責怪,
責怪妳為什麼不好好的待在已是邊緣的角落,
非得要把自己推向一個快樂的捷徑,
讓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如果人註定要相遇,那為什麼要分離。」
「是為了準備好再次相遇,因為已經變得更需要也更適合彼此。」

這就是妳那更適合的樣子嗎?

在一個我渾然不知的時候,
靜悄悄的讓我遇見分離。

遺憾是什麼?

是在我們有意識的時候沒有抓緊機會說什麼?
還是在妳沒有意識的時候我想說什麼?

其實妳早就想要離開,
往一個更遠更美的地方去,
自由自在的當天使,
取笑我繼續無知的待在這裡養著寂寞怪獸,
讓他一點一點侵蝕我的生活無所適從。

對話框外的妳走了,
從此無病無痛,
依然留下我在喃喃自語,
永恆成為我記憶中的一隅。Rest In Peace Maggie Chiu.

I used to think I was the strangest person in the world but then I thought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in the world, there must be someone just like me who feels bizarre and flawed in the same ways I do. I would imagine her, and imagine that she must be out there thinking of me too. Well, I hope that if you are out there and read this and know that, yes, it’s true I’m here, and I’m just as strange as you.     Frida Kahlo

「我曾經以為我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人,轉念一想,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一定有個誰像我一樣奇異且充滿缺陷,我們用相似的方式生活著。我簡直可以想像她,如同她想像著我。如果你正孤獨地閱讀、 如果你正在那兒,請相信我正在這裡,如此奇異地存活著,如你一般。」芙烈達・卡蘿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