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感:走入自我戲劇的迷宮】—在《謎樣場景》中窺探黃以曦

文/閱樂書店陳亮言

黃以曦-謎樣場景300dpi-平面書封-2

《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呈現了黃以曦14年來的自我,大家或許熟悉黃以曦的影評,也認識她影評人的身分,但這本結構、內容都相當「不小說」的小說,黃以曦以她著名的理性的、哲學的言語,講述了一切內心的精練。

如果是抱著閱讀一般小說,或說對小說既定的成見來閱讀《謎樣場景》,那恐怕會不得其門而入,書中雖有「我」,但並無具體情事;雖有場景,但背景一概模糊,黃以曦除去了小說的形制,專注於對事物的感受、內心的陳述,這是一個自我與自我的對話,同時以「後設」的手法,在書中的「我」以旁觀者的身分在看著「我」,讀者在閱讀時亦然。這樣的閱讀思緒就猶如迷宮,一個不斷探尋最深沉、內心最隱密的迷宮;也好比夢境,游離在夢與現實間,在〈無盡的夢〉中曾說道:『我不確定我是在夜中的中間醒來,還是在夢的中間醒來。我感覺到臨界的切換,從哪裡來,將往哪裡去,沒有線索,只知道一切都還沒結束。無盡的夢生成由生活的圈限。能量被制迫,醞釀更大的野心。』

若研讀過以曦對電影《全面啟動》的論述文章,或曾拜讀過她的前一本著作《離席:為什麼看電影?》,就不難理解《謎樣場景》中這樣自我疏離卻又精確敘述的書寫風格。全書粗略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 空間〉、〈第二部 劇場〉、〈第三部 時間〉,以「我」講述「妳」的離開為起頭,近似於日記、散文的形式,記錄了「我」的內心感受、對事情的自我解讀、對於「妳」或其他人的自我觀察,具體發生了什麼事、遇到了什麼人、在哪裡、什麼時間都無關緊要,如同〈徵兆〉中的描述:『開始對事物有了直覺,是個徵兆。自喜地看著自己越過不知道可以勝任的真實,跨出不知道路徑的圖景。回想起來,那是個徵兆,我所在的世界在該個時刻攫取了我。那是它的平面上的流動,那是它對我的直覺。』黃以曦的文字雖然是理性的、知性的、哲學的,但在閱讀時需要一些直覺、一抹靈感、一份感性的心境來讀,與其思考,不如感受,如此方能品味《謎樣場景》中的味道。

從電影分析走到小說書寫,以曦是一位用生命在感受世界的人,她曾說最令她悲傷的事之一,便是看完電影後人們便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很輕易地就從中抽離出來,她不理解怎麼能這樣,因為對她來說電影即是真實生命的一部份。在《謎樣場景》中也能感受到她是很用力在書寫的,一如〈當我想要妳〉中「我」對於「妳」的想望,用簡單而精確地描述直指「我」的內心思維,客觀而冷靜的筆調與用詞道出「妳」的距離。整本書雖然沒有明顯的敘事脈絡、沒有清楚的人物設定,從一般的角度來說結構也是零碎、鬆散,但正因這樣,讀者能在這些零碎的片段中,找到許多感同身受、觸動心靈的文句,因為黃以曦的這些文字、這本《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很深刻而細微的剖析了一個人的內心啊!

 

16681563_668893443235884_8883787581006815318_n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Book 書籍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