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惆悵又有點夢幻,窺視插畫家 Peihsin Cho 畫中的夢境

沒有過度華麗的技巧和配色,很簡單的只用鉛筆當作畫工具,但不知怎麼的總是在無意識的沈浸在她作品中那令人安心的平靜和淡淡的憂愁情緒之中。

像阿德勒心理學理論所說的,所有煩惱都來自人際關係。
我好像到了大學才開始透過畫畫的方式真正去認識自己,有陣子接觸了心理學的知識,發現自己滿有興趣,才讓我了解原來我的想法感受是有解釋、有學術名稱和理論的,但也因為有這樣的經驗,對我的思考和創作幫助很大。

Peihsin 在信的開頭如此說道,她藉由畫畫更認識自我,她的插畫靈感就是他的心情抒發。偶然之下接觸了心理學之後,改變了她看待情緒感受的角度。我想正就是因為 Peihsin 對於心理學的了解,造就了她不同於其他創作者的個人風格,自然不過度矯揉做作的情緒表現,引領人們進入自己深層內心的平靜之地。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13-%e4%b8%8b%e5%8d%883-21-11

我對於自己缺乏自信、自我懷疑,然後在腦袋裡殺死自己好幾百次的個性,我常常感到困窘;我從很小就很在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矛盾的是對社交的不安全感,所以在個人的創作裡頭大部分都是以我與其他個體為出發點,並結合記憶或是生活所發生的事情。

過去的我知道我是這種性格,但我不曾好好的去探究。這些對我來說是一個自我療癒與反省成長的過程,很高興的是我覺得自己似乎在慢慢改變。

在看到 Peihsin 寫下的這段文字時,我心有所感,我想每個人都對於社交抱有著或多或少的不安全感吧。正因為人類是群居動物,人與人的互動是無法避免的,我們無法完全的不在乎他人的想法無所顧忌地做自己。Peihsin 說她透過創作得以自我療癒並從中成長,不僅只這樣,欣賞著她作品的我也同樣的被療癒了。

13923673_1769280053319109_565470800420181627_o

我期待他人能對我的作品產生共鳴,能在裡頭得到一點點的力量。

但我還是期待大家從畫面感受到的是他們自己的解讀,那也是我會覺得自己的作品開始有價值的地方。因為每個人的背景不同,自然會有不同的思路,就是那些不同的經歷讓各自成為特別的個體。雖然自我聽起來好像太私人了,但我覺得即便是再親密的關係中,沒有人會完全的了解另一個個體,也沒有辦法完全的不保留距離,所以了解自己才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吧!

我問 Peihsin 他的作品們是否都有各自背後的故事含義,她沒有給我確定的答案,期待著大家能有屬於自己的理解。 想想也是,Peihsin 的作品就像一幅幅夢境,而對於夢境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解讀方式。就像 Peihsin 上面所說的,不同背景的人有著不同的思考模式,而這樣的個體差異造就了每個獨特的自我,理所當人的對於這些作品也會有著不一樣的解釋。

14066262_1775793109334470_4788649905329556549_o

Sometimes words hurt. |

一句無心的話,卻可能帶給他人難以癒合的痛,我們總是不小心忽視了話語的力量傷害了與我們最親近的人。這是我在 Peihsin 的作品中最喜歡的一幅,不需要多餘的文字修飾,就完整地傳達他所想要表達的意義,脫口而出的無心之論,穿過聽者的心成為一個個難解的心結。我想每個人都有被他人的言語所傷,也在無意間出口傷人,這幅作品帶給人們深刻的反思,也提醒我們真的要謹言慎行。

13737675_1765364527043995_857742152288581419_o

想被包裹在海裡,寄去任何一個地方。|

有時候心情煩悶的時候我也想逃到隨便一個地方,一個誰都不認識我的地方,什麼也不做就只是放空。看到這幅畫時,自己正因為一些事情煩惱著,雖然無法毅然決然地說逃就逃,但這張圖讓我有了短暫的想像空間,做一個撫慰疲憊心靈的白日夢。

我很喜歡使用鉛筆或自動筆素描的創作方式,總讓我覺得很安心很習慣,但我目前試著想用更多顏色、找到其他媒材來加入創作。我一直都很喜歡半透明的材質,對我來說代表了很多東西,其中之一就是我對於人與人關係間看不見的那段距離的想像,所以除了想用畫的表現出來,近期還未發布的作品裡,我一直在嘗試將半透明的材質結合在創作中。

最後我問 Peihsin 在進行鉛筆創作之餘,是否有嘗試其他媒材創作的想法,而他的回答相信會讓所有喜愛她作品的人們期待不已。一起追蹤這位有才華的創作者,也期待之後可以看到她更多元的創作!
更多關於|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