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_cover_001_3

長大後,我們仍需要童話!他的插畫,讓你我重拾對生命的美好期待

偶然在網路上讀到 Wake Me Up At HappyLandThe Boy Who Caught The Sea 兩個繪本故事,字數不多卻被一頁又一頁畫作所構成的故事深深的感動!幾乎沒有甚麼字,卻傳遞了讓人忍不住思索許久的訊息,繽紛精緻的繪本不只能夠成為孩子們的床邊故事,也是值得已經長大了的我們一讀的好故事。每當看到很棒的作品,下一個讓我好奇的就是:是誰創作出這些美好的作品呢?是甚麼樣的人用短篇的插畫故事,貼切的讓我們深刻了解千言萬語也說不完的人生感受?

wakemeupathappyland_00

theboywhocaughtthesea_00tt

讓這些故事誕生的幕後推手是來自新加坡的插畫家 Josef Lee,他同時也是新加坡一間動畫設計工作室 Mojo 的創意總監,同時具備「靜態」的插畫與「動態」的動畫兩種專業的背景讓我對這位創作者更加好奇。

這次的訪談我們從 Josef 的背景開始聊起,謙虛又認真的他回想著自己當初是如何走進插畫與動畫的世界,他是理工學院出身,他當兵時像台灣的替代役,他在新加坡兩年半的兵役不是住在部隊裡,而是每天往返於家中和部隊,就是利用這段當兵的閒暇時間,他開始畫著腦海中冒出來的那些事物和故事。

file_004

你既是動畫師、動態平面設計師,也是插畫家,同時跨足了動態與靜態創作兩種不同的形式,你比較喜歡哪一種?

我覺得對插畫比較能夠控制,因為我想像到跟畫出來的能達成 80、90%,可是動畫就不一樣,可能你想像到很好的概念,可是因為金錢、時間上的侷限可能達到的效果很一般,就會有點失望,而且有時候是為了迎合客戶的需求而製作的。

你在進行創作時,插畫、動畫兩種形式的創作會相互影響嗎?

(雖然比較喜歡插畫)對我來說創意的東西都是連接在一起的,所以隔了這幾年再回來畫插畫的時候,我會從動畫那邊學到的是「節奏」、「說故事的手法」,一個很短 10 秒、15 秒的動畫也必須要很有節奏感;相對的,從插畫再回去做動畫學到的是 「整體畫面的構圖」(Layout ),因為插畫要用一張圖去表現很多想要表現的東西,所以構圖是非常重要的。

在你個人或與 Mojo 團隊進行創作時,為了激發出新的想法會不會特別去進行甚麼樣的活動?

工作室會有 Teambuilding 的活動,最後一次是一起去打漆彈,但就只是純粹輕鬆,因為如果說是去 Brainstorm 的話大家會覺得還是在工作,我們去玩就是去玩,不會一起去構思甚麼東西。

我個人通常會需要「自己一個人」,自己一個人安靜的時間,像是一個人吃飯,跟我太太在家樓下的小公園散步,還有坐在電視前面兩三個小時,甚麼都不想的放空,然後 Idea 就會來了。

file_002

曾聽說過許多作家筆下的人物就是自己或者是身邊的某個人的投射,在你的作品中有這樣的現象嗎?如果有的話是哪個人物呢?

如果是說人物造型方面,沒有一個是我,可是書裡的人物的感覺都是我在那個時段感受最深的情感,例如 The Acre of Abundance 裡的農夫, 他想到甚麼隔天就可以種出來,當時會這麼創作就是感覺到一直在跟別人比較,跟那個農夫一樣,他本來很開心但是看到別人有甚麼他就也想要有,就好像我看到別人怎麼好像做得比較好。還有 Wake Me Up At HappyLand 也是,當時我一直在想甚麼才是 Happiness,怎麼才能更開心一點,然後最近的 The Boy Who Caught The Sea 也是,是因為在網路上看到很多國家的海被汙染,看了很多這些東西就覺得感觸很深。

10155535_10151870293547609_6837069838835450515_n

說到人物的投射,其實 Wake Me Up At HappyLand 裡面那個小女孩還有 The Boy Who Caught The Sea 裡面那個小男孩的造型上其實是我的雙胞胎姪女、姪子,他們四歲,因為每個禮拜都會見面,所以造型、髮型上都跟他們蠻像的,角色的年齡也跟他們差不多。像這次募資宣傳短片裡面那句 “Are we going to Happyland?" 的背景聲音就是找我姪女來錄的(笑)。

看到你的網站上 “Bedtime Stories for Adults" 的標題覺得印象很深刻,通常床邊故事都是給小孩看的,「給大人讀的床邊故事」當初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導演提姆‧波頓(Tim Burton)的作品 The Melancholy Death of Oyster Boy(中譯:牡蠣男孩憂鬱之死)我看過之後很喜歡、很受它影響,他是導演也是動畫師,這本蠻有名的,因為這好像是他唯一一本自己寫自己畫的,裡面的故事都是寫一個故事畫一個插圖,裡面有很多短篇故事,都很簡單,用打油詩押韻的口吻寫的(Rhymester),內容沒有很深也很無厘頭。所以在我想要做一些創意、自己的 Project 的時候,我就想說不如我也可以嘗試做一些這樣的短篇,而且也覺得不需要做給小孩子的,可以做一些給大人看的像是比較黑暗一點的內容,後來發現效果也蠻好的。

很多童話故事裡面有很多我們可以學到的東西,可是你拿給一個大人看他們可能不會想要看,如果呈現方式或故事內容稍微比較更深一層的,反而能夠吸引他們去看,因為我覺得這種短篇故事很容易讓人去記得,然後讓人去學到裡面的東西。

sketches_theboywhocaughtthesea04

wakemeupathappyland_original-drawings-page-001

這次的採訪在新加坡一間咖啡廳裡進行,聽著 Josef 娓娓道來關於他和他一系列作品這些年來的歷程,其實針對每個談論的問題我心中都有個預想的答案,試著猜想創作者會怎麼回答,但他的回答都很細膩而且都跟我想像中的非常不一樣,讓我覺得很驚喜!像是他對於插畫、動畫兩種創作形式的運用和心得可以看出他不僅喜歡創作,也很認真的補充在創作這方面的能量,還有他把自己某個時期最深刻的感受用故事包裹做成一本可愛、平易近人的繪本,這是只有最認真生活、最認真看待生活中每個人事物的人才能做到的!

能夠認識這麼一位插畫家讓我覺得非常幸運,因為他令人會心一笑的風格和作品讓我們這些「長大了」的人們也能享受一遍又一遍、永遠都不會膩地聽著床邊故事的時光,然後原本只塞滿了庸庸碌碌的生活被這些可愛的作品騰出了些美麗的空間,並且讓我們就像個小孩子一樣期待著:然後呢、然後呢?接下來會是怎麼樣的故事?

 

更多關於 Josef 的資訊
Josef 的成人童話故事集
Josef 臉書粉絲團

masonhuang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說"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to cultivate your taste."我正往那個方向走去。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說"My advice to you is to trust and to cultivate your taste."我正往那個方向走去。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