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小跟班的海芬,由幕後轉幕前的演藝之路走得比誰都溫柔

每當我們在看電視、報紙或是聽廣播的時候,很容易會把目光放在主持人或是比較知名的人及明星身上,可是卻很常忽略幕後的工作人員,記者編輯、場記、導演攝影等等,而我始終相信的一個人所處過越多不同的位置、看過的風景越多他越是能夠體貼他人,對我而言採訪海芬就是這樣的感覺。

海芬,本名海裕芬,由 TVBS-G 娛樂新聞出道,2016 年第 51 屆金鐘獎《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提名。

是什麼時候開始讓你立定志向要朝演藝圈發展的呢?

「從小的時候大約是幼稚園中班吧,我就立定志向要成為一個用身體和聲音工作的人,我還記得當我告訴其他小朋友我的偶像是張小燕的時候,他們立刻大笑,因為在當時她們覺得張小燕是個充滿諧星形象的人,但我很喜歡她的表演。我喜歡她演喜劇的感覺,他的喜劇不刻薄也並非是那種會哈哈大笑的類型,而是在看完後會讓人心裡有一種暖暖的感覺。在之後的求學過程中,我參加了很多朗讀比賽,我覺得我很幸運,因為我算是被動式的讓我的人生一步步邁向現在所處的位置上。」

開始有意識往演藝圈發展的時機又是什麼時候呢?

「我在大學的時候,就很常看報章雜誌上的小廣告徵配音員、徵主持人等的文宣,於是在我約莫大二的時候就有了第一次外景主持的機會,我跟大傳系的朋友一起主持拍片,以及我的身邊有家人或是親友在華視上班的人提供一些可以參觀錄影的機會,我就都會去,要說最有明確方向是我開始做兒童節目的錄影帶,那就是個像是巧虎類型的教學式錄影帶,要做的事情非常多包含:寫腳本、建立小朋友要學習的規矩、演偶、演大姊姊等等,那是一個由無到有的發想過程,對我來說是非常好的訓練。」

img_8619

那麼由幕後到幕前的過程是什麼,可以與我們分享一下嗎?

「當我從記者、節目製作人、主持一路走來,我真的很感謝有人看到了我一直很想演戲的這件事,因為對我而言『演戲』是一種作品的呈現,跟製作兒童節目一樣是個從無到有的過程,很高興也很感謝真的有人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嘗試,尤其當入圍金鐘的時候,以前不知道入圍就是肯定是甚麼意思,等到自己真的入圍的時候,真的覺得是一種肯定。而且在入圍之後,開始有人知道我不只是個主持人,更確切的說不再只是個耍嘴皮的主持人,我有了可以接戲接角色的機會了!」

對你而言 CHOCO TV 的 X情人系列是什麼呢?

「在媒體圈、演藝圈、電視圈也好你都會聽到很多人的邀約、提案,而無疾而終的話術也是常有的事,就像是跟老電視台合作你得習慣的『拖字訣』,但這次跟 CHOCO TV合作讓我深深感到他們是一個不可思議積極的網路劇平台,製作人前一天跟我說過兩天告訴我要演哪個角色,真的是過兩天就接到電話得知要演『媽寶情人』,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小而美集結的戲劇。」

媽寶情人中的角色在揣摩上,有沒有參考資料呢?

「我以前剛開始很不會演戲的時候,我都會有很多個抽屜去挑選過去的情感及生活經驗,但當後來我開始接觸比較有資歷的導演後,我學會了從角色出發,在演戲的過程中你就不是那個角色,你拿再多的個人生活經驗去演戲最後連你自己都會疲乏,因為情感當下的觸動感都沒了,所以我開始去體會去想像如果我是那個角色,我會怎麼做?」

img_8625

在媽寶情人中,媽寶這個詞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意義?

「我其實從不認為媽寶是個負面的詞彙,我其實覺得媽寶是個純粹的情感,那種撒嬌是對母親最自然的渴求希望被注意被愛,但不是完全只聽媽媽的話,因為只聽媽媽的話應該是魯蛇(笑),我覺得關心在乎自己的家人是正確的,媽寶只是一個很直觀坦率表現自己依賴,表達愛的方式,這個愛包含了親情、愛情、友情。」

在詮釋媽寶情人的劇本的時候是否有讓你有些特別的收穫?

「我是個很害怕吵架的人,我寧可悶在心裡,也不要講破,因為講破之後的裂痕即使是復合了,裂痕還是存在,無論是我的私生活還是公領域,我還是會選擇保有一個比較和諧的一面,我覺得選擇待人溫柔的人,其實是她在自己的情緒跟他人的感受之間,他選擇了先保全他人的感受,溫柔是可以選擇的,所以我覺得能夠選擇溫柔的人一定是高智商跟情傷的人。」

更多關於:《 X 情人:媽寶情人》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