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一條漫長的河,而等待能將我們航向更美好的岸。

 

 

人家常說從一個人的字,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

而從一個作家的文字,也能對作家的性格知曉一二。

我想 Middle 就是這樣的。和他的文字一樣直接、溫暖卻低調,

靜靜地在人生中很多時刻悄然出現,

帶來他的字和對生活、感情、人性的體悟,

然後也許也就靜悄悄地改變一些人的人生。

 

 

2016 年年初,結束上一本《假使我們那天再遇見》後,其實 Middle 的責任編輯 Wei 就開始和 Middle 討論下本書的主題了。不過一直大概是到九月初,才真正敲定,這次 Middle 要以「等待」為題書寫散文集《等心息》

 

人生各階段的「等」都不太一樣,而且心情、時間進程都有所不同。

有時候會苦澀不安,但有時候又會覺得,這種曖昧不明的狀態卻是最美。

Middle 很厲害的是,他寫這本散文集時,在文字上便安排從等待的最初始狀態,到「等到一半」的各種心情,然後最後以「等到最後的抉擇」作為收尾。

 

我們在和他討論書名時,Middle 提出了「等心息」這三個字。

 

Middle 對自己的文字是很要求的,他覺得許多人等待到最後,其實都是在等「心」止「息」的那天到來,而非真的等到對方給我們一個答案。所以這個書名,無非就是希望給予眾多在等待的日子裡懷抱不安、卻又沒有退路的讀者一個方向;喜歡一個人太多,把所有的好都放在對方身上了,卻忘記要活出原始美麗的自己。所以等待到最後,自己選擇把內心的希望熄滅,並不代表過去等待的日子是種浪費,因為人生,本來許多事情就是沒有結果,自己勇敢結束,就是成長的證明。

而我們,也喜歡這樣提綱挈領的書名,因此就決定以《等心息》作為書名了。

 

九月十月責編密集看稿、和Middle討論封面包裝走向,行銷則是張羅一切書本行銷方向、活動規劃。除去跟Middle討論的會議,光是封面決定用紙以及材質、印製規劃,大概就開了三次會以上吧?經過數不清的會議後,才真正定案目前大家看到的書封樣子:燙印的珍珠白雨滴,灑落在米色雅紋紙上的孤島。兩道直線就像是縫補過後的傷口外觀,和平靜的海面相映,象徵等待到最後的自在平靜。

本來我們想用厚磅美術紙打造質感,但後來和印務討論後,發現如果我們要在書封上車縫線,紙就不能太厚,但又要燙白又要有厚度,所以最後我們選用了140磅的雅紋紙。另外線的顏色也討論了很久:亮綠或黃綠色能夠讓畫面更跳,但藍綠色或天藍色則比較細緻……各種顏色都不錯,但到後來考慮到畫面整體性,以及我們想傳遞給讀者的氛圍,最終選擇了接近海水色調的藍色。

pc222473

 

%e5%b9%b4%e6%9b%86%e5%90%88%e6%88%90%e7%a4%ba%e6%84%8f%e5%9c%96

另外,我們相信每個人等待的時間進程都不同,也許有人會在等待的列車上待上一年,也可能有人三個月就可以下車;所以我們和 Middle 討論後,設計了一款寫有 Middle 設計的「時光旅程計畫」的限量「無時效年曆」,拿到的人可以自行寫上時間、心情,也可以一邊看著 Middle 為這本年曆專門寫的文字和 TO DO LIST,一點一滴等下去,好好地生活。(小驚喜是,2017 年,配合這本年曆的時光旅程計畫,Middle 每個月都會在粉絲專頁,為此和讀者進行互動喔。)

 

和 Middle 成為工作夥伴兩年多以來,真的必須說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幾乎所有事情,都把讀者擺在第一,自己反而是比較後面的排序。這次他主動和我們提出要求,說希望第一場新書見面會,可以在自己的家鄉香港,然後可以的話,也希望不只服務到臺灣北部的讀者。所以我們這次,共會舉辦香港場、台北國際書展場、高雄場共三個場次,希望可以服務到更多的讀者們。

 

%e9%87%91%e5%8f%a5%e5%9c%96%e5%8d%a1-4

我很幸運自己可以是 Middle 的書的行銷,暢銷作家要能像他一樣毫無架子、為他人著想,實在不容易。其實從他的文字就能看出他是一個細心柔軟,但也非常直率去面對文字和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我想不只讀者,就連我也非常期待從一月底要開跑的實體活動,能讓更多人能直接感受到我們眼中的 Middle。也期待《等心息》,可以成為許多人心中出口的一本書。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