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交了新朋友(下)

(續上回)熟悉的一角,那跳飛機的七格子,與往常無異。夜風停歇,隱約聽到有水滴聲,滴答滴答的響。接著水滴聲開始變沉,聽起來像赤腳踩著路上的小水坑。

「一、二、三······五、六、七······」聽起來孤單、虛弱的話語,輕輕劃過我右耳邊。陌生的長髮在我眼前飄起,像沒樹幹的柳。空乏單薄的紙片小腿,單腳跳入飛機格子裡,水濺聲響起 ······

「你一個人嗎?」弟弟無意的問。長髮頓時停了下來,漣漪沉默著。

我從口袋拿出小米果,「可以一起玩嗎?」

4-2

「小巧手,丟石子。丟得遠,丟得近。單腳跳,七格子。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們一起跳飛機······」

三人的兒歌聲在後巷間,不斷環繞著。

5

夜色漸淡,好動紙片單腳停頓,長髮一抬頭,打了大哈欠。

「好睏,想回家睡了。」
「你也跟我們一樣從家裡偷跑出來玩嗎?」

長髮手指著格子。
「我在這裡與姐姐走丟了。」
「你姐姐長什麼樣子?要我們幫你找你姐姐嗎?」

「長得白白的,瘦瘦的。」
「輕輕的,長長的,比我的手還長。」

6

於是我、弟弟還有長髮在後巷各個角落找尋長髮口中所說的姐姐。從獅子口、郵箱筒、小偷出入的小窗、水管蓋,我們都找了一遍。

原來,那細長的身子躲在失眠老奶奶的鼻孔,垂垂欲墜,看起來像極了捨不得離開的鼻涕。

7

「姐姐,這是我認識的兩位朋友,剛才和我一起玩跳飛機呢。」

鼻孔中,臉被一頭短髮遮掩,無法任由想象,她伸出手,似乎向我示好。我摸了一下口袋,小米果還剩一顆。

「要來一起跳飛機嗎?」

8

遊戲結束後,我們相互道別。長髮挨著短髮,兩人表情還難以抓摸。天邊魚肚白,黎明的風吹拂,兩人輕飄飄的離開我們,離開飛機七格子,離開這神秘的後巷。

目送他們的離別時,弟弟轉向我,問道。

「她們倆是鬼嗎?」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