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紫乃《皇家賓館》:當性不再圓滿,就成了一種剝削

M3100003936361

「回家並不可怕,而是回到家之後,看到那樣的時間並不屬於自己的景象,令人害怕。」─《老師》

櫻木紫乃的短篇小說《皇家賓館》,以不同的時間軸,共同還原了在北海道釧路的一間愛情賓館,房門後的一層層的秘密與禁忌。以男女性事為題,讓櫻木紫乃在獲得直木賞,獲文壇矚目後,就被媒體貼上了「新官能派」的標籤。然而,從書頁中實際窺視這深鎖的女性世界,官能小說並不是最貼切的形容。

《皇家賓館》中的性,大都以女性為出發,就算是男性觀點,也是如同被去勢般的空殼存在。性在書中不再美好的想像連結,如同書中多次提到對賓館周遭地理環境─釧路濕原的描寫,如赤腳行走於北方冰冷大地,充滿冷竣而哀傷的氛圍。

 

▲ 上圖據說是書迷,從櫻木紫乃老家的賓館舊址(現已拆除),望下去的濕原景色,相當符合書裡的描述。

《今天開張》把性與宗教醜聞連結,自願被剝削的身體,意外尋得快樂的剎那,卻也墜入罪惡感的深淵,道德的淪喪遠不及罪惡感的撻伐,觀點非常震撼。《我在看星星》輕易就與電影《惡人》連結,帶有社會寫實的元素,親暱的賓館裝潢,讓老婦人的晚景顯得格外淒涼。《老師》中宛如被閹割的男性存在,扭轉了世俗觀點,普遍卻沉默的男性性哀傷,應獲更多的關注。

當性不再圓滿,就成了一種剝削,單純利益交換的身體,無法掩飾內心的不由衷,性淪落為嘆息中的失語、擁抱裡的孤獨。本書在感官及情節交待上並無清楚的陳述,相反的留下許多空白與想像空間,主角乍看要做出關鍵抉擇時,故事悄然休止。從頭到尾,櫻木紫乃並沒有打開這些賓館房間的鎖,相反的,她讓讀者越看越模糊,在心中結上一層濛濛的霜。

▲ 櫻木紫乃(左)的《皇家賓館》,憑藉著取材自父母在北海道釧路開設的賓館,拿下2013年的直木賞。

 

個人心中排名:

今天開張>我在看星星>泡泡浴>老師>禮品>快門時機>情趣員

 

文/哈v

電影 閱讀 旅行 生活

更多書評,請至 C’est 哈 Vie! 生活誌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