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又67天》原來六小時的距離就是遠方

以前老是認為超過 20 歲就算大人了,可以很勇敢、很獨立,不過到機場後發現「自己真的是獨自一人了阿!」的瞬間,22 歲又 67 天的我在 9000 公里的未知面前變得好渺小。緊緊握著手中的登機證,反覆確認時間、位置和目的地,好像這些能掌握的已知才能讓我安心一點,然後反覆告訴自己,我終於要去比利時了。

抵達維也納機場晚上六點半的天空,亮的我好不習慣

從香港飛往維也納轉機的飛機上,我身旁坐了一個香港女孩,一看到我的護照,便馬上從英文切換成中文模式和我聊天。「我前幾個禮拜才和朋友去台北玩!還買了你們的鳳梨酥還是什麼酥的特產回去哈哈哈」「那你接下來要去哪裡呀?」「我嗎?去英國。你呢?」「我要去比利時當六個月的交換學生。」就這樣在看電影、吃、睡和上廁所的無限反覆中,穿插和 Jennifer 的對話,坐飛機好像也沒那麼無聊了。下飛機之前我問她,「可以拍一張妳的照片嗎?因為妳是今天一整天和我講最多話的人。」她驚訝了一下,笑著說,「要拍就兩個人一起拍,只拍我幹嘛?」最後還互相交換了 e-mail。那一天原本滿到快溢出來的緊張和擔心,因為有 Jennifer ,現在回想起來,反而變得可愛許多。

Zaventem 車站附近

坐火車往我住的城市- Leuven 的路上

拖著兩個行李箱,要待在陌生的城市六個月,卻連落腳處都還沒確定(當時只在心裡默默祈求不要睡公園 XD),第一個禮拜只能在街上搜尋 te huur 的標誌(荷語類似出租中的意思),連絡房東,到處看房。台灣快比利時六個小時,比利時中午艷陽高照時,台灣已經是晚餐時間;晚上六、七點的晚餐時間,台灣的人們卻已是陷入和床的纏綿繾綣、進入香甜夢鄉。半天的時差,讓我在前一個禮拜的晚上都早早入睡。時差和找房的奔波讓身體感到疲憊,過了晚上八點後,整座城市也好像只剩我一個人。盧廣仲說,愛人不在身邊就叫遠方,那時我才發覺,讓我感受到和熟悉的人們日夜顛倒的遠方,原來只要六小時就夠了。

好的,最後送上盧廣仲的大人中向自己精神喊話,也給看到這篇文章的你。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Culture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