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大支:不是大的打贏小,而是快的打贏慢

%e6%a1%83%e5%9c%92%e9%90%b5%e7%8e%ab%e7%91%b0%e6%8e%a1%e8%a8%aa%e5%81%b4%e6%8b%8d_9513

台灣嘻哈音樂從 90 年代初期,羅百吉、豬頭皮等人實驗性質的嘗試開始,至今已逐漸建立起自己的場景與風格。饒舌歌手大支算是台灣嘻哈音樂的拓荒者之一,當年他與 MC Hot Dog 組成大馬戲團音樂工作室,批判當時的歌壇現象,投下一顆震撼彈,之後更成立「人人有功練」嘻哈饒舌工作室,大家都尊稱他為「校長」,培育了像是 BR、小人、熊仔這些優秀新生代。

「第一次聽到嘻哈音樂的時候,是聽到 L.A. Boyz、羅百吉啊,甚至在早之前還有豬頭皮,但,那時候還沒有專心認真去聽這種音樂。」念書時期曾是運動選手的大支,一直到再長大一點,才從《舞曲大帝國》合輯裡面聽到嘻哈音樂,「好像是真的我喜歡的音樂。」後來認識茶米、J.WU 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開始一起認真表演、創作。

「那是比較草創的時期,玩的人也沒有那麼多,比較難去互相激盪,也只能聽國外的作品,開始只是想辦法讓歌詞有押韻、對拍。」當時相關的中文嘻哈創作與資源相當稀少,幾乎是無過往的案例可循,但等於也是少了一些包袱,大支與同好更能夠大膽的嘗試,慢慢研發出各種饒舌技巧,也讓這個外來風格逐漸在地化。

大支不久即在主流唱片公司發行了首張專輯《舌粲蓮花》,內容充滿挑釁的文字遊戲,收錄〈台灣 SONG〉這首充滿政治意識的作品,敢說敢言,也讓大支開始受到媒體矚目。

「找回音樂對自己的意義。」

沒想到下一張作品卻相隔九年才發行,中間曾跑去當音樂節目主持人,甚至跟中國饒舌歌手互相 diss,也因為政治立場被封殺一陣子,於是大支重新思考新生活。

所幸這段時期的人生歷練,完全呈現在作品之中,交出的第二張專輯《人》,整體內斂成熟許多。除了批判各種社會各種亂象,也增添了人文關懷,同名主打歌甚至找來達賴喇嘛加持,「開始接觸到宗教、流浪動物,體悟到身為人的意義,生命是不是應該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之後吃素的大支將佛法「苦、集、滅、道」與台灣獨立運動先鋒鄭南榕的頭像,分別刺在左右手上,相較過去的「虛華歲月」,已清楚地表示他所信仰的理念,饒舌成為一種傳達訊息的工具。

而大支的歌詞從國語、台語到英語都有出現,「唱英文主要還是在嘗試,我覺得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會覺得無聊,所以才會想說要挑戰自己。」他進一步解釋如何使用作品的語言,主要還是取決於歌曲的主題,然後核心要言之有物,「中文的話是比較好講一些事情。但台語才算是我的母語啦,台語的話比較會用來講一些生活周遭發生的事情。」大支預計打算推出一張全台語的饒舌專輯,目前已集結了不少曲子。

「世界現在不是大的打贏小,而是快的打贏慢。」近年的新作《不聽》又更上一層樓,歌詞的批判力道依舊強烈。上一張專輯找來達賴喇嘛助陣不稀奇,這次大支又與一堆大明星合作,從 DJ Premier、Nas  到陳珊妮、戴佩妮,再度讓人驚嚇的陣容,替這張專輯加了不少分數。

至於大支怎麼看待像是 BR、小人、熊仔這些饒舌新秀?「我覺得本質上都還蠻像的,饒舌歌手總是有很多話想說,像是熊仔都有超多想法。」風格越多元就表示這個市場越來越成熟,大支也會將寶貴經驗傳承給他們。

「接下來有蠻多計畫的,現在會想要做一些跨界合作。」大支表示未來人人有功練旗下的饒舌歌手會做更多嘗試,甚至打算做亞洲嘻哈高峰會,彼此互相交流合作,他期許台灣饒舌市場將來可以越做越大。

2016桃園鐵玫瑰音樂展

《顛覆的時代─新創作音樂展》
➡️展覽日期 : 09 月 13 日至 10 月 09 日 (每週一休館) 09:00-17:00
➡️展覽地點 : 桃園展演中心(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 1188 號 1 樓)
➡️收費標準 : 免費入場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nterview 訪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