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滅火器:我們想要當一個有溫度的人

14066479_1050215771698223_1840224777337710125_o

當年龐克音樂於英美衝撞出的火花,台灣在滅火器的助燃下反倒越燒越烈,他們將龐克精神鼓吹的反威權,以及對國家現況的反動,轉化成一股引導社會向前的正面力量。而為太陽花學運創作的〈島嶼天光〉,已成為台灣民主進程的代表曲目之一,提醒勇敢的台灣人追求民主價值何其重要,更獲得第 26 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殊榮。

 

出道至今想做的事從未改變

 

來自高雄的滅火器,除了鼓手吳迪,主唱楊大正、吉他手鄭宇辰及貝斯手陳敬元是高中同學,從 2000 年開始玩團可說奮鬥了好久。如今演出場場爆滿的他們,過去也曾有段困頓的日子,「當現實跟理想在拉扯時,興趣決定了一切,即使沒飯吃也要想辦法或做其他工作讓樂團持續運作。」現在大正回想,反倒覺得是美好回憶:「我可以很理直氣壯的說,這十六年來我們想做的事情都沒有改變過,做我們覺得是對的事,開心是最重要的。」畢竟他們對創作的態度是誠實取自於生活,「玩音樂還是要以自己舒服跟快樂為主,因為生活會改變,不可能一直在龐克的框架之下,而是生命歷程轉化到哪裡,自然的呈現出來。」

 

龐克音樂在地化

 

今年發行第四張專輯《REBORN》,自省意味濃厚的開場曲〈基隆路〉依舊爽快直直撞,吐出滿腹委屈苦水。過往不少台灣龐克皆存在著國外樂團的影子,但滅火器不論是歌詞意境及音樂風格,可說在地化得相當成功,與這世代產生極大的共鳴。

 

問及當初為創作所做的嘗試,宇辰:「剛玩音樂一定會練喜歡的樂團,當時間過去一定會有所成長、成為你的經驗,累積起來變成自己的東西,才是真正創作的開始。」吳迪跟敬元的觀點相近:「聽更多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或不一樣的音樂才會有些突破,聽久了自然會內化。」

 

提到歌詞方面,滅火器在國、台甚至英語皆有創作,關於語言之間的轉換與作品的關係,大正說道:「我會預設一個畫面感,也許是明亮的,閉上眼睛會出現。不預設用什麼語言,順著感覺走。這幾年確實寫比較多台語歌,已經是反射並非刻意。」

 

從龐克頭叛逆少年到凱道表演

 

做為台灣第一個在總統就職典禮演唱的龐克樂團,被質疑跟當權者走得太近,背離所謂「龐克精神」這點,滅火器對此覺得沒什麼好規避的,他們依舊會用音樂繼續批判,「希望提醒新政府要當人民的政府,我們是站在人民這邊,不是政權那邊。」從學運開始他們的立場始終不變,如今只是贏回真理罷了。

 

初嘗成功果實的滅火器,態度相當謙虛,「成功的定義每個人都不一樣,別人怎麼看待我們沒有很重要,而是在每個人生階段不斷進步,讓自己變得更好、把身邊的人照顧好更重要。」喜歡打棒球的他們拿運動員作比喻,「即使是一位不起眼的球員,只要能穩定出賽就是成功,督促自己、努力不懈,跟我們某些層面是類似的。」

 

持續做很棒的事

 

去年滅火器決定離開老東家,自組「火氣音樂」,他們期許自己,「做很棒的事、做會感動的事、做可以帶給別人力量的事,很多時候這些並不是商業上可以回收的。」近年唱片產業已逐年衰退,而滅火器除了專輯銷售之外,有何特別經營之道?「如果只想著賺錢的話,會讓人絕望」、「但如果你一直做很棒的事情,上天也不會斷你路,時常也會給你驚喜,讓你公司下個月不會虧損。」這何嘗不是一種龐克精神對抗資本主義的思想,畢竟音樂的力量本來就不適用金錢來衡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6桃園鐵玫瑰音樂展
《顛覆的時代─新創作音樂展》
➡️展覽日期 : 09月13日至10月09日 (每週一休館) 09:00-17:00
➡️展覽地點 : 桃園展演中心(桃園市桃園區中正路1188號1樓)
➡️收費標準 : 免費入場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nterview 訪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