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薩的時與光

 

在拉薩幾日,沒有有特別安排的行程。在八墩街上溜達,宗角祿康公園乘涼,寺院裡逗狗,和遇見的小孩兒微笑招呼。

每個清晨,拉薩在誦經聲和燃起的煙霧中醒來。大昭寺廣場上,信眾已經開始磕著長頭,匍匐在這片土地上。

早上八點之前,遊客未至,這裡是屬於拉薩人的。

八墩街上,湧動的人流裡全是一張張虔誠的臉。手中的經筒轉著,口中的經文呢喃著,煙霧繚繞中,有一種切近有又疏遠的距離。

我跟著人群在八墩街晃蕩。圍繞著大昭寺,路過瑪吉阿米,遞些零錢給磕長頭的朝拜者,偶爾鑽進無人的小巷子裡捏幾張底片,然後在遊客漫布前離開。

 

一個城市的美好,一定是生活在這裡的人身上自帶的光芒。

在拉薩,路遇的一切都是善意而溫暖的。和每一個路人眼神相撞之後,必定會再迎來一個大大的微笑。我從沒遇到傳聞中抱腿向遊客要錢的孩子。在八墩街上,有很多磕長頭的小孩。我有時微笑著駐足看他們,回應的也是一個天真又略帶靦腆的微笑,眼神無比清澈。我才拿起相機,他們就開始對著鏡頭做鬼臉,我們的所有的交流裡都沒有涉及到錢。只是一個微笑和片刻遊戲。然而我並不覺得,他們比我們匱乏。

中午的拉薩,陽光太盛。躲進公園的陰涼裡,買了魚食投餵湖中的大魚。遠處一個很小的孩子依偎在母親懷中,在一棵大樹下吃東西,畫面極其溫馨。我剛剛走近,小孩就開始指著我笑。我靠近和他們聊天,我們誰都聽不懂彼此的無語,但又幾乎無礙交流。我問他們可不可也拍照,母親和孩子欣然同意,一同對著鏡頭露出笑臉,一張底片裡留下了他們的樣子。

來拉薩之前,立了個心願,要找座人少的寺廟聽誦經,終於在色拉寺實現。下午四點辯經剛剛結束,僧人們開始圍坐一起,燃香誦經。

辯經場裡,圍觀的遊客依然密密麻麻,我刻意將自己隔離,離開人群,坐在辯經場之外聽圍牆那邊傳出的誦經聲。聲音時大時小,曲調起伏不定,自己完全不明白這些經文的意思。只是在那樣的環境裡,整個人覺得各外安寧。

晃晃蕩盪,時間便在拉薩的陽光裡融化掉,我相信一切十分美好的,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但一顆赤誠之心總會被這個世界的善意擁抱。我願繼續迷信怀揣善意的人,也不會遇人不淑。

 

899_副本

906_副本

909_副本

910_副本

914_副本

916_副本

932_副本

944_副本

965_副本

1005_副本

1006_副本

1007_副本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