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固》人生最美麗的風景,名為「夢想」

(2015/12/22夢境紀錄)

眼前的少女用極盡平淡的語氣說:『我殺了一個人。』

我不自然的連咳兩聲,為掩飾因吃驚而隱隱發抖的全身,少女似乎看穿了我的恐懼,
她將原本掛在自己脖子上的圍巾遞給我:『妳好像很冷,圍著這個會好一點。』
我雙手接下這條有著黑白相間花紋的圍巾,同時冷汗浸濕了我的整個背部。

室內靜的嚇人,只剩老舊電扇轉動的聲響,我勉強擠出親切的笑容:『可以和我說說,妳背後的具體動機嗎?』少女沈思了一會兒:『因為她把我變成了無趣的人。』這個理由實在太荒謬!

 

清了清喉嚨,我說:『沒有誰可以真的改變妳,只有自己可以改變自己,是妳讓自己變得無趣,難不成妳要殺了自己?』少女點點頭,伸出右手指著我:『所以我把你殺了。』

定眼一看才發現,少女竟與自己有幾分神似。

photo-1425342605259-25d80e320565

或許因為提到時,常帶著一股感傷,所幸就少提了,後期甚至連心裡想到都覺得難受。

「別和我談夢想,早戒了」

活過六七歲的童言童語、十七八歲的青春熱血、二十多歲的燦爛美好,本是該距離夢想越來越近的年紀,不知為何竟越來越遙遙無期。「夢想」漸漸成為了一顆觸不可及卻扎根於靈魂深處的向日葵種子,心底的土壤在經歷社會化後變得乾燥龜裂,四周圍長滿了耐旱且無需多加照料的仙人掌,渾身是刺,如同現在的我們。

很長一段時間,我非常不快樂,受困於母親的期待之中,她一直強烈希望我大學畢業後能夠出國念個碩士(博士當然更好),然後排斥所有關於我憧憬的未來,她總覺得我太不食人間煙火了。曾經我也認為自己毫無選擇,必定也必須走一條看似平坦卻索然無味的路途。

今年的五月初,收到美國研究所的錄取通知信,我哭了,卻非喜極而泣,而是那一瞬間,我認為自己或許真的要遠離所喜愛的目標。與日俱增的壓力和難受,我遊走分崩離析的邊緣,怨恨自己之於世界的渺小,也無奈的乾脆放棄一切的熱烈。

(中間激烈的過程就不多加贅述)

所以後來,我徒手打壞了所有關於我媽對我的美好盼望,走上了一條以為不會有機會體驗的人生旅程,因為我明白,帶著「勇敢」和「堅強」,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是困難,但同時多麽令人快樂且充滿朝氣。

 

夢想是什麼?
夢想就是一種讓你感到堅持就是幸福的東西。-《海闊天空》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Commercial Film 廣告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