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海,流亡自由

中國獨立紀錄片導演,黃文海,此次在「接地氣,嗎?」展出《我們》與《殼》兩件錄像作品,以及多本由傾向出版社出版之書籍,其中不乏對黃文海生命關注有重大影響者。2013 年,黃文海在香港大學的資助下,採訪了幾位當代遊離於體制與市場外中國重要的獨立紀錄片導演,而這項研究近期將由傾向出版社出版,書名將訂為《放逐的凝視─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

「接地氣,嗎?」黃文海展區

「接地氣,嗎?」黃文海展區

《我們》海報

《我們》海報

2008 年黃文海導演作品《我們》獲第 65 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評委會特別獎。2010 年黃文海自威尼斯影展返回中國,隨即便連人帶硬碟地被國內安全保衛帶走。釋放後黃文海搬離北京,一度藏身於寺廟,至今移居香港。

殼-1

殼-2

作品《殼》紀錄造價 1,000 萬歐元船隻在中國的製作過程。船艙的精密儀器來自歐洲,但中國造船廠所負責的卻是最驚人的工作──船隻外殻的銲接與安裝。影片中上千名的中國工人被分別被放在一個個的容器中工作。在幾乎封閉的空間裡,夏季溫度高達 40 度以上,但工人除了得配戴安全帽與防護鏡之外,還得穿著厚重的工作服,有時出現漏氣事故,工人會像烤鴨般被活活燒死。

高分貝的工事噪音,火光四射的焊接火花,濃烈嗆鼻的煙霧,令人窒息的暗黑空間,使黃文海在拍攝過程對時間的感知幾近是凝固,他試圖將這現場實況原汁重現在觀眾面前,黃文海說道:「之前觀眾在這件作品獨立放映的空間,視聽被強烈轟擊的狀態下,總會痛苦地誤以為作品長度可能接近一小時。」事實上《殼》的長度只有12分鐘,而觀眾也只感受到影片中令人極欲擺脫的視聽覺痛苦,但影片中的工人卻還得承受觸覺、嗅覺與身體的極度不適,並且一受就是12小時,而非12分鐘。

在世界工廠的光環下,中國工業貌似強大,其實卻既脆弱又危險

在世界工廠的光環下,中國工業貌似強大,其實卻既脆弱又危險

殼-4

接地氣,嗎?Local Enough?

2016.08.12 —2016.09.04

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Taipei Artist Village Barry Room

參展藝術家Artists

黃文海  Wenhai HUANG、韋雷娜・伊塞爾 Verena ISSEL、金芝嬉 Jihee KIM、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片岡純也X岩竹理恵、卡爾‧范‧拉爾 Karel van LAERE、劉 陽 Yang LIU、走路草農藝團(陳漢聲、李冠宜、劉星佑) Walking grass agriculture(Han-Sheng CHEN, Kuan-Yi LEE, Shing-You LIU)

策展人 Curator:沈菲比 Phebea Chun-yi SHEN

黃文海的關鍵字:流放、紮根、自由  Keywords of Wenhai Huang:exile, rooted, freedom

黃文海的關鍵字:流放、紮根、自由  Keywords of Wenhai Huang:exile, rooted, freed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