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好的讀物〉開箱!一本八卦誌厚度的文獻

AB2439_The-Happy-Reader-Issue-7-299

羅馬,4月,中央火車站。基於周末的關系,羅馬平靜的路況讓我早到車站許多。「但這並不是安全的地方。」大部分的旅人都曾如此勸說。所以,我得趕緊「入閘」。因為多得意大利當局的保安措施,手持車票人士方可進入月台,所以這樣一來,月台與等候區才有了一層的隔離。可是,當我想到待會兒數小時的車程並無消遣方式的時候,便朝書攤的方向去,想著應該可以找到一本擁有「八卦誌厚度」卻可長知識的讀物。但始終未果。

《Times》、《Bloomberg》都不錯,但就是沒有什麼收藏的價值。《The Happy Reader》就不同了。不曉得是在什麼機緣下得知這本刊物的出版,或許是因為其價格的低廉被吸引,又或許是其版面設計乃來自《Fantastic Man》創辦人的 Jop 和 Gert。當第一期,2014年冬季號,以 3 英鎊的價格(加上免郵費的狀況)到達我手中,「大表哥」Dan Stevens 的採訪,是我首先讀完並感到該雜志對人物選擇的敬佩。因為這位《Downton Abbey》的演員不僅是個愛書人,也曾經在 2012 年擔任英國布克獎的評審。絕對不是個花瓶!

AB2439_The-Happy-Reader-Issue-7-300

夏季號,自然與海邊有關。但是主編就覺得海邊閱讀其實是非常狼狽的,反而覺得隻要有自然的「水」景觀就好了。

AB2439_The-Happy-Reader-Issue-7-303

玫瑰~玫瑰~是伍爾夫的著作《戴洛維夫人》中出現過的許多花卉種類之一。

而后,《The Happy Reader》讓我認識到音樂頑童 Grimes——也讓我愛上她的專輯《Art Angels》;喜劇之王 Aziz Ansari —— 他的暢銷著作《Modern Love》以及電視劇《Master of None》是現代經典;長青偶像 Ethan Hawke —— 也是時候閱讀他的新作《Rules of a Knight》等等的採訪文,都能花上長時間來閱讀,即便那隻是 Q&A 而已。當然,《The Happy Reader》雜志另一半的內容則出版社的「廣告」頁,以不同的方式:時裝、攝影、游記等來推廣一本旗下名著作,堪稱一絕。

AB2439_The-Happy-Reader-Issue-7-301

策展大師 Hans Ulrich Obrist 推薦了9本今夏的閱讀書單中,共有4本出版於2015-16年。

2016 年的夏季號,不變的價格,不變的內、排版風格,再次讓我遺憾不能在北上的火車內閱讀。因為封面人物,策展大師 Hans Ulrich Obrist (簡稱 HUO),不僅是我學習策展課程是最常被提及的「閱讀書單」作者,也是現任英國蛇形藝廊的藝術總監,創造出每一年 120 萬人次到訪的記錄。所以如果你正是國內正火熱地崛起的「策展」領域的一份子,或對「策展人」感到好奇,HUO 的這一席的採訪文則又揭開了業界幕后不少的玄機,且透露作為策展人該有的「閱讀」習性——「我從不丟掉任何書。我太愛書了,但我會送走一些。」——甚至還成為了其他藝術家的媒介呢!

更多《The Happy Reader》有關 , 可按此了解。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esign 設計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