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的進擊之路!金馬獎導演:「我不在乎做得少,只在乎做得久。」

一部關於台灣街舞文化的紀錄片《街舞狂潮》,交織出兩個世代對街舞運動的熱情與執著,是新銳導演蘇哲賢為街舞運動提供正面形象的優質影片。當時在 2010 年上映的這部紀錄片,於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皆有院線播映,不僅創下 4.2 觀眾滿意度,也奪得 2010 年第 47 屆金馬獎最佳紀錄長片,更於隔年在香港上映。

在台灣,一般觀眾對於紀錄片或是國片的消費意願較不高,為了吸引人更多人進電影院觀看《街舞狂潮》,蘇哲賢除了透過發行公司(主要負責線上宣傳,包含新聞、電視節目、廣播節目、電視廣告與雜誌等)及製作公司(負責線下宣傳,包含書店、藝文空間講座與派對)鋪天蓋地的宣傳配合外,也透過西門町快閃活動等方式,密集地在上映前兩個月極力推廣電影訊息。

事實上,《街舞狂潮》這部紀綠片前後耗時 3 年完成,全長 80 分鐘的影像分散在 1 百個工作天拍攝,等於一天產出的影片不到1分鐘,蘇哲賢表示,「長時間拍攝下來,拍攝者基本上已經跟被攝者成為好友,而他們的生活也是電影的一部分。」紀錄片的影像語言屬於「近身貼拍」,用蘇哲賢的說法就像是「貼近暴風圈」,「觀眾會覺得我和主角有精神上連結,而生命當中總會有那戲劇性的一刻,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那些事情挖掘出來。」

紀錄片派別分析 東西方哲學大不同

蘇哲賢解釋,紀錄片可以分為兩種,一是觀察式紀錄片(Observational Documentary),二是詩歌式記錄片(Poetic Documentary)。觀察式紀錄片強調影片應一如鏡像般真實反映對象,追求純粹客觀的「直接電影」,對於攝影者與器材有全不在場之假裝,但也由於放棄了解說、字幕,導致影像的表達容易流於冗長而沉悶。至於詩歌式紀錄片則不強調敘事,也不刻意連貫剪輯,而是以抒情、暗喻、華麗的影音呈現,並刻意忽略傳統敘事方式與特定的時空背景,代表作為伊文思(Joris Ivens)的《雨》(Rain)。不過,「大部分有在院線上映的紀錄片,都介於這兩者中間。」

他接著說,「在影像產製的過程中,東西方的哲學思想大不相同。」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曾說過,「比起以我的存在為中心來思考世界,如果以世界為中心來思考,而將我視為其中的一部分,就會有 180 度的差異。如果前者是西洋的,後者是東洋的,無疑地我屬於後者。」偏向東方哲學的導演,習慣把自己放得很小,並且推崇侯孝賢導演所說的「天地有情」。所謂的「天地有情」是指作品與感情原已內含在世界之中,創作者不過將之呈現給觀眾看而已。不過,「天地有情」不太存在於歐美電影(除了希臘電影),反而很重視觀眾的視角與位置,並且給予視覺刺激。

蘇哲賢表示,「但也有另一派系的電影不屬於這兩者,而是告訴觀眾鏡頭的存在,強調自己主體的存在,並將之成為系統或符號。這在東亞電影團隊中是不被允許的,尤其很少出現在商業體系。台灣製作團隊通常處於天平兩端,要不非常天地有情或是著重給予刺激。」

C

影片推薦:進擊之路

今(2016)年 10 月底,蘇哲賢的另一作品《進擊之路》即將上映,其屬於散文體的紀錄長片,將於台北、高雄兩地播映,他笑說:「有人問我怎麼院線越做越少,但我覺得我不在乎少,只在乎做得久。《進擊之路》跟《街舞狂潮》比起來,鏡頭數從 1 千多個銳減到 3 百個,我們希望來的人有較強的閱讀主體性,透過凝視的鏡頭去理解影視內容,同時也呈現出直視現實的效果。」蘇哲賢用 3 年的光陰探究更深層的真相,也進一步帶觀眾理解轉型正義的真義。

D

E
蘇哲賢(James):蔓菲聯爾創意製作 / 導演(金馬獎作品解析&影視製作流程) James 執導的首部紀錄長片《街舞狂潮》曾獲第 47 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成為該獎項最年輕的獲獎導演,《進擊之路》為其第二部紀錄長片,2016 年秋天將於台灣院線發行。James 現為蔓菲聯爾創意製作有限公司導演,公司負責人為知名導演王育麟,蔓菲聯爾創意製作是一家製作電影、紀錄片、電視(包括視頻網路劇等)作品並投入廣告攝製的專業影視製作公司,其作品《父後七日》與《龍飛鳳舞》皆曾榮獲金馬獎、香港金像獎等各大國際獎項肯定。
(撰文/周怡伶 圖片提供/蘇哲賢)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