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的忘憂森林

在學習繪畫的過程裡,多半會先從畫自己的手或腳開始,用色筆描繪輪廓,接著再填滿它。過了好些年,小手慢慢長成大手,掌紋從揪一團兒到密密麻麻,探討著感情何時會開花結果,事業何時才會飛黃騰達,身體健康甚至無病無害吃百二。直到再次拿起了畫筆,再次描繪自己的大手,掌紋如曼陀羅般,圈圈繞繞,從外畫到內,卻留了一草原,花香四溢,只是不知誰來停歇?

FullSizeRender 56

繼續讀著手邊的「單車失竊記」。幼時的回憶,遺失又尋獲的幸福牌腳踏車。當兵的記憶,跟著老兵打開底下的防空洞,穿過地道,游進漫無邊際的大海中。有人開始捕抓山川峻嶺裡的美麗蝴蝶做成標本販售,旁人紛相走告,起而效尤。直到收集標本狂熱不再,才停止摘下那血腥的美麗飛舞。

10402434_10204372651662741_8346026424779828119_n

剛畫上的邊際,似乎有隻蝴蝶悄悄地走進,探頭探腦,牠怕自己再次踏入捕蝶人的陷阱裡,踏上黃泉路。掌中停泊一隻蝴蝶,亦步亦趨,卻遇見在越戰時期載運深山林木的大象亡魂,談論著自己走失的家人,駝在身上欲死的傳令兵。蝴蝶睜開無血色的雙眸,揮動翅膀,訴說自己如何躲避捕蝶人之陷阱。想阻止身邊的同伴奔進腥風血雨裡,身旁的同伴卻瞧不見牠疾振翅膀的模樣。直至與溪邊的你相遇,才知自己早已失去了生命,許久許久。

thumb_IMG_1230_1024

很多時候的未完待續,都是等待著…..用畫來做讀後感,文字幻化成美麗的圖案飛舞著。

『單車失竊記』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3445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