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代需要的工作室,不是空間,而是情誼

文|張玉音

也許所有的藝術家都會記得那個尚未踏出校園,前社會化的校園工作室,也許擠在某教授的研究室,以畫架區隔著使用空間,回過頭即是陪伴青春的臉孔,可闊論著學院、藝術界的靠北,嚴肅點,互評彼此的作品,即便前途或許晦澀,但有伴的跌撞好像從來都沒那麼痛。離開校園後,可能在都市的邊陲遍尋到廠房般的個人工作室,空間的確是大了,技巧與思考的確是成熟了,但那個同儕相互吐槽、吆喝到屋頂喝酒的日子,成為霧般更濃烈的鄉愁。

被戲稱為藝術家工作室「帝寶」的「空場 Polymer」邁入兩周年,細究空場的帝寶配備,與其說是硬體,更珍貴的是其「軟體」,或者說,它重新繪出藝術家離校後對於人際緊密聯繫、社團情誼般的需求。從今年初舉辦「UP26 震在藝起賑災義賣會」,整個空場開始動起來,做木工、釘展牆,熱血大爆炸的像是畢業展的前夕,只為了為這 106 件響應捐款的藝術家作品有更好的呈現,新任負責人黃偉倫回憶「這個活動的發起成功激發成員正向的力量,和原本就存在的凝聚力,為了這個善意的計畫,大家同步衝刺,有感受到空場的心臟又重新跳動起來。」而在「Hold On 2.0 空場藝術聚落兩週年」年度開放工作室計畫中,除了與貓飯音樂(Meow Found Music)重探電子音樂與展示形式的革新派對概念,更不時看到新任總監的王咏琳企畫風格的添入,如「空場快打旋風桌球賽」、「台語當代藝術評論大賽」,企圖裂解藝術菁英、艱澀化的位階,以一更親民的語言和姿態呈現藝術家也是「金促咪」的調性。選擇策展人王咏琳的加入,黃偉倫認為空場缺乏的是整合大家力量與統合企畫的人,那單靠過去的行政模式更是難以運作,她一起加入團隊規劃大方向,也幫行政建議更多 SOP 的處理細節,從年初至今可明顯觀察空場活動個性與節奏的清晰化,以及計畫拓樸出的格局也更加深化。

今年從下圭柔山工作室(使用八年)搬遷到空場的藝術家蔡宜儒表示,過去在下圭柔與其他同伴們結的緣份丶以及在那種類荒野環境上創作的點滴滋味,是深刻難忘的,但由於隔間建材的有限較易彼此干擾,空場相對提供比較能獨處與沉澱的空間,其組織性與跨領域資源的整合,對於以平面創作創作為主,需要獨處時光的他而言的功能性未必那麼強烈,但他評估若是創作媒材多元的創作者,應能在空場尋覓到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新加入的策展人葉佳蓉也表示空場(如其英文 Polymer 聚合物)的建立,即是希望促成不同領域的交流,進而達到活絡藝文想像的效果,兩年間,空場確實也實質促成不少藝術家橫向合作的可能。

成員近期的臉書是被 tag 在空場每周舉辦瑜珈課的照片,也許一處藝術工作室聚落最迷人的,始終是讓成員回到家庭、校園的情誼狀態,那個能同步悲、喜分享生活的時刻。

IMG_0586

空場藝術聚落兩週年「空場快打旋風桌球賽」。(黃偉倫提供)

IMG_9964

空場藝術聚落兩週年「台語當代藝術評論大賽」。(黃偉倫提供)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