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性,歡愉

41911

如今鄙視自己過去一切愚昧,耳邊高分貝的刺耳持續穿透,幾個月前是多麼自傲於就快要將一切翻盤,卻採取一個無法再次回頭的方法,事後總認為失策,第一個念頭卻又洄游躁動起來提醒著自己,是對方先亮出武器甚至刀柄已抵向我,始終無法忘卻那對於他是高潮的秀,我是困於其中使力卻無法掙脫的,當下的決心是在我再次獲得生命後必須加倍還諸於其!

如今鄙視自己過去一切愚昧,受催眠期間我賣了自己,又在推他落崖後忘了低下頭多看一眼自以為一切將不再後,他受惡魔眷顧被惡魔生出的枝抓了一把,再次攀上。碰見時,驚詫的是他一個淺笑即撇頭離去,身後隨著他的更是自己的過去_卻又不太相似的容貌,在街尾他為他們戴上兔耳。

唱盤持續,並非是她的低鳴。而隨著血液的他們蔓延再蔓延,攀至那處交會後是我最期待的。我的宇宙中,最喜歡看著白日夢中的他們,夢遊著。

泡泡之間都是一個獨立的區塊,論價值觀或一切獨自擁有的而互不相干。前方是他們即將融入的巨大泡泡,將思想同化後,卻是不認同的歸屬感,省略過後,總是怕那微弱的訊號偵測後期望著我身外這片。欣賞他們各自獨立的在夢中遊玩,卻總在專注時刻戳向我,不是不願共享,而是一股無法言喻的顧慮_歡愉卻隨時都在深淵裡,渴望卻又顧慮過多而無能領人進入泡泡之中,歡愉s。

像他們在毒品之間,期盼著人相伴,善念才伴隨而來的逼退,對比著最初睥睨過的巨大那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