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盧貝松的《碧海藍天》:大寫浩瀚的藍色(Le grand bleu)

「你知道當遇到美人魚的時候該做些什麼嗎?」
1988 年 5 月 11 號,盧貝松的《碧海藍天》,在法國上映,2008 年 11 月,《碧海藍天》又再度將在台灣金馬影展播映,20 年了,那片蔚藍的大海還沒將我們遺忘。《碧海藍天》上映時,我甚至還沒出生,對普羅大眾來說,盧貝松的電影是《終極殺陣》、《終極追殺令》這類的商業動作片,對於《碧海藍天》這部早期作品則鮮少人關注。改編自盧貝松童年生活與自由潛水家 Jacques Mayol 真實生平的《碧海藍天》,充滿了對大海的愛慕與幻想,我訝異於所知道的盧貝松,原來他如此純真,就像電影裡的 Jacques 一般,是個還沒長大的小男孩。
111056
盧貝松童年曾在希臘以及前南斯拉夫海岸生活,因為父母是潛水器材教練,他從小就習慣暢游於這片藍色深海中,電影開頭的黑白畫面猶如回溯自己的記憶一般,一群男孩比賽誰能拿到水底的金幣,不僅道出盧貝松的童年也帶出《碧海藍天》之後的劇情發展。十七歲之前,盧貝松的願望就是當一個研究海豚的海洋生物學家,直到在潛水時出了意外,使他無法再回到大海的懷抱。百般聊賴的他,發現了電影可以結合各種不同的興趣,於是投身電影工作行列,將海洋的熱情投射到他所拍攝的電影裡。十六歲時,因為看了關於自由潛水紀錄保持人 Jacques Mayol 的紀錄影片,Jacques 成了小盧貝松的英雄,在拍攝碧海藍天之前,當兵的空檔,他也曾拍過關於潛水夫遇見美人魚,最後決定跟隨她的短片,也就是片中男主角 Jacques 對 Johana 說的那個故事。
Besson_Mayol

盧貝松與Jacques Mayol

《碧海藍天》是他第三部長片,也是一部自傳性質電影,和他其他商業作品完全不同,赤子之心由內而外散發得淋漓盡致,理想化的情節,富感情的畫面經營,尤其在處理海豚與男主角 Jacques 的關係上,那種曖昧的情感,不禁讓人懷疑,他真正的女朋友是女主角 Johana 還是海豚,雖然這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卻有很多地方和盧貝松本身的生命經歷結合,男主角不是真的 Jacques Mayol,反倒像盧貝松自己。

034

電影飽滿著形而上的感受,重點不是劇情發展,盧貝松是想叫我們好好看這美麗的大海,他所愛的地方。盧貝松本人對於電影抱持的信念是:「電影不是什麼能拯救人的靈藥,只是一劑阿斯匹靈。」

他承認自己對電影經典作品並不熟悉,但他非常珍視童年回憶,並認為大家都該多正視自己的童年,將記憶內化,保有你的童年記憶比保有赤子之心更重要,盧貝松也十分讚賞英國的兒童文學,如愛莉絲夢遊仙境、彼得潘,甚至維尼熊、彼得兔,他說這些作品是獨一無二的,不是賣錢而想出的點子,是作者將本身的夢想轉述成文字或圖像而成,如同他在《碧海藍天》裡所做的。

他創造了屬於他的兒童文學,更加貼近與自然母體的對話、合一,也看得出他自己的迷惘,盧貝松第一個孩子 Juliette 在 1987 年出生,片中 Jacques 對於 Johana 肚子裡的新生命,感到焦慮害怕,更不負責任的逃避,轉而投向大海,盧貝松當時也正處於這種情景,女兒的出生讓他不知所措,電影裡以回歸夢想的原點,作為總結,人性的脆弱與渴求,在深不可測的海底裡拋諸腦後,一種悲傷而毀滅性的結局。畢竟現實中不可能有這樣的結果,但這正是盧貝松心中的遺憾,因為現在的他已經回不去童年夢想,甚至不敢再回到當初的希臘海岸,就怕破壞了那時美好的記憶。

Mort-du-dauphin-du-Grand-Bleu-Jean-Marc-Barr-emu-photos

很多人都說《碧海藍天》是不適合拿來分析的,它是一部很純粹的電影,帶來了視聽衝擊,感覺分析起來就破壞了那種清新的美感,就如盧貝松本人從來不為 DVD 做幕後特輯的訪問,他認為這會破壞電影本身在觀眾心中的印象,他拍他想拍的,沒有什麼理由,也只是想帶來一劑不同的感受,並沒有要成就什麽大事,單純如《碧海藍天》作了最好的證明。

Wenchi Lai
我是在高中時看這部電影的,忘記是哪堂課看的,卻忘不了那片藍,常常在人生某些思索的時刻浮現片中畫面~
LA VIE CINE
LA VIE CINE
我好像是在大學看的~蔚藍海岸真美!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