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鶴! 我是幾摳

我

我(點圖進入插畫頁面)

力鶴! 我是幾摳。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為了從7-11買一本日本漫畫偷渡回家,在炎熱的夏天晚上穿了長袖外套,拉上拉鏈把漫畫藏在裡面,結果還是被老爸發現了,哈! 所幸老爸反而告訴我沒有必要躲躲藏藏,那就是我出櫃的那天,無需隱瞞我對漫畫的愛。

一定很多人看了漫畫後,很快就會手癢想跟著畫,我就是那其中一個。然後故事就很明顯地像那些輕易預知結果的電影走向,我選了插畫系, 快轉到畢業現在開始做一個插畫家。

在學校的時候本來想朝童書發展,但是那次受了學校老師特別刁難,我有如孩童純潔的心靈深受打擊,覺得沒人要懂我,於是乎我決定由明轉暗,選了頗有評判態度的社論插圖(Editorial Illustration)當作畢業時提出的作品。雖然社論插圖常常使用諷刺誇張的手法來表現,我似乎無法阻止我的童貞在作品裡顯露(呵)。

自畫像之bitchslap

自畫像之bitchslap(點圖進入插畫頁面)

學校是傳統技工學校,很多教學思維模式長久以來已經形成自己一套公式,所以當我想嘗試新的手法,但是看身邊同學都遵從老師指示,更加重我對自己沒自信。當時為了趕緊畢業(因為沒課拿了),就算再怎麼不喜歡畫下的每一筆,還是天天逼自己畫,為了畢業有作品交差。畢業後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我極度厭惡自己的作品,認為「誰要啊!?這根本不是我,這是什麼爛東西。」

kahlo1

Frida Kahlo and Us(點圖進入插畫頁面)

再挫折也無法放棄自己喜歡的事,現在我能做的就是「擺脫框架,找回自己」,非常陳腔濫調,但是還是有它的道理,畢竟無法一直做討好人的事。雖然多少潛意識裡面還是難以擺脫學校思維,會有莫名壓力覺得必須迎合大眾,得到廠商青睞可以賺取一些銀兩來填飽肚子。也許對於藝術創作者來說,所有的創作都太出於真心,保持自己幾乎等同於把最脆弱的心赤裸裸地獻出來,所以才不免為了保護自己才帶上面具,做討大家喜歡的作品。不過這應該也是藝術創作刺激的地方,在愛與不愛,被接受與不被接受的鋼索上行走,深怕一不小心失足掉下深淵,但是深淵裡有什麼,沒人知道,就像一直小心在鋼索上行走會發生什麼事,其實也是一樣未知……。

Self-playing Piano

”Self-playing Piano“ (點圖進入插畫頁面)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Illustration Art 插畫藝術 分類文章